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笑了,嬉皮笑脸地看着爸爸,说道:“丁老师,您这样可不对,还想深挖女儿的思想根源,这不……”
  “我在跟你说很严肃的事,认真回答!”爸爸打断了他的话,眼睛就很锐利地看着女儿。
  丁一见爸爸忽然变了脸,就不跟在嬉皮笑脸了,她默默地往前走去,说道:“爸爸,即便我心里有他,您也别怪我,这是人之常情,您敢说您现在完全忘了妈妈了吗……”说到这里,丁一低下了头,眼泪顷刻间就流了出来……
  丁乃翔的眼睛也湿润了,他激动地说:“谢谢,谢谢你跟爸爸说了实话……”
  丁一感觉爸爸的声音有些异样,她回过头,看着爸爸,就见爸爸的眼圈红了,她眨巴着眼,极力想掩饰自己眼中的泪水,但没管用,她含着眼泪笑了一下,说道:“爸爸,您把我弄糊涂了。”
  丁乃翔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一啊,不瞒你说,我今天叫你出来陪我散步,就是想弄明白你到底还爱不爱他。”
  “爸,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

  “孩子,不用跟爸爸解释了,居然他真的那么让你死心塌地,那么爸爸做出让步,爸爸同意你跟他好。”
  丁一一愣,这么长时间,丁一习惯了爸爸同意这个同意那个,还是头一次说同意她跟他,她睁大了眼睛,顾不上眼角的泪水,说道:“丁老师,不,丁教授,丁爸爸,您弄糊涂我了,您什么意思啊?”
  丁乃翔深情地看着女儿,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心里的确还没有忘了他,那么,你回国后,如果可能,你们可以的,爸爸我不是问题。”
  丁一看着爸爸,眼睛慢慢黯淡下去了,她默默地转过身,摘下了头上的遮阳帽,立刻,一头长发滚了下来,她用手把它们拢到耳后,心里说,没有可能了,但嘴里却说道:“爸爸,我跟他,不完全是因为您,况且,您后来也没再干涉我,如果您干涉我,我也不可能去草原……总之,过去了,就过去了,在个人问题上,我的确是受到了他的影响,但不会是终身的,您放心,我早晚都会把自己嫁出去,只是真的需要时间,您是开明的爸爸,以后,不要跟女儿提他了,我求您了。”

  丁乃翔的心就是一动,他从女儿眼睛和脸上的表情中看出,江帆,仍然是女儿心中的最痛,俗话说得好,爱之深,情之切,就是这个道理。他从来没有跟跟女儿说过她跟江帆的事,他知道女儿的内心肯定有很深切的痛。女儿要回国了,让女儿一个人回到没有亲人的家里,做爸爸的心里就有些难过,而且陆原前些日子来电话,告诉他,江帆调到阆诸工作了,尽管他向隐瞒了这一消息,但女儿回去后会很快知道这件事,因为女儿在电视台工作,领导们的活动是离不开记者们报道的,所以,经过几天的思考,他决定探探女儿的底,只有摸清女儿的想法后,他才知道自己怎么做。想到这里,他说道:

  “孩子,有件事,爸爸一直没有跟你挑明过,这么多年了,你的心里,没有再能走进去任何人,我就想啊,是不是你还想着他。不管是想着还是没想着,反正,你的的确确是受到了他的影响,这一点,你刚才自己也承认了,一辈子,能有一个让自己忘不了的人,那么,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种缘分,就该值得爸爸去尊重,去祝福。我今天其实真正想跟你说的是,造成你们今天这种局面固然有江帆自己的原因,但是我也不得不跟你承认,这里面,也有爸爸的原因。”

  丁一没有应声,低着头,依然默默背着手,慢慢地向前走着。
  爸爸跟在她旁边,继续说道:“当年,你知道他为什么支边去了吗?”
  丁一没有回答,她在静静地听着爸爸说。
  丁乃翔看女儿没有反应,又说道:“当年,我曾经找过他,就是你考试的那天,我看到了他给你打的传呼,于是,我就去找了他。这事,他跟你说过吗?”

  丁一摇摇头:“从没说过。不过我后来想到了这一层。”
  “什么?你想到了?”爸爸有些惊讶。
  丁一看着爸爸,点点头,“嗯”了一声。
  丁乃翔问:“你是怎么想到的?”

  丁一抬起了头,看着前方,说道:“就是一种感觉,没有任何缘由。另外,我原来的科长彭长宜曾经暗示过我,说他支边一定有迫不得已、难以启齿的原因,所以,我就想到了您,因为,只有您才能让他离开我,而且他还不能告诉我真实的原因。”
  爸爸有些内疚,说道:“你难道没有问过江帆?”
  丁一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没有,我们也是后来联系上的,但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丁一鼻子有些酸,声音就有些异样,她低下了头……
  丁乃翔又问道:“那彭长宜是怎么知道的?”
  丁一轻声咳嗽了一下,镇静了自己,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彭长宜也只是暗示我,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提过您一个字。我之所以想到了是您,是因为,凭我们当时的关系,就是领导再排挤他,袁小姶再找他的毛病,还能怎么样?他已经调离亢走了,但是他后来却主动报名支边,而且之前跟我逐渐冷谈下来了……这一点,我也是后来想到的,如果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他是不会扔下我一个人跑到边疆去的,再有,我从他发表的诗里,能感到他也有迫不得已的原因……”

  她停了停,又说道:“不过都过去了,您也不要自责了,如果当初和您多少有点关系外,那么后来发生的一切就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所以,您别把这事放在心上了好吗?”
  肖爱国说:“如果您不满意,咱们在换个地方,我原来想这里24小时都会有服务员来整理房间,另外又在市中区,交通方便。”
  江帆说:“我不是不满意,是太满意了,只是觉得住在这里不合适,太豪华。”
  肖爱国感到,眼前这个新市长的确和前任不一样,前任是唯恐不豪华,多豪华都敢享用,聂文东就曾经住在这里,而且比这个房间还要豪华,好多设施比如浴缸、坐便,都是专门为他定制的,一个浴缸,就价值十多万元。想到这里,他说:“我还有另外一个预案,给您选了两个地方,目的也是想征求一下您个人的意见。”

  江帆非常理解一个政府秘书长的用心,就说道:“谢谢你,让你费心了,另一个地方是哪里?最好不要这么在这样公开的宾馆里,也不要这么豪华,清静就行。”
  肖爱国说道:“我上午得到消息后,就联系了军分区大院后勤处,那里有两栋小楼,都是接待首长用的,冬暖夏凉,就是简朴了一些,您要是不累的话,咱们就去看看,如果您相中了那儿,我下午就找人收拾。”
  江帆想了想,说道:“离这里远吗?”
  “不远,在建军大街上,咱们东北方向,和这里隔两条街,很清静,没有工业厂房,而且是部队比较集中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