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官场,向来都是一些人的劫难,是另外一些人的机遇,如果没有聂文东,也就不会有江帆这么快来阆诸了。
  听了向衡副部长的话后,江帆点点头,此时,他跟向衡的心理是一样的,不管什么原因,他都希望聂文东把一切风波都带走,希望自己平稳过渡。
  车队进入了市区,这个市区大道他不熟悉,是新开辟的,在城市的东侧,宽敞、笔直。路两旁是一排树龄都在十多年以上的银杏树,两边的绿化带上,都铺着草坪,有的地方高出路面,宽阔而起伏不定,两边没有建筑,宽阔的绿化带两边,栽种的全部是名贵花草和绿化的树木,尤其是那两排银杏树,都有瓶体那么粗,显然,在栽种的时候,就已经是成龄树了。估计价格不菲。
  向衡看着两旁美丽怡人的景色和笔直宽阔的马路,问道:“江市长,怎么样?”
  江帆悠然一笑,说道:“不错。”
  向衡感觉,这个江帆有一种雍容、闲雅、悠然的文人的气质,不知领导这么一个地级市,尤其是和老谋深算的佘文秀搭班子,是否能成?
  这时,江帆已经看到了前面耸立着的三座拔地而起的大楼,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阆诸新建办公楼群,“品”字楼吧?
  果然,沿着开阔的满眼绿意的柏油路,车队慢慢地驶入了路北的阆诸市委大院。
  江帆下了车,他抬头打量了一下这座建筑,这的确是个“品”字楼,呈三足鼎立之势,高大气派,应该是阆诸地标性的建筑群,他不禁有些感慨,难道,就因为这三栋大楼,就葬送了一个市长的政治生命?

  江帆和向衡被引到市委贵宾接待室,佘文秀说道:“向部长,江市长,考虑你们从省城到这里会有一段时间,所以我是这样安排的,先跟常委们和班子成员见个面,然后就吃饭,稍微休息一下,下午两点半有个全市处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也算是个见面会。别的就没什么了。这样安排行吗?”
  江帆感到这个佘文秀给人的感觉的确很温善,说话办事很和气,只是不知是否表里如一。
  向衡看了一眼江帆,说:“我没有意见,看看江市长有什么意见没有?”
  江帆笑了,连忙说道:“没有没有,一切听向部长和佘书记的安排。”
  就这样,他们一行随着佘文秀来到市委一个会议室。这里,齐刷刷坐着阆诸市委和市政府的全体领导,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大家鼓起了掌。
  佘文秀首先向大家介绍了向衡和干部一处的处长,然后才把江帆隆重地介绍给了大家,又挨个点名介绍在坐的市领导们。

  按照程式,向衡宣布了省委对江帆同志的任命决定,最后他是这样评价江帆的,他说:“江帆同志,是我省优秀的支边干部,他政治坚定,知识渊博,工作思路清晰,为人谦和坦诚,要求自己严格,省委认为,由他担任阆诸市代市长是能胜任的。”
  江帆也做了一个简单的发言,因为下午还有一个全市干部见面会,而且已经过了中午,他表示,将会以市委为中心,以阆诸为家,认真履职,拜同志们为师,向同志们学习,共同做好阆诸的事。
  话虽不多,表达的内容很全面,江帆讲完后,佘文秀也讲了话,他对江帆的到任表示了热烈的欢迎,简单地讲了几句,这才散会吃饭。
  向衡说道:“佘书记,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下午还要开会,我和江市长也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中午咱们就简单吃个便饭,别喝酒,节省时间休息一会。”
  佘文秀笑着说:“您放心,保证不喝酒。”
  大家纷纷上车,江帆仍然坐在了向衡副部长的车上,前面警车开道,十几辆车组成了一个车队,浩浩荡荡地开往市区的中心宾馆。
  看着前面嗷嗷叫的警车,江帆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头,他偷眼看了一下向衡,向衡也是皱着眉头,但是他没有说话。
  一行十几辆小轿车,停在了阆诸市最好的宾馆门前,在宾馆门前,早就有十来个保安和政府的工作人员等在那里,维持秩序,以保证领导们的车能顺利地进来。
  警车没有进来,把领导们的车队安全送到了宾馆门口后,就停止了鸣叫,然后一路向西,扬长而去。
  因为下午还要开全市干部大会,而且向衡部长特别指出不让喝酒,所以,提前预备好了的国酒,一瓶都没有开启。
  吃完饭,领导们照例都要休息一下的,于是,被分别安排到了不同的楼层和房间。

  为江帆开门的是市政府秘书长肖爱国,一个矮敦敦的、五十多岁的男人,他笑容可掬地亲自把江帆送到了宾馆后面一栋楼的房间里。
  江帆知道,这里应该是阆诸最好的宾馆了,前几年,国家领导人视察阆诸,都是在这里接待的。
  江帆扫视了一眼这里的房间,非常豪华,总统套房也不过如此。
  肖爱国看着市长的表情,问道:“市长,您看这个房间行吗?”
  江帆没明白他话的意思,说道:“不错。”
  “那您什么时候把家搬过来?”

  江帆这才明白他是给自己找的房间。就说道:“肖秘书长,你是说我在这里住吗?”
  肖爱国点点头,说道:“是啊,这是咱们这里最好的宾馆了。”
  江帆感觉太豪华了,有些扎人,况且他也不太喜欢宾馆这种特别的味道,就说道:“如果临时休息会还行,如果是长期住不太好。”江帆没有说不好在哪儿,因为,他不了解情况,不了解别的领导是怎么住的。
  丁乃翔愣住了,原来女儿想到了他这一层,但是女儿从来都没有跟自己表示过不瞒,也没跟自己使过性子,他就更加心疼女儿。他尴尬地说道:“小一,其实,这事爸爸开始并不打算告诉你,而且我也和他是这么约定的,看来,我告诉你是对的,因为他的确是个君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居然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起过,这让爸爸对他产生了敬佩之情。我不管后来你们因为什么,但最起码在这件事上,爸爸我做得不对,我当时的确是自私了,他爱人找过我是一个原因,另外主要是我觉着你跟她没有未来,而且小贺又是那么喜欢你,所以,才找到了他。”

  丁一笑了一下,双手插在长裙的兜里,慢慢地向前迈着步,低着头,轻声说道:“爸爸,都过去了,不说了……”
  丁乃翔说:“小一,尽管你嘴上说都过去了,但是我知道没有过去,才跟你说这些,如果真的都过去了,爸爸就不跟你说这些了。其实,爸爸今天跟你说这些,还想告诉你,江帆支边结束了,他先调到省政府工作,现在,他又调到阆诸来了,目前还是单身。”
  丁一突然站住,她皱着眉,凝视着爸爸,说道:“您怎么知道?”
  “是小原打电话告诉我的。”
  丁一不知道为什么陆原打电话的时候,没有告诉自己,而是告诉了爸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