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知道,凡是部队附近,都不会有工业厂房什么的,而且他之前听彭长宜说过,住在部队的好处就是骚扰的人少,安全,因为部队大院不好进,他看了看表,说道:“我不累,咱们去看看,只要不耽误开会就行。”

  于是,他们下了楼,在电梯里,肖爱国给一个叫“山子”的人打电话,让他把车开进来。肖爱国问江帆:“江市长,秘书和司机是您带过来还是我给物色?”
  江帆笑了,说道:“我没人可带,你看着安排吧。”
  “您有什么要求吗?”
  江帆看了他一眼,走出了电梯,说道:“住的地方我说了算,工作方面你说了算,你是秘书长,你全权办理。”
  肖爱国笑了,说道:“好吧。”
  他们又来到了建军北大街,车子停在了军分区大门口,肖爱国下车,亲自去登记。他回来后说:“以后办出入证就不这么麻烦了。”
  江帆感觉这个肖爱国比较心细,登记都要亲自下去,看来是个做秘书长的料。
  他们的车驶入了军分区大院,拐向了大院的西侧,那里,有一睹一人多高的红墙,红墙里面,有两栋五层的小楼。
  汽车驶进这个院中院,正对着入口处的是一个大花坛,大花坛的前面是三面红旗,花坛后面是一个喷泉池,此时正喷着水柱。那两栋小楼就在花坛的北面,汽车就停在了最后一栋楼前。
  这两栋小楼和院子外面的楼房没有什么区别,除去楼顶是尖顶外,从外表看很普通,暗红色的墙砖,褐色的花岗岩防滑地面,但设施俱全,尽管只有五层高的小楼,却都有电梯,有一种低调的奢华。

  他们下了车,走进楼大门,直接上了电梯,停在了顶层。这个电梯只为这个单元服务,肖爱国和江帆出了电梯,正对电梯的是一道密闭的大门,门里面就是一个南北通透的客厅,地上铺着地毯,地毯下面是实木的地板,正对着密闭门的又是一道门,里面是两个不同方向的卧室,在客厅的另一头,还有一个向阳的房间,被装成了书房,书房的阳台和客厅还有卧室的阳台是相通的。整个房间布置的既典雅清新,又大方庄重。

  江帆看了一圈后,非常满意,房间都不太大,可能受到了当时建筑面积的限制,各种生活办公设施齐全,尽管不算豪华,但却很有品味,有档次。领导干部的房间,太奢华了,有人说闲话,太寒酸了吧又显得有些矫情,也要讲究个中庸,看起来,这个肖爱国很会办事,而且心思很缜密,给出两处不同风格的住处让他挑选。
  江帆忽然盯着地上的实木地板,这应该是最早的实木地板,笨重、实在、自然,让他想起了丁一家的老式地板。
  肖爱国以为他在看地毯,就赶紧说道:“如果您满意的话,我下午就安排让部队后勤处把地毯换掉。”
  “为什么要换,这不是很好吗?”江帆说道。

  肖爱国说:“部队都有专门洗地毯的地方,全部换成干净的地毯,原来这里住的是政治部主任,是一个非常讲究生活品味的人,后来调北京军分区了。”
  江帆点点头,他看了看,几个房间里都有地毯,而且房间也很干净,墙壁很白,他说道:“这个主任应该是不抽烟吧?”
  “我印象中是。”肖爱国说道。
  “如果抽烟,这墙就会熏黄的。”
  肖爱国说:“这个主任原来也住在这里,就他一个人住,后来重新装修后,没住几天就调走了,这里的一切设施包括家具都是新的。今天太紧张了,我是九点多接到的市委办通知,所以就赶紧先联系住房,明天吧,明天我会把这里弄得非常好。”不用市长表态,肖爱国已经看出,江帆非常满意。
  果然,江帆看了一圈后说道:“好,就是它了。”
  肖爱国见江帆满意,他心里很高兴,如果江帆选择在宾馆住,说明江帆跟前任市长的性格差不多,而他选择了这个部队小楼,还是一栋老式的小楼,尽管经过了后期的改装,但建筑格局没有变化,说明江帆是个不喜欢张扬而且是个低调的人。精明的秘书长用住房就测试出新市长的喜好了。
  肖爱国说:“那好,我下午跟后勤处联系,换地毯,换床垫,换门锁,找人在细细地搞搞卫生,您明天就可以直接住进来了。”
  江帆说:“辛苦你了。”
  下午的全市干部大会,有几百人参加,全市所辖13个区县的书记、区长、县长和各局委办的一把手都来了,会议还邀请了副厅级以上退休的老干部们参加了会议。会场内,早就有电视台的摄像记者,架好了机位等在那里。

  看到了电视台的记者,江帆的心里就是一动,瞬间走了私。
  会议有市委书记佘文秀主持,省委副部长向衡同志再一次宣布了省委对江帆的任命,然后,向衡又再一次重申了省委对江帆的肯定词。
  轮到江帆讲话了,他站了起来,分别向后排就坐的老干部和台下的与会者们鞠了一躬,他态度谦逊温和,举止斯文优雅,神态自若,引来全场热烈的掌声。
  这时,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们手中的摄像机和照相机都对准了他,闪光点闪成了一片。江帆稳定了一下情绪,慢慢地进入了状态,他镇定地、不卑不亢地说道:“首先感谢省委对我的充分信任,感谢向衡部长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来送我上任,这显示了上级领导对阆诸的高度重视,同时也是我本人的荣幸。”
  “今天早上,我刚要准备上车下乡,突然接到了省委组织部的电话,当我赶到省委组织部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一消息。既然命运选择了我,让我有这样一个为阆诸人民做事的机会,那我就会责无旁贷,尽心尽职做好本职工作。依靠一千多万阆诸人民,依靠在座的全体同仁,以市委为核心,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做好阆诸的各项工作……”
  江帆的讲话完全是即兴的,没有讲话稿,简短,凝练,但却面面俱全,他的优雅和谈吐,再一次赢得了台下全体干部们的热烈掌声。
  履行完了上任程式,向衡要回去,他跟江帆说道:“江市长,你是单独回去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
  江帆看着佘文秀说道:“我不知道佘书记接下来还给我安排了什么任务?”
  江帆这样想的时候,脑海里就出现了佘文秀那双异常亮锐的眼睛……
  躺在床上,江帆不由的就想起了丁一,他掏出那块琥珀石,他无数次地在想,这块琥珀石,不知孤独了多少万年,才落到人的手里,那么,他这个人呢?想到这里,他就有了悲怆感?……
  第二天,江帆首先来到了发改办,退了办公室和在省政府的宿舍房,办理了一切有关的手续后,他坐在了申广瑞的对面,申广瑞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个人刮目相看。
  省城有将近三百万的人口,但对于厅级人员调动的变化还是相当敏感的。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相继有两个厅级官员落马,这在京州的历史上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