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65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嘿嘿一笑,“我办事你放心,只要出的起钱,什么都搞得定。”
  镇长道:“这你放心,只要能救了我家阿兰,钱不是问题。”
  叶少阳本想先跟他谈条件,后来一想,还是先把鬼抓住,让他眼见为实,于是让他打开门。
  镇长有些犹豫,迟疑地说道:“她力大无穷,我们几个肯定不是对手,要是让她跑了就麻烦了。”
  叶少阳道:“我既然让你开门,肯定没事,你听我的就是了。”
  镇长只好叫了几个家丁过来,把锁打开,然后在们两边站好,以防万一。
  叶少阳一脚踹开了门。
  光线照进去,能看到坐在床上的阿兰用袖子遮住了脸,长长的头发垂在两侧,脸还露出了一半,上面抹着各种颜色,这个样子看上去着实有点渗人。
  镇长、翠兰,还有几个家定看到这一幕,都往后缩了缩。
  叶少阳迈过了门槛。
  “少阳!”翠云不放心地叫了一声,声音有点发虚。

  叶少阳回头对她吐了吐舌头,迈步走了进去。
  阿兰立刻站了起来,双手垂在身前,一张大花脸暴露在叶少阳视线中,叶少阳打量了一下,感觉看上去有点像唱戏的那种花旦的脸,想起她之前唱戏,猛然想到了什么。
  这时候阿兰已经朝他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张开双手,看上去像是随时都会扑上来。
  叶少阳道:“你是唱戏的?”

  阿兰还在往他面前走。叶少阳又问了一遍:“你生前是唱戏的?或者喜欢唱戏?”
  就在屋外的人都为他捏一把汗的时候,阿兰突然站住了,阴沉沉地望着叶少阳。
  叶少阳摊了摊手,道:“别意外,我知道你是女鬼。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不去阴司报道,流连人间,霸占别的身体,到底为什么?”
  阿兰一听,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抬眼看去,叶少阳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使女鬼觉得他跟之前那几个捉鬼师父完全不一样,不由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是何人?”
  声音尖细,但是听上去很正常,很冷静。

  镇长和一干家丁在外面看着,顿时震惊,吓的说不出话来:自从姨太太阿兰被鬼附身之后,成天里疯疯癫癫,哪里有一点正常的时候,就算是开口说话,不是唱戏就是撒泼骂人,没想到一见这个先生的面,只是听他说了几句话,就突然正常起来,对叶少阳也是立刻刮目相看。
  叶少阳道:“我乃茅山第三十九代天师叶少阳,特来捉你。”
  “天师……”阿兰脸上现出了疑惑的神色,侧目打量叶少阳,道:“我却不信!你若是天师,还用得着跟我说这么多吗?”
  叶少阳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的确,就别说是灵仙牌位,就算自己是个普通天师,也用不着跟她废话,直接上去把她鬼魂拘出来,再慢慢拷问就行。当下嘿嘿一笑,外强中干地说道:“我这不是给你机会吗,看你是否领悟,能主动认错,也免得我动手,你负隅顽抗,增添你的罪孽。”

  “呵呵呵……”阿兰冷笑,“你能在我面前不改颜色,倒有几分勇气,就冲这点,我告诉你们来龙去脉,也免得我缠死了她,你们还当是个糊涂鬼。我叫腊梅,与阿兰本是邻居,秋学名,你还认得我么?”
  “什么!你是……腊梅!”秋镇长一张脸刷地一下就白了,望着阿兰,不停地咽唾沫,战战兢兢地说道:“腊梅,你不是死了有三五年了么,怎么……”
  “没错,我死了五年。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而死?”
  “我只知道你是悬梁自尽,却不知道原因……”
  腊梅冷哼一声,“自尽,自尽总要有个缘由吧!还不是你这个宝贝姨太太害的!我当年与阿兰是邻居,我家有钱,送我去学堂。我却暗中与街头修表的小伙计林明私定终生,我知道我父亲抵死都不会答应这门婚事,于是与阿明商量,要跟他私奔……

  我跟阿兰从小一起长大,是最好的姐妹,我将这件事告诉她。只为你当时在合肥做了个连长,我跟阿明怕私奔之后无处安身,想让阿兰为阿明写一封信带给你,让你安排个差事给他。顺便也找她借点钱做盘缠,她若是不答应也就罢了,她却将这件事告诉我爹,我爹将我关起来,并让人将阿明从镇子里赶了出去……
  我羞愤之下,这才自杀。我爹虽然后悔,但家丑不可外扬,而且阿明当时已经不在镇上,因此我爹并没有把事情说出去……而今你们两个却拾起旧情,甜甜蜜蜜,我看到这一切,怎能不妒火中烧!我因阿兰而死,自当来找她报仇,只是让她就这么死去太便宜她,我要让她受尽耻辱,然后再杀了她,方解我心头之恨!”
  听完这番话,秋镇长彻底呆住,嘴唇蠕动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少阳叹了口气,冲腊梅说道:“你们之前的恩恩怨怨,我也不清楚,不好评价,不过……你是自杀的,阿兰充其量只是个告密者,罪不至死……最重要的是,阎王殿前一本账,她生前长舌,死后必下地狱,受割舌之刑,你又何必亲自报仇,增加自己的业力?”
  “不!”腊梅大声吼了起来,“我就是要亲手报仇,将她折磨到死,就算将来受到什么惩罚,我也无怨无悔!”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看着她,说道:“好吧,你执念这么深,我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可聊的了。”
  “哈哈哈……”
  腊梅狂笑起来,“你当我跟你说这么多,是向你讨饶吗!我说出来,只不过想让你们知道阿兰做过什么孽,她有今天,是罪有应得。”
  叶少阳摇头道:“可是你不是崔天子,你没资格判定别人的生死功过!”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你又不是真的天师!”
  腊梅说着,突然闪身扑了上来。叶少阳一只手按着七星龙泉剑,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从背包里摸出一把桃木剑,迎了上去。
  腊梅摇头晃脑,一头长发猛然生长,朝叶少阳卷过来。
  “低级女鬼都会这一招。”叶少阳嗤然一笑,挺剑而上,左手结印,口中念咒:“通灵符篆,一剑索魂,急急如律令!”

  桃木剑凌空横扫,但凡长发接触,立刻呲的一声燃烧起来。
  叶少阳用桃木剑荡开了女鬼幻化出的长发,挺身而上,左手猛然张开,对着腊梅的额头一巴掌拍下去,大喝一声:“疾!”
  掌心雷发出一道灵光,自身的灵力,连同之前吸收的日精一起释放出去,形成了一波强大的能量,击打在腊梅的面门上,将她从阿兰的身体里打了出去。
  一道虚影坠落,阿兰也软软地倒在地上。

  “天地无极,如山如岳!给我过来!”叶少阳大喝一声,左手凌空一抓,抓住了腊梅的头发,同时错步后退,用力一拉。右手已经从腰带里捏住了一枚铸母大钱,只要将她扯倒,将铜钱往她额头上一扣,立刻就能收了她。
  叶少阳这一套程序下来,动作极为流畅,衔接的也是天衣无缝,这得益于对战局的把握和长期的锻炼,没有天师牌位以上绝对做不到。然而……叶少阳却忘了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天师,这一套程序习惯性地使出来,本以为收到擒来,结果在铸母大钱即将扣在腊梅脸上的一刻,腊梅迸发出全身修为,用力挣扎。
  日期:2017-06-1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