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爸爸又说:“小原最早是跟他丈人打篮球遇到的江帆,那个时候,他刚刚调回没有多长时间,在省发改办工作,前些日天,他到阆诸来了,是市长。我跟你说的目的,就是希望你放下思想包袱,只要你喜欢,爸爸就喜欢,但是当父亲的,是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女儿的!但如果有人真心爱他的女儿,他也会心甘情愿地把女儿托付给他,当然,前提是,如果你爱。”
  丁一不在说话了,她默默地朝前走着,似乎若有所思,难怪这几天有些神不守舍,难道,是一种心灵的召唤?但是,时至今日,她不会在冲动了,她不知他干嘛来阆诸,全国那么大,京州省那么大,他到哪儿任职不行,干嘛偏要来阆诸?明明知道她在这里,还往这里凑?不过又一想,他们这些人,自由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是掌握在组织手里的,彭长宜就说过,组织部是人贩子,把他们这些人贩来贩去的。

  “小一,爸爸……对不住你们了……”
  丁一回过头,看着爸爸,眼睛再次湿润了,说道:“爸爸,我刚才就说了,我们这种状况,不是您的原因造成的,跟您没有半点关系,以后不说这件事了,您放宽心,合适的时候,我会把自己嫁出去的,不会让您看着我就头疼,呵呵。”
  丁乃翔瞪了女儿一眼,说道:“又说混话,任何时候,我都不会看着我女儿头疼的……”
  “教授,丁教授。”

  这时,后面有人在喊他们。
  他们回头一看,是这个学校的负责人之一,也就是爸爸的学生,丁一的师兄,当初,就是他极力劝爸爸来新加坡任教的。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位高大帅气的年轻的澳大利亚人,这个人丁一也认识,是酒店与旅游管理专业的教师,名叫彼德。这个彼德目前正在追求丁一。
  师兄将一张飞往祖国的机票递给丁一,说道:“明天下午一点半的飞机,天黑前就到家了。”
  丁一接过了机票,说道:“谢谢师兄。”
  “不客气,师兄还得感谢你哪,感谢你对学校做的一切贡献。”
  丁一笑了,说道:“我走后,丁教授还要拜托师兄多加照顾,这个老同志生活能力不是一般的差,尤其是那药,一定提醒他……”

  “提醒他按时吃药,呵呵,小一啊,你这话我都快磨出茧子来了。”师兄说道。
  “呵呵,这是最后一次。”丁一晃着手里的机票说道。
  师兄走到爸爸跟前,说道:“老师,我算看出来了,如果我不接好小一的班,我是过不了她这一关的。”
  丁乃翔也笑了,他们走在两位年轻人的前头,边走边聊。
  彼德走在丁一的后面,轻轻地叫了一声:“丁。”
  丁一回过头,这才发现这个蓝眼睛的外籍教师,脸上有一种毫不掩饰的忧郁表情。
  彼德问道:“你真的要回去?”
  丁一向他晃了晃手中的机票,说道:“是的,明天周末的飞机。”
  彼德痛苦地说道:“哦,太残酷了……”
  丁一笑了,说道:“呵呵,我不觉着。”
  彼德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丁乃翔和副校长,凑近丁一跟前,小声说道:“你为什么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呢?”
  丁一说道:“什么建议?”

  “为我而留下的建议。”
  丁一笑了,说道:“不行了,我还有自己的工作,再不回去的话,就会被单位开除!”她夸张地做了一个砍的动作。
  “哦,上帝啊,太不公平了。”彼德故意夸大了自己的痛苦,尽管这种痛苦是真的。
  丁一笑了,说道:“我们不信上帝,我们信老天爷。”丁一又用中文跟他重复了一把老天爷的发音。
  “老、天、爷。”彼德学舌着说道。
  “哈哈哈,不错。”丁一笑着肯定道。
  彼德又说:“我们还能见面吗?”
  “能,肯定能,我的爸爸还在这里,我还会来看爸爸的。”丁一安慰着这个澳大利亚小伙子。
  彼德进一步说道:“丁,舍不得,我的心,你该知道。”
  丁一看了他一眼,笑了,说道:“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会有比我更好的姑娘爱上你。”
  “可是,我……”他摊开双手,还想说什么,被丁一打断了话。
  “我们,不合适,真的不合适。”丁一笑着说。

  “都说东方姑娘保守,你还真是保守,有什么不合适的,以后世界都大同了?”彼德垂头丧气地说道。
  丁一笑了,耐心地说道:“差异,是差异,文化,信仰,好多。”
  “这不是问题。如果你愿意,我什么都随你,随你的信仰,随你的生活习惯,随你的一切。”
  “这对你不公平。”
  “这很公平,我愿意这样做。”彼德认真了。
  丁一笑了,摇着头,说道:“好了,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彼德的脑袋耷拉下来,感叹地说:“我,上帝啊,不,老、天、爷——”
  “哈哈哈。”彼德的样子,逗得丁一开心的笑了。
  丁一往嘴里送了一根薯条,说道:“岳姐,小飞现在已经翻过那一页了,你别总是提醒他,刺激他,这让他情何以堪?”
  岳素芬说:“小丁你误会了,我从来都不跟小飞这样说,都是笑然苦恼拿不定主意跟我商量的时候,我才这样说他的,前两天又跟我说,说给小飞写了好几封信,小飞也没有回,她有点气馁了,估计这阵风要过去了。”
  “哈哈。怎么可能过去?自己认准了的人,不会的。”丁一在开心笑的同时,又非常佩服于笑然这种敢于追求爱情的做法,相比之下,自己的确有些自愧不如。
  岳素芬白了她一眼,狠狠滴说:“谁像你那么死心眼。”
  丁一笑着说道:“怎样又跑我身上来了……”

  “嗨,看我,也是,说着说着就说到你这儿了。谁让你是我的好朋友,谁让小飞是我表弟,谁让我认识江市长啊?唉,你说你们这几个人把我纠结的呀?心烦。”岳素芬一连的排比句,把丁一逗乐了。
  岳素芬又说:“小丁,其实,公正客观地讲,我非常希望你跟小飞好,因为对你们两个我都了解,你们都是好孩子,但如果你心里装着别人,我同样希望你能跟他好,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只要你幸福,我就高兴。我不知道你的心里究竟的谁,但是据我观察,你目前只有江市长一个人,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小飞也没有跟我说实话,但我只想跟你说一句,别太责全求备,我告诉你,女孩子过了三十岁,选择范围就会一下子小了很多,三十五岁范围会更小,四十岁就几乎没有什么希望了,这个时候,比被恐怖分子杀死的几率都难了,跟男的不一样,男人可能四十岁是一支刚刚绽放的花朵,但是女人真的就不行了,差不多就行了,赶紧下手吧。”岳素芬狠呆呆地说道。

  “哈哈。”丁一笑得差点喷了出来,她没有表态。
  可能,在任何问题上,她都可能不较真,差不多,但感情上的事,她既不想迁就自己,也不想迁就别人,更不想被别人迁就。在江帆这个问题上,她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迁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