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9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头目的反应在姬牢的意料当中,这位昔日的问天楼主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也猜到当家的会觉得这有些太过诡异,这样,你稍后给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信函当中,也写上我刚才说的话。只说是一个叫做姬牢的修士所说,是真是假请两位东家自己定夺就好。”
  头目心里还是觉得姬牢说的太过诡异,这样的事情他真写在信函当中,只怕会被东家呻斥他在说胡话。虽然点头,不过心里还是再等官府仵作的定语。
  过了半晌之后,报官的伙计带着十几个官差赶到了货栈。这些官差还不如商队的伙计,见到了这么多的死人之后,竟然都不敢靠前,只是远远的将仵作打发了过去。
  别看仵作四五十岁的年纪。说起话来却是一副老油条的嘴脸。干活之前先管头目要了一贯的去晦钱,随后草草的在死人堆里转了一圈之后,便回到了商队当中。誊写尸单之前又要了一贯钱,这才肯说他查验的死因:“这些人都是被快刀入腹,伤到内脏而亡。这事不是一两个人做出来的。应该是哪里的大伙流寇所为……”
  听到仵作说完之后,商队头目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么这些人的心是否被换成了猪心?”

  仵作当下讥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头目说道:“当家的,你今晚吃酒吃糊涂了吧?你以为是流寇杀人要人心去做醒酒汤吗?再说了,人心是人心。换成猪心我一个仵作还看不出来吗?”
  头目回头看了身后不言不语的姬牢一眼,听到仵作用嘲笑的语气说个没完没了,又给了他一贯钱。这才买了仵作闭上了嘴巴。随后这里凶案重地被官差接管,等到明早老爷睡醒之后,亲自前来查看之后。才能还给泗水号的这些人。不过那个时候,里面的货物多半已经充作了物证,这辈子是别想再要回来了。
  商队跟随着官差回到了城中,先去衙门里面备案之后,这才叫开了城中一间大客栈的门,这些人住了进去。现在他们也不敢妄动,要等到泗水号其他来接管的管事前来,交接之后商队才可以再去洛阳。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姬牢背着邱芳进到客栈的时候,商队的伙计将他们两位修士围在了当中。半夜应门的伙计和账房本来就睡得迷迷糊糊的,见到一大队人马进来,也没有看到了当中还夹着一个得了怪病的男人。
  等到商队的大队人马进到了客栈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这才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支开了车夫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城外货栈的方向,随后对着吴勉说道:“本来以为过不了几天就要到白马寺去看戏的,想不到现在已经又开了一锣。这一路上还真不太平……”
  “老家伙,你先别说什么看戏、开锣的。你说说人心和猪心是这么回事?”没等吴勉说话,百无求已经忍不住开口继续说道:“老子见过人心。也吃过猪心。它们俩长得是差不多,不过谁闲的没事,会用猪心去换人心?”
  “想找个换心的因由多了,有的是要给心力弱的人去换,还有是去炼邪术。”说到这里归不归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顿了一下以后,他继续说道:“不过猪心换人心,老人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一次就是五十多个人心......那个人想要做什么?”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商队头目派人出来请他们四个人进去。随后归不归被单独请到了头目的房间里面,过了半晌之后,老家伙才从头目的房间里面出来,回到了他们四个人的房间。
  见到了归不归回来,小任叁首先说道:“老不死的,这就是你嘴快的下场了。你既然给他点破,那就要管到底了。怎么样?那个人缠着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就是问问我老人家猪心换人心的事情靠不靠谱。”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当家的也算是有点担当,不过今晚这事说出来都没人信。他能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虽然不信姬牢的话,他还是派人去附近去查养猪的大户人家了……”
  虽然说着可笑,不过天下万物当中,只有猪的内脏和人最像。当天晚上,商队头目敲开了税吏家的大门,将周围三十里之内所有养猪、贩猪和屠户的名单弄到了手里,派出十几个人连夜去查。
  天亮的时候,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伙计陆续回到了客栈。收拢消息之后,并没有发现有大量收集生猪的迹象。而且三天之内,汉中城周围所有的屠户也只是宰了二十头猪。加一起还不到货栈死人的一半。
  既然数目都对不上,那么说明并不是想姬牢所说那样有人用猪心换的人心。虽然死了不少人,不过只要不是这么诡异的事情。商队头目的心里便多少还会安稳一点。

  天亮大亮之后,商队所有的人都被官府的差人带到了发生命案的货栈当中。等了半晌之后,汉中郡守坐着官轿赶了过来。本来这样的凶案不用郡守大人亲自跑一趟的。只是平时吃了泗水号的太多,也知道泗水号养了半个朝廷(另外半个是皇后贾氏一族),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郡守对付了得。现在他们货栈的人一夜之间都死光了。不查个清楚的话,一旦泗水号两位东家以为他在当中有什么古怪,弄不好下次再有杀成一个不留的地方就是他那座官衙了。

  郡守老爷姓周。是个三十多岁的矮胖男人。下了轿子之后,便被满院子的血腥之气熏的作呕。周郡守掏出来丝帕捂住了口鼻,皱着眉头被衙役们簇拥着进到了货栈之内。
  在差役头目的讲解之下,周郡守在货栈当中粗粗的转了一圈。昨晚的死人已经都被安置在库房当中,周大人并不敢进去查看。随后马上便退出货栈,坐在早已经搭好的凉棚之内,将昨晚发现凶案的商队一行人都叫了过来。向他们询问昨晚看没有看到什么刻意的事情。
  商队头目和昨晚先冲进去的几个伙计,将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和郡守老爷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郡守的幕僚走到了周大人的身边,在自家大人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幕僚说完之后,周郡守便哼了一声,说道:“胡闹!尸单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说改就改?仵作是干什么吃的?案发时间也会弄错吗?”
  幕僚陪着笑脸说道:“他天天和死人打交道。晚上难免要多喝两杯壮胆。昨晚可能是喝多了几杯,眼一花看错了尸身上面的变化。老大人看在他平时还算办事可靠的份上,再给这仵作一次机会。”

  说话的时候。幕僚已经笑嘻嘻的将另外一份尸单放在了周郡守的面前。没有想到的是,周大人看到这份尸单之后大怒。“啪!”的一声拍了桌子,指着尸单说道:“你还替他说情?自己去看……昨晚的尸单上面写着人死半日。现在他改了人死十余日?还内脏均以溃烂!你说说,他说的是人话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