《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8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年以后,先是陆建民的儿子被调查,当然调查他的理由肯定是正当的,接着就把陆建民扯了出来,导致他们仓皇出逃……
  这些事我就不用说了,因为这个案子还是你和范昌明上任之后的烧的第一把火……而我在这件事里面的作用就是在你们抓他之前向他通风报信,陆建岳或者孙淦的儿子则向东江市公丨安丨局通风报信。
  那时候韩越已经去了东江市担任市委书记,他应该也是当年杜远志一案的参与者或者知情者,所以,对付陆建民这个隐患自然不遗余力,据说,要不是看在陆建民手里巨额赃款的份上,他很有可能跟他儿子一样被现场击毙……”
  徐晓帆气愤地说道:“原来是你在暗中给陆建民通风报信,否则,他怎么会跑到东江市……”
  唐萍撇撇嘴说道:“你抓住他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抓住他有什么区别吗?最后不是照样要死在监狱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说陆建民是自杀,鬼才会相信这种说法……”

  卢源点上一支烟,严肃地问道:“你跟125袭警案到底有什么关系,你对这个案子都了解什么……”
  唐萍说道:“这案子我和你了解的一样多,不会比你多多少,不过,我在这个案子中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我只是告诉陆建岳局里面向东江市派了一个工作组,目的是追缴赃款……后来,我在电话里跟张昆提到过工作组在东江市的办公地址和小组成员……至于戴光斌被抓的消息,可是你们调查组的成员周玉露向张昆透露的……不过,125袭警案我认为不一定是陆建岳指使的,根据我的观察,他似乎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那你以为是谁指使的?”徐晓帆问道。

  唐萍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要不我怎么说这些事情错综复杂呢,也许是孙淦的儿子孙维林暗中指使。
  我总觉得张昆不仅仅吃陆建岳的饭,有时候也吃孙维林的饭,只是,这件事也牵扯到陆建岳的利益,即便是他指使的,背后肯定有孙维林的影子……”
  卢源有点疑惑道:“既然这个戴光斌也是杜远志案的知情者,为什么孙淦一伙没有杀他灭口呢?”
  唐萍说道:“戴光斌并不是陆建民的人,当然,他和陆建民儿子陆明的关系不错,可孙维林和陆明也是朋友啊。
  实际上,根据我的推断,当年陆建岳之所以大义灭亲,除了利害关系之外,还有利益关系,只不过他好像上了孙维林的当。

  其实,现在的W市的六星级酒店望江大厦和东江市的望海大厦以前都是陆明的资产,最后却都落到了孙维林的手里。
  而东江市博源集团的吴法名和陆明还是拜把子兄弟,可他实际上也跟孙维林来往,而戴光斌就像是孙维林派到吴法名那里的一个党代表,负责接收陆建民父子的财产,实际上目前孙维林已经控制了吴法名的公司,而陆建岳只是分到了一点残羹剩饭。
  所以,戴光斌实际上是孙维林的的人,所以没必要杀人灭口,要不是他被肖长乐抓获的话,125袭警案就不会发生。
  不过,据我所知,眼下陆建岳已经有了和孙维林翻脸的趋势,或者孙维林产生了彻底吃掉陆建岳的念头,只是这两家互相之间有着太多的利害关系,所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觉得陆建岳此刻突然抛出张昆,一方面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了,另一方面也可能也是想敲打孙淦父子,目的当然是警告他们,如果把他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就在我出事之前,有一次他喝了点酒之后还跟我抱怨过,说是孙维林现在好像是在隔岸观火,在生意上不但不利用孙淦的关系支持他,反而私下拆他的台。
  而陆建岳是个商人,离开了政府的支持,可以说寸步难行,当然,孙维林绝对不会冒险让陆建岳落在你们手里。
  根据我的推断,孙淦父子两恐怕又在玩几年前的那个游戏,就是想办法把陆建岳逼得走投无路,然后把他挤出W市,让他重新去国外,这样他们父子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卢源问道:“根据你对陆建岳的理解,难道他还敢挑战孙淦的权威?”

  唐萍说道:“从理论上来说,陆建岳不会用鸡蛋去碰石头,可他这个人颇为自负,且刚愎自用,最重要的是心胸狭窄,记仇……
  这种性格决定他能忍一时但忍不了一世,何况他自认为孙淦父子有把柄抓在自己手里,并不敢把他怎么样,所以,他有可能会挑战孙淦的权威……
  所以,你和范昌明都是急性子,假如是我的话,就先然他们先斗个两败俱伤,最后再出手,这样就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了。”
  卢源哼了一声道:“我们是丨警丨察,不是政治投机分子,对违法乱纪的现象难道还姑息养奸不成,这一点我们的观念不一样,否则,你也不会走上犯罪道路。
  你刚才说自己的罪行只是泄露机密,我看你是避重就轻,你说说,廖木东是怎么死的?在董家岭抓捕周玉露又是怎么回事?你既然主动回来,就必须把自己的事情讲清楚,否则,怎么给你宽大处理?”
  其实,唐萍既然决定回来,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只是出于一种本能采取了避重就轻的方法,在被卢源识破之后,只好一点点把自己干过的事情详细交代了一遍。
  “你究竟拿了陆建岳多少钱?”卢源最后问道。

  唐萍有点扭捏地说道:“前期我确实拿过他百十来万块钱,可后来的钱都是我通过投资他的生意自己赚来的。
  你们在处理我的财产上应该实事求是,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我这辈子算是没有出头之日了,所以,我希望能给女儿留下点什么。”
  卢源哼了一声道:“唐萍,直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你赚的?你凭什么能赚这么多钱?陆建岳为什么要帮你赚钱?
  说白了就是你用手中的权力换来的,你还有脸说给女儿留下点什么,你给你女儿留下的只有耻辱……”
  唐萍忽然抽抽搭搭的哭起来,哽咽道:“没办法……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所以忧患意识和危机感就比别人强……
  老人家说……深挖洞广积粮……我就是不替自己考虑,也要替我女儿考虑考虑啊……卢源,你说话可要算话,那些钱必须给我女儿留下……”

  卢源毕竟跟唐萍一起同事过几年,见她哭成这个样子,心里也不舒服,说道:“你就别替你女儿瞎操心了,你女儿在外贸公司年薪几十万,难道还会缺钱花?
  对她来说,需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令她尊重的母亲,要不然,她也不会陪着我们去新加坡劝你回来了,从这一点来看,你女儿起码比你有眼光……”
  徐晓帆拿过一盒纸巾放在唐萍面前,说道:“你哭什么,虽然你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可直到现在你还没有提供一点像样的证据和线索,既然大老远接你回来,你总要拿出点干货吧。”
  唐萍擦干眼泪,瞥了徐晓帆一眼,气愤道:“你还要什么干货?难道你以为陆建岳孙淦都是小毛贼?做什么事情还会给丨警丨察留下证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