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03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海仁又马上给江城宪兵司令部打了个电话,中午前他就被叫到了那里,要求设法协助特务科和新市街宪兵队,查找罗昌城的下落。霍海仁和壕井汇报完,问道:“进城的路口不都把住了了吗?他怎么还把车给开回来了?!”有些不解气的接了一句:“火车站这回可守住了。”
  岩岗放下霍海仁的电话,就告诉津夏子准备晚饭,他有预感:罗昌城肯定得到他家来…。
  罗昌城在伊正撂下岩岗的电话,就让邢掌柜安排人,严密注意伊正宪兵队和警务局的动静。
  邢掌柜的劝罗昌城把车和货就扔在他这,他安排人送罗昌城,或者去佳木斯或者去边境。
  去边境不可能,就凭一个电话,什么都没弄明白,扔下两个手下逃回去,自己都说不过去;
  从伊正奔佳木斯,然后乘火车到江城,在江城甚至可以不下车,直接往沈阳走,等待崔哲珠和罗昌健汇合,应该是最佳的选择。邢掌柜的安排人把车送回江城或商社雇人去提车,太麻烦不说,遇个二五眼在“十八拐”把车再开沟里去。越是折腾的大,越对不起帮忙的这些哥们。
  无论是否鸠尾田的委派岩岗打的电话,也无论岩岗心存顾忌不想让他被抓,有一点罗昌城坚信不疑:河田商社这几个人,包括霍海仁,不管有多少纠葛和利益,还都有兄弟情分在其中。
  邢掌柜的货栈,属于满洲省委的交通站,不过是了帮助罗昌城,按照王建伍的指令,买下了河田商社的破卡车。王建伍消失前,出于保护指令他休眠等待,他也成了断了捻子的炮仗。
  在此之前和罗昌城彼此心照不宣,但并无直接交集,包括邢掌柜的和霍海仁做西药私活,罗昌城只是帮忙两头吃酬谢,根本没有介入。他也不知道罗昌城归谁管,只知道应该是一伙的。
  邢掌柜的按照罗昌城的交待,派人去了警务局和宪兵队跟前看着,又给他准备了干粮和酒。

  罗昌城带着一把马牌撸子,只带了两个弹夹。邢掌柜的又划拉了一圈,只找到2个弹夹。
  罗昌城对崔哲珠和罗昌健倒没有过于担心,相信只要他们有所准备,凭日本宪兵和满洲国特务,想抓到他们的可能性相当小。时间也应该是很充裕,照相馆里面的痕迹清扫,崔哲珠一定会做的很周详。俩人能力再强,毕竟是一个女人一个岁数太小,当务之急是自己先回到江城。
  无论怎么走往哪走,罗昌城亲自带着罗昌健和崔哲珠,心里才踏实,不可能自己一走了之。
  从伊正回江城,有(松花江)北道和(松花江)南道,南道多绕行100KM,雨季路面翻浆。
  正常情况罗昌城都是走北道,为防止在回程路上被哨卡堵截,邢掌柜家伙计跟着车,在大罗密下车,邢掌柜的就可以信誓旦旦地向他查询的丨警丨察或宪兵证明:罗昌城是从北道回江成的。
  宪兵和丨警丨察肯定会打电话向大罗密核实。而罗昌城从大罗密就在封冻的江面开过去,改走南道。一路上遇到可能有哨卡堵截的地方,就下道改走江面,最后也是从冰面上,进到江城的。
  卡车停到了果戈里的背街上,罗昌城把水箱的泄水阀打开。取出藏在车里的存单揣进怀里。

  临行前邢掌柜交给他了一个皮包,里面有四颗木柄手榴弹,还有一把二把匣子和6联子丨弹丨。
  手榴弹带着太不方便,留在了驾驶楼里,打开车门也吓一跳。罗昌城想过给车门挂上弦,也是轰动性的爆炸。但对不起朋友,鸠尾田的卡车就彻底报废了,炸死俩宪兵丨警丨察也没啥意义。
  罗昌城大摇大摆的先到了新市大街和田地街较角处的满洲中央银行江城分行,又去了水道街和田地街交角处的汇丰银行江城分行,把存在这里的钱,除了留下少许现钞,直接兑换成了12根金条和7根大黄鱼。罗昌城性格自负也确实机警胆大,在苏联虽然接受的是短训,也觉得在满洲活动已经绰绰有余,对日本宪兵队都不屑一顾,更不要说满洲国丨警丨察和特务。所以才有对崔哲珠和罗昌健的放心,也对自己的暴露很是心有不甘。连夜驾车往回返,心里一直在冒火。

