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7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忍不住问道:“你的意思孙淦父子联合陆建岳杀了杜远志?”
  唐萍说道:“你的思路没错,但是,杜远志究竟是怎么死的,目前没有人说的清楚,我只知道,那天W市的三剑客是受陆建岳和陆建民的邀请去一笑亭农庄消除误会的。
  至于最终误会消除没有,我也不知道,反正杜远志莫名其妙地死在了那里,并且好像还死的见不得人,最终孙淦和韩越反倒成了联盟,他们隐瞒了杜远志的死因,甚至还给了他一个体面的葬礼。”
  卢源不解道:“可市公丨安丨局当时的局长韩耀东不是杜远志的人吗?听说市局刑警队也及时赶到了现场,他难道就听任孙淦一手遮天?”
  唐萍说道:“这件事我私下问过刑警队的人,他们确实赶到了现场,但是他们看见的肯定不是第一现场……
  反正韩耀东好像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既然在杜远志身上押错了赌注,只能认输,但问题是,他有个致命的隐患,那就是他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徐晓帆插嘴道:“接下来你该登场了?”
  唐萍丝毫都没有隐瞒的意思,反而点点头说道:“不错……那天陆建岳请我吃过一顿饭,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张昆。
  当时还不知道他是一个老牌杀手,还以为是陆建岳的资深顾问之类的角色呢……一个星期之后,韩耀东在东江市开会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
  “你向陆建岳透露了韩耀东的行踪?”卢源盯着唐萍问道。

  唐萍低垂着眼帘,点点头说道:“其实我当时并没有预见到这么严重的后果……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会杀人……甚至杀的是一个公丨安丨局长……
  不过,这件事最大受益者正是你和范昌明,要不是韩耀东出了车祸,你和范昌明也就没有现在的位置,只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和范昌明说不定也没有好下场……”
  “你放肆!什么时候了,还这么猖狂?”徐晓帆忍不住呵斥道。
  唐萍不屑地瞥了徐晓帆一眼,正准备开口,卢源摆摆手说道:“我也不得不承认你的推断,事实上,范局长已经暂时离开了局长的岗位,我目前也在接受调查,所以,我也不瞒你,我目前所有的调查都是在干私活……”
  唐萍一听,吃了一惊,跳起身来指着卢源说道:“好哇,卢源,你……原来你是在骗我……”
  卢源嘿嘿笑道:“所以,你我现在都没有退路,只能背水一战,我始终坚信,邪不胜正,犯罪分子迟早会被绳之以法……”
  唐萍打断卢源气愤地说道:“我还以为你的目标只是陆建岳呢,原来……你……你觉得自己有本事跟孙淦叫板?”

  卢源正色说道:“不是我敢不敢跟孙淦叫板的事情,不错,我只是一个副局长,确实没有资格跟孙淦叫板。
  但是,法律有资格跟他叫板……这么多年了,为什么W市总是正不压邪?就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人袖手旁观,甚至还有像你这样的人助纣为虐……”
  唐萍似乎被卢源的正气所威慑,楞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低垂着脑袋就像是认罪似的。
  卢源点上一支烟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澜,然后问道:“可我有点奇怪,我和范局长来市局工作之后,上面有人对韩耀东的死因有所怀疑,曾经让我们秘密调那次车祸,可不知为什么,后来又突然对我们施加压力,最终半途而废……”
  唐萍说道:“这件事你自然想不通,我可知道点其中的内幕……韩耀东之所以能当上市局的局长,跟他的母亲很大的关系。
  他母亲周芷若是个颇有胆识的女人,据说四十来岁就守寡了,再没有嫁过人,可毕竟没有什么背景,所以韩耀东工作之后一直在派出所当一名普通的民警。
  周芷若的丈夫年轻的时候一直给市商业局局长开车,后来这个局长时来运转,被省里的一个领导看上了,结果一路飞黄腾达,一直爬到了副省长的位置……我就不说他的名字了,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谁吧。
  周芷若为了儿子的前程颇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她肯定在什么时候找了这位领导,而这位领导也颇念旧情。
  这样一来,韩耀东就直接进了市政府,从办公室副主任干起,最后又干回老本行,一直爬到了市公丨安丨局局长的位置。
  你想想,韩耀东虽然不是那位领导的儿子,可看在他母亲的份上,对于他的死不可能不闻不问,只是当时他已经退居二线了,没有什么权力。
  不过,他还是打电话给老部下,让他们过问一下这件事,结果就有了你们短暂的秘密调查,而事实上,最后有人给韩耀东的母亲做了思想工作,只要他不闹,一切都好办,最后,周芷若孤身一人去了美国……
  只是,一笑亭农庄的案子并没有因为周芷若去了美国而尘埃落定。谁都没有想到一年之后还会继续发酵……”
  卢源不解地问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唐萍说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来,卢局长还真是那种只埋头干活不抬头看路的人,这一点范昌明倒是比你强多了……”
  卢源似乎渐渐明白唐萍的弦外之音了,问道:“难道……一年之后……陆建民的案子东窗事发也和一笑亭的案子有关系?”
  唐萍就像是对一个回答了正确问题的学生一样,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正是……因为,孙淦或者陆建岳后来意识到一笑亭农庄的案子仍然还残留着隐患,只是清楚这个隐患很棘手……”
  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出声的蒋竹君似乎明白了唐萍的意思,说道:“为了这件事,陆建岳和陆建民兄弟反目了……”
  唐萍点点头说道:“你还挺机灵……事实上确实如此,这也是我后来从一些渠道私下了解到的情况……
  杜远志死在一笑亭农庄的那天晚上,本市包括东江市的一些名流都在那里,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清楚三剑客发生了激烈的内讧,甚至都 杜远志死在那里……

  但是,并不是没有知情者,其中有两个关键人物让我们一直焦头烂额,一个是陆建民,一个是戴光斌……”
  “戴光斌?”徐晓帆惊呼一声,恍然大悟道:“我现在明白他们为什么会不惜制造125袭警惨案也要杀人灭口了,原来是牵扯到一桩陈年旧案。”
  唐萍说道:“其中细节只能推测,毕竟,我也没有在现场……不过,据我这些年的分析,陆建民肯定知道杜远志的死亡真相。
  并且,听说他当晚匆匆离开一笑亭农庄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个案件的目击者,这个目击者只不过是一笑亭农庄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这不得不引起了孙淦父子的警惕。
  当然,按道理来说,陆建民和陆建岳是兄弟,如果没有重大的利益冲突,还不至于反目,可事实上,据我所知,陆建岳陆建民这兄弟两个其实是貌合神不合。

  也许是孙淦在陆建岳面前表达了自己对陆建民的担忧,也许是孙淦给他许诺了什么好处,反正,陆建岳干了大义灭亲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