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04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津夏子站在窗户前,留着眼泪看着罗昌城的身影消逝,才想起他的话,走进客房掀开枕头。
  大包的纸币和3根大黄鱼,被罗昌城压在了枕头下。津夏子抱着枕头,失声痛哭起来。
  鸠尾田七点半刚过,就到了商社。让他欣慰的是,岩岗几乎前后脚,就进了他的办公室。
  岩岗和霍海仁早有预谋:帮助罗昌城的事,除非败露的不得已,告诉鸠尾田没有任何意义。
  鸠尾田首先是觉得自己的雇员被定罪是间谍,对自己的洋行影响太大,自己在日本同行面前也没面子。罗昌城很会为人,为商社的贡献很大,鸠尾田确实很喜欢这个年轻人,也不忍他身陷牢狱,更不愿看到他丢掉性命。罗昌城一旦被捕,洋行的走私事情,或许就会被勾了出来。
  “没有抓到最好,希望跑的越远越好。”鸠尾田毫不掩饰的对岩岗说道:“电话被窃听了,有事就当面商量。你来转告海仁君,只要别牵扯到商社,如果昌城君求救,要尽量予以帮助。”
  岩岗告诉鸠尾田,现在有三件事必须要摆脱干系,这也是霍海仁想到,委婉提醒岩岗的:
  第一就是索普被刺。如果罗昌城是凶手,掌握索普的行踪,一定另有渠道,没有从商社获知的可能。首先商社谁都不知道赴宴的二级警正是索普,酒宴的约定是在家里临时决定,时间和地点都是在电话里,津野最后确定。除非鸠尾田或者岩岗,故意再告诉和宴会无关的罗昌城。
  第二件是罗昌城的出逃,和商社毫无关系。罗昌城远在伊正,不但能躲避沿途哨卡的抓捕,还能闯破江城丨警丨察和宪兵在进城路口的堵截,这也不是河田商社能协助完成的。媳妇和弟弟一同消失,更说明他们是一个严密的组织,河田商社不过是罗昌城的栖身之处,除此再别无关联。
  第三件是罗昌城来河田商社任职,是看到报纸的招聘启事,没有熟悉人的介绍,本来就和河田商社没有任何关联。招聘广告是罗昌城来河田前2个多月发布的,报纸岩岗已经找出来了。
  鸠尾田对岩岗一直很不满意,除了喝酒以外,做什么事情都缺乏主动性,如果发现了比岩岗更可靠的人,或许岩岗早就不是副社长了。因为岩岗一郎的位置和后来两家关系越走越近,又有霍海仁的帮助和捧场,足以弥补了岩岗的欠缺,鸠尾田才彻底打消了要更换副社长的念头。
  岩岗次郎今天的表现,让鸠尾田很是意外,甚至是震惊:遇有大事,岩岗君非常睿智周全。
  日期:2017-06-08 00:12:38
  津野接到岩岗一郎的报告,果断下令收网。在中央大街照相馆里楼梯下的墙洞里,搜出一部全新未使用过的电台,两支没有弹夹还一弹未发过的马牌撸子,还有装着油布和绳子的一只空牛皮箱,再一无所获。与打死索普的枪虽口径一致,但也无须对未发射的枪支再做弹道检测。
  牛皮箱内的一把炒菜用的铲子,引起了特务科的注意,作为重点物证线索,带回来警务厅。
  去江城工大抓人很费周折,丨警丨察宪兵足足围了两个多小时,才获校方同意,岩岗一郎得到岩岗次郎的告诫,躲开没去。宪兵中尉带着四名宪兵,在教室图书馆和宿舍搜查,又一无所获。
  津野正考虑是否对整个校园进行彻底搜查时,安排在工大的暗探密报:罗昌健在前天晚自习时,被一个女人带走。女人的体貌特征暂时还没掌握,提供了目击者的名字,建议秘捕审问。
  “即使不是崔哲珠,找到这个女人会有多大意义?!”岩岗一郎也不希望自己的老长官去捅马蜂窝,秘捕都不如和校方交涉传讯:“能让我们费尽心机的找到,也就是毫无价值的人。”