  冥思苦想怎么给牵连出来了?在抓小偷都靠告密的满洲国掉脚,罗昌城像吞进了个苍蝇。
  在银行给商社打了个电话,怕被监听追踪到电话的位置,也怕霍海仁说出什么惹下麻烦,匆匆说完就挂断了。天已经擦黑,出了银行就乘坐着斗车,直奔了2KM外树街的岗岩次郎家中。
  等在街口的岗岩次郎还是吃惊不小,他倒不担心受到什么牵连,真的为自己朋友安危担忧。
  日期:2017-06-07 18:36:48
  津夏子已经准备好丰盛的晚宴,罗昌城安然无恙,她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从中午开始,她基本是站在街口等着罗昌城,午后4点天擦黑了,快要冻僵的津夏子,才很不情愿的回家。
  罗昌城心里非常清楚,岗岩次郎有被牵连的恐惧,有得到好处的回报,更有朋友的道义。

  通风报信和容留藏匿都是冒着风险。这对痴情的女人和仗义的男人,让罗昌城又有些愧疚。
  老婆弟弟被霍海仁转移,河田的宝贝们都敢玩邪的。罗昌城并不意外,但更是感激涕零。
  不管怎么说,先逃过了第一道鬼门关,一般说来也就基本安全了。跳出江城不是很困难的。
  接到罗昌城,岩岗悬着的心就都放到了肚子里,庆幸和霍海仁联手瞒天过海做的天衣无缝。
  有酒必喝每喝必醉的岗岩次郎,留下了罗昌城:“明天再和夫人汇合,海仁君安排的很好。”

  罗昌城刚举起酒杯,鸠尾田就打来了电话。岩岗告诉的石原浩美:社长回来立即给我打电话。
  霍海仁和自己暗中的做的都没说,也不敢在电话里说,事情过程说完,着重要告诉鸠尾田的是:罗昌城全家都在被监控中,因为罗昌城的出逃,估计现在已经开始抓捕,卡车安然无恙。
  鸠尾田不傻,远在伊正的罗昌城能闻风而逃,还是回到江城后跑的,家人或许早就没影了。
  岩岗和罗昌城一直喝到快10点,岩岗每次都是醉得不耽误成全罗昌城和津夏子的好事。
  罗昌城又和津夏子温存到拂晓,这一夜他俩对津淳子根本无暇顾及,本来津淳子早有察觉。
  骑在津夏子身上时,罗昌城第一次隐隐的感到有些愧对岗岩次郎:就当帮他伺候媳妇了。
  津夏子在罗昌城的怀里哭啼着,罗昌城悉心的劝慰着,把准备好的3根大黄鱼还塞给了她。

  一向贪财的津夏子,刚从亢奋中平和,一反常态的判若两人,不但坚决不要金条,还把上午崔哲珠交给她的一大包纸币,都一并交给罗昌城:“你们是要的逃亡的,是最需要钱的…。”
  对大自己三岁多的津夏子,罗昌城一直利用、收买和玩弄。这次毙杀索普,津夏子事后完全能想明白是罗昌城的圈套,昨天岩岗回来还有些捉摸不定时,她就确信无疑。罗昌城被她的真情感动了。不顾对岗岩的顾忌,又爬到津夏子身上流着眼泪:“夏子,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罗昌城后半夜入睡,睡的非常香。第二天没人打扰起得很晚,舒舒服服的睡到了快10点。
  提前吃过午饭,用岩岗给带回来包里的化妆品,将自己装扮成30多岁,揣好新国民手账。
  岗岩早已经去了商社,罗昌城在屋里深深地拥吻了津夏子,做最后道别。在她耳边说了句:“我枕头下给你留了张纸条。”抬头看见躲在一旁的津淳子,还对她笑了笑,便决然走出了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