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向衡知道他想听什么,就认真地说道:“阆诸的办公条件目前是在地级市中最好的,新建了三栋办公大楼,非常气派,呈‘品’字形。只是,气派是气派了,每年的维护费用也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再有,就因为这个办公大楼,前任市长聂文东栽了进去,在工程招标过程中,涉嫌违纪,被老干部们实名举报。阆诸的老干部向来就有告官的传统,申广瑞的前任就是被老干部告下台的,包括申广瑞本人,也曾多次被告过,所以,刚才樊部长才说,让你去了后,要善于团结这些老干部,多跟他们沟通,遇到需要决策的重大事件,和他们通个气,沟通一下,取得他们对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江帆点点头,说道:“谢谢您的提醒,我会的。您看,我刚支边回来,对咱们省的情况还真不了解,而且以前也都是在基层工作,您再给我介绍一下市委书记的情况。”
  向衡说道:“市委书记佘文秀,是从其它市平调过来的,接的申广瑞,他和聂文东是同时被省委任命的,是一天报的道。是个老书记,年岁比较大,而且性格比较和善,但工作稍软一些,市长聂文东是属于开拓型的干部,工作有魄力,有想法,敢干,这也是当初搭配阆诸班子人选时考虑的主要因素,目的就是让他们在工作中能做到互补,最大限度发挥干部们的潜力。哪知道,没几年的功夫,就……”

  说到这里,向衡不往下说了。
  江帆感觉向衡说的很客观,不带有任何自己的个人色彩,也可能有组织纪律的约束,更主要的还是跟江帆不熟,他能给江帆介绍一些阆诸的情况已经是不错了。”
  江帆不再问其它的了,向衡已经是破例了,他说道:“谢谢您告诉了我这些,不然我对阆诸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是啊,阆诸,尽管由于某种原因,早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但那只是因为一个人,阆诸的官场,除去申广瑞只言片语跟自己说了一些情况外,他一无所知,尽管自己跟樊部长曾提出只去阆诸工作的要求,但那也只限于是私下提的要求,上级是否答应他,只是个未知数,他以前没有在省里工作过,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熟人,所以有些事情他是不能打听,甚至也不能问的。
  无论如何,江帆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自己的夙愿,这一点,他不得不感谢樊文良,其实这次被派往阆诸,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他没有为自己工作的事特意跑过,事实上,袁其仆跟廖忠诚在党校期间有些交情,江帆支边期间的表现,也都会反馈给原单位的。这次提前调回来,的确是樊文良的主意,樊文良肯定也会在廖忠诚面前举荐自己,这一点,江帆丝毫不怀疑。只是,自己回来后,还从来都没正式见过廖书记,前几天袁其仆打电话,说元旦可能来北京,有机会把他介绍给廖忠诚。所以从这些话中判断,袁其仆的作用可能还没有发挥,那么举荐自己的当然是樊文良,对于这一点,尽管樊文良从来都没跟江帆说过,但是江帆能感觉得到,他想起刚回来时候,樊文良跟他说得那句话,别急于进入角色,好好休息休息。

  他的心情不错,但是表现在脸上的没有一丝得意和喜悦,反而是很深沉凝重的表情,有一种重任在肩的感觉。他看着车窗外急速闪过的景致,心就飞到了阆诸,飞到了他向往的地方,只是,这个城市里,暂时没有他希望看到的人影……
  汽车沿着高速路飞驰,行驶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阆诸境内高速公路的出口处。
  在高速公路的出口处,江帆看到一长溜的小轿车停在路边,他知道,这是迎接省领导的车队,虽然中央三令五申,禁止不必要的迎来送往,但人们仍然热衷这样的活动。地方上的同志,为了表示对上级领导的尊重,还是一如既往地照办,不然别处这样做了,你不这样做,就会惹领导不高兴,领导一不高兴就会麻烦。尽管向衡只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也是有一定威力的,何况,车里还坐着这个城市未来的市长。所以,阆诸市委、市政府的重要官员们组成了庞大的欢迎队伍,早就等在那里。

  一个身材矮墩、秃顶、五十五六岁的男人抢先一步,他准确无误地拉开了向衡这边的车门,然后双手挡在车门上面,等向衡出来后,双手握住了向衡的手。
  江帆判断他应该就是市委书记佘文秀。
  与此同时,江帆这边的车门也被人从外面拉开了,给他拉车门的是市委副书记殷家实。殷家实也准确判断出这位四十出头、仪表堂堂的人就是新来的代市长江帆,向副部长没有介绍,他也不能自作聪明,就说了一句:“路上辛苦了。”
  江帆下车后跟他握手致意,这时,就听向衡招呼他:“过来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江帆同志,这位是市委书记佘文秀同志。”

  佘文秀笑容可掬地先伸出手跟江帆握手,江帆快速地打量着他这个搭档,这个人虽然长得平淡无奇,秃脑壳,身体臃肿,脸部很肥沃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睛却出奇的亮,看人的时候,尽管是笑着,也亮得那么尖锐。
  佘文秀说道:“久仰江市长大名,你的文章我是拜读过的。”
  江帆就是一愣,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说“久仰”二字,要是在锦安还差不多,但这是阆诸,应该没有自己认识的人,就谦虚地说道:“还请您今后多帮助。”
  “江市长年轻有为,学问高,知识全面,佘某还希望得到江市长的帮助。”

  “佘书记您太客气了。”江帆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话这么客气,而且脸上充满了笑容,点头哈腰,极尽热情,尤其是在跟他和向衡说话的时候,有一种不该他这种身份有的谄笑。
  江帆感觉他的确是个温善的人,脸上一直挂着笑,一直是谦虚地点头哈腰,在向衡面前,两只手竟然不知该放到何处,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也可能是市长被双规,他是惊吓出来的?自然就多了几分随和和顺从?
  江帆在跟佘文秀握手的时候,就借机扫了一眼他身后跃跃欲试的一众官员们,这些都将成为他今后的同僚,他们中有的人会成为有力的臂膀,有的人会成为对手,但无论怎样,今后他是离不开跟这些人打交道了。
  佘文秀跟向衡说道:“向部长,咱们还是回市委吧,回去再给江市长介绍?”
  向衡说:“好,佘书记带路。”
  江帆和向衡重新回到车里,向衡看着前面的佘文秀,问江帆:“印象怎么样?”
  这个季节的新加坡,正是多雨的季节,空气清新,天空晴朗。
  在学校的公园里,走来一对父女,父亲一身白色的休闲衣裤,头上戴着一顶乳白色的礼帽,两鬓出露出的头发早已花白,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举手投足,都显出很浓厚的书卷气息。旁边的女儿更是如同仙女一样,白色的上衣,敞开着,里面是一件具有浓郁东南亚风情的吊带长裙,脚上是一双平底布鞋。她的头上也戴着一顶遮阳帽,是卷边的,帽子下面是过肩的长发,柔顺得如同瀑布一般,被微风轻轻吹起,显得飘逸,随着她身体的动作飘动着。

  这一老一少,正悠闲地走在学校公园的小路上,老的鹤发童颜,少的美丽飘逸,他们干净的如同仙人一样,简直就是这个绿色的公园里一道不俗的风景。
  这所大学,是跟国内一所著名大学合作的学校,从这里毕业的学生都发双学历证书。丁一在照顾爸爸的同时,也在学校电视台兼职,有的时候也客串给学生们讲解蝇头小楷的写法,她多次参加新加坡华人举办的书画艺术展,还多次获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