  收获最大的还是在罗昌城驾驶的卡车上,有酒有肉还有四颗手榴弹。津野听到岩岗一郎额报告,倒对这个本让他恨之入骨的杀手,又充满了好感:目的性很强,不做无谓的伤害和破坏。
  自岩岗接到霍海仁的报告,江城各个火车站都开始严查,在此往后所有从江城发出和经过的火车,包括货车都通知沿线逐一严格检查,好在都在江城宪兵队的控制区域,检查会很严格。
  12个小时过去,各个车站都传来报告,没有罗昌城和崔哲珠罗昌健的踪迹,还在继续搜捕中。津野通宵未睡的守在电话旁,反复思考后,还得从仇震童那寻找答案:掌握情况前,仇震童和曹玉南汇报过;布置行动前,自己向岩岗一郎通报过。曹玉南和岩岗一郎不可能泄密。
  还有询问价值的,只有照相馆的街坊和河田商社的人。工大和罗昌健相熟的都是老师学生,能提供的也不过就是他的思想倾向,即便现在知道他是个狂热的共产主义者,已经毫无意义。

  仇震童很肯定绝对没有向任何人外泄过,但在谈到对罗昌城和崔哲珠狡诈的断定时,提到了去故意去河田商社,还和罗昌城吃饺子;到照相馆去洗照片,对崔哲珠做了近距离观察…。
  津野很有教养的谢过仇震童,就把他打发了,他已经彻底泄气了:这套小儿科,能瞒过苏俄的特工?!这分明就是自作聪明的打草惊蛇,不过是撤出的节点太诡异了,但也不排除巧合。
  “防止还没逃出江城,全城搜捕,严守路卡。”津野向丨警丨察厅和宪兵队提出了最后的请求:“各警署务必严格清理包括旅馆在内的临时入住人口,特别是在3日内出现的,身份必须核查。”
  津野饭都没吃就回家睡觉了,快到中午时分,才被夫人叫醒,岩岗一郎已在楼下等候了。
  坐着岩岗一郎的挎斗摩托车,一起又去了宴宾楼。鸠尾田带着岩岗次郎和霍海仁已经在单间里等候了。不过是为了避免晦气,鸠尾田没要以往最喜欢的那间。特高课在河田的工作班班长犬毅贤二,向进屋的津野和岩岗一郎敬礼后,鸠尾田招呼六人入座,霍海仁赶紧去安排上菜。

  午间的聚餐是津野提议,岩岗一郎通知鸠尾田准备的,包括犬毅贤二都是津野希望参加的。
  上次的酒宴,惊吓到了女宾,津野一直感到歉疚。尽管现在怀疑刺客就是河田商社的人,河田商社有多大责任是一码事,刺杀毕竟不是因为河田商社,这也是非常明确的。津野直觉罗昌城是凶手,应该是确定无疑了,但河田商社即便是有过失,不过是罗昌城从得这得到了索普赴宴的消息,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至少津野和岩岗一郎都没要求在保密状态下进行。
  索普遇刺就是个纯粹的意外事件,包括索普本人,都没有应有的警觉和防范;津野和岩岗一郎,也都没有采取最起码的保卫措施。从这个意义上说,河田商社没有任何值得追究的责任。
  为了避免误会,也是为了尽量多了解一些罗昌城的情况,津野才特意邀请了犬毅贤二参加。

  没有询问和记录,更不需要笔录的签字画押,就是朋友座谈,把座谈会安排在了午宴上。
  津野对自己的安排非常满意,还坚持要自己做东,不让鸠尾田破费,特意告诉岩岗一郎:
  请务必转告鸠尾田社长,一定要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这也是对鸠尾田和次郎两家的道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