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1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问题,杀猪刀,完毕。”
  “可乐,木头在我身边呢,我俩都没问题。完毕。”
  “木头收到,很清楚,完毕。”
  恶鬼突击队在进行通讯测试的时候,安然一直在盯着频率的波动,随即,她向李牧点头,“没有问题。”
  此时,石磊和王国庆在另一条街的警方临时集结点,换行了特警的黑色的城市作战服,和反恐局的特警待在一起,等待着这边的消息。
  “确认目标。”李牧说。
  女技术员马回答,“三号目标已经在十分钟前进入目标大楼,手机定位显示,他在目标楼层,灰色西装,短发,确认。”
  李牧再一次看时间,八点十分,李牧下达了正式命令,“行动时间,八点十五分,各单位位。”
  说完,他拿起包裹,拉开车门下了车,大步朝A大楼走去。
  伪装邮政车里,显示屏有五分钟倒计时,安然盯着面的时间看。在没有新的命令的情况下,她必须要按照规定的时间实施每一个细节,一秒钟都不能差。

  最近的电信服务点里,一辆怠速的电信服务车处于待命状态,鬼脸带着恶鬼突击队在车待命,全部都是电信工作制服。
  当倒计时显示出的数字全部为零。
  安然在通讯频道里重复播报,“恶鬼行动之一开始,重复,恶鬼行动之一开始!”
  同时,她摁下了控制键。

  瞬间,A大楼的络被切断,以A大楼为心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所有无线信号也全部纳入了监控当,而有线络也同时被切断。
  之所以把行动时间选在周六,是因为非工作日A大楼几乎没人。而目标的伪装公司却一直有人,那里根本是犯罪分子的一个据点。
  至此,目标与外界的所有联系,都被切断。
  顶层的目标公司里面的嫌疑人很快发现通信全部断,固定电话打不了,络不去,但是手机可以使用,为了不打草惊蛇,安然这边只是把无线信号监控起来,并没有屏蔽掉。

  有线无线信号同时用不了,傻子都能猜到有问题。
  络是依托在有线的基础,因此可以归结为同一个问题。
  不出所料,目标公司很快把电话打到了电信企业去,安然这边忙碌着,把拨打出去的无线信号截取,然而嫁接到自己这边来,女技术员冒充电信客服与目标公司嫌疑人沟通。
  一切顺利。

  女技术员挂断电话后,向安然竖起大拇指,安然随即下达新的指令:“恶鬼们可以进场了。重复,恶鬼们可以进场了。”
  鬼脸那边收到指令,当即回答:“收到,恶鬼进场,完毕。”
  说完,他拍了拍负责开车的徐瑾,“出发!”
  徐瑾挂档踩油门,电信服务车开出电信服务点。所有一切都要按照正常的逻辑来,如果对方一报故障,没两分钟维修人员到位,怎么都是不正常的。
  此时,李牧已经走进了A大楼,沿着楼梯向顶楼走去。这栋楼是没有电梯的,一共七层,目标在七楼。

  所有的行动沟通,李牧这边都能听到,整个行动,前线部分最终是由他来掌握控制的。
  很旧的楼了,八九十年代的风格,没有任何的美感可言,和那个年代所有的人造物一样,一切从实用出发,并且有一些苏式风格。斑驳的墙壁,脱落的涂层,天花板有几处显出了霉块。
  李牧沿着长长的对内开放式的走廊往目标所在的那一侧走去,一块牌子挂在那里,某某贸易公司,经过了一定程度的装修,首先是一道玻璃门,有个前台,一名男子坐在那里看报纸。
  他抬起头看过来。
  李牧绽开笑容,大步走过去,包裹抱在怀里,指着面的名字看了一眼,说,“刘怀富的快件。”
  男子伸过手来,“给我吧。”
  “对不起,这个必须要本人签收。”李牧抱歉笑道。
  男子盯着李牧看了一阵子,这才起身往里面走去。李牧站在门口,飞快地打量了里面的环境。三名男子坐在一张桌子打扑克,隔着好几个办工作,里面显得有些杂乱,看着不像是正紧办公的场所。他们都警惕地看过来,看了一阵子,其一个人说,“现在的邮政周六也班了。”
  另一个人说,“不班要被其他快递干死。”
  “呵呵。”
  又继续甩开了扑克。
  靠着对面窗户的一张桌子,一个脖子粗粗的年男子在那里吃早饭,外卖盒子,是面食,刺溜刺溜的,声音很大。
  不一会儿,刘怀富走出来。
  “快递。”刘怀富走到李牧面前,“哪里寄过来的?”
  李牧指了指单子,说,“国际包裹,必须本人签收。我需要核对身份证。”

  刘怀富有些不耐烦的拿出钱包,取出身份证给李牧,李牧核对完毕,还过去,指着单子的签收人处,“请在这里签字。”
  刷刷签字,刘怀富接过包裹,一边打量着一边往办公室那边走去。
  李牧转身离开,嘴角扬起笑容,拐过墙角,他低声道:“好了,最后确认三号目标,是刘怀富。”
  国际包裹当然是假的。
  刘怀富的国际包裹不少,因此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点。
  这是最后一步,必须的亲眼确认三号目标在场,抓住三号目标,能查清楚的扎买提的资金来源,打击他们的经济犯罪行为。之于扎买提,刘怀富是财神一样的存在,负责提供资金的角色。

  李牧并没有离开,而是沿着楼梯朝天台走去。他取出了充电式的无声电钻破坏防盗门的锁。钻头顶在锁芯的位置,钻头周边是一个圆形橡胶,会和锁的位置紧紧贴合在一起,可以隔绝大部分的声音。
  一阵轻微的声响之后,门锁被破坏,李牧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防盗门,小心的走到了天台面去。
  天台收拾得较干净,但空旷的地方有残留的啤酒瓶和一些食物残渣,还有几张椅子。看样子晚有人在天台喝酒消遣。李牧打量了周遭的情况,A大楼是周遭最高的楼了,视野很好。
  尽管从无人机拍摄的视频和照片看了很多次这边的环境,但实地看起来依然是有区别的,更加的直观。
  转了一圈,李牧发现了那个伪装成卫星电视接收器的小型卫星地面终端。
  李牧别在胸前的微型摄像头一直在拍摄,李牧看到的,后方的安然也能看到。

  “再靠近点,我看看它的结构。”安然说。
  李牧靠近了一些,也在仔细地观察着那个小型卫星地面终端。
  没一会儿,安然说,“GPS,民用型号,老掉牙的东西了。牧羊人,你把我给你的东西放去。”
  李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带磁性的小玩意儿贴了去,很快安然那边噼里啪啦地敲打起键盘来,显示屏的数据不断的更新。
  通过他们使用的违禁信号接收器,可以查到更多的信息以及证据,这对于定罪有很大的帮助。
  行动继续。
  电信服务车在大楼门前停下,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保安看了一眼,继续幻想他的回笼觉去了。
  鬼脸等人统一的电信工作制服,有拖着箱子的,有不太配备身份的单肩背着灰色的大麻袋,他们的脖子处都围了围脖,在寒冷的冬天却是也不会显得怪异。况且这里基本属于荒漠地貌,经常有风沙。
  日期:2017-06-0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