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7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魏卫,你好!在哪里逍遥呢。”
  魏卫说道:“董宁,我儿子死了!”
  我说:“你儿子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魏卫说道:“你杀了他!”

  我说:“对啊!我杀了他,你想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心痛,不过,我觉得你的儿子不配当你的儿子,他太愚蠢了。”
  我知道魏卫这种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便不会轻易改变,他认为我杀了他儿子,那就杀了好了,我解释他也不会听的,既然如此,那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吧。
  魏卫说道:“你说的对,我儿子是很愚蠢,不过,他是我的儿子啊!董宁,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魏卫他是认真的,他的声音虽然没有起伏,可是其中包含的恨意我听的出来,他说让我付出代价,那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儿子死了,我懂,我可以理解,可是他儿子怎么死的我怎么知道,反正我离开的时候还是活着的,这里面应该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魏卫打来这个有点威胁的电话,我不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我赶快给齐语兰打电话,我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齐语兰现在需要休息。我打电话过去是打扰她。

  事有轻重缓急,这事不能拖,魏卫应该是重要人物,可听他的口气,已是逃脱,权利斗争就是你死我活,没有放走人的道理,一个疏忽也能致命,蝴蝶效应很是可怕,比如曾茂才,思想工作没有做好,叛变,特勤震动,如果没有曾茂才,可能便没有双方矛盾爆发,权力争夺。
  齐语兰接了电话,我快速的把魏卫给我打电话这事告诉了她,我说的便是他的原话,听我说完,齐语兰说了一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很急。可我没觉得这不礼貌,齐语兰的态度是对的,专注于工作,争分夺秒,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的猜测,魏卫很重要,特勤不会放过他。
  之后。我才知道,魏卫的儿子确实死了,尸检结果还真跟我有点关系,不过他喝酒淋雨也是一方面,被我打倒只是他死亡中的一环。
  晦气。
  我出手的时候也没想到魏卫的儿子这般不堪一击,更想不到喝完酒之后他的体质是如此之弱,更不会预料到他躺在泥中被雨淋死。
  这样的话。魏卫肯定会找我报仇,不过,现在魏卫自身难保,不可能马上找我麻烦,特勤通缉他,他不敢现身,魏卫也是精明,见状不妙自己跑掉了,他这种人,阅历丰富,找到他很难,不过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我要时时刻刻防备,如鲠在喉。

  虱子多了不痒,想要我命的人太多了,我现在只求我父母安全。
  事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干证据被放到了网上,我的事被反转了,魏卫儿子的恶大白于天下,有视频有真相,虽然经过了处理,减少引起人不适的画面,可还是点了火,熊熊烈火,那是侵犯,那是杀人,任何人看到。一个如花一般的女子消失,心里都会愤慨。
  怨气怒火从我身上转移到了真正的杀人犯身上,一些事情也被曝光,比如王家在背后兴风作浪,花钱找人来搞事,说起来也好笑,王承泽被我搞了一下。人就回东湖了,可有些账没结,那些老头老太太愤怒,找媒体找丨警丨察讨薪,他们不嫌丢人,只觉得自己该得到的钱没得到,就是不行。这事被人传到了网上,倒也让人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真面目。

  其实骂我的还有,一些人固执己见,说我手眼通天,这些视频什么的都是伪造,这些人只认为自己是对的,跟他们说什么都是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事态不由我来控制。网络就是战场,有人骂我,自然有人挺我,两方打的不可开交,激烈归激烈,算是还我清白了。
  不过某些人的嘴脸真是让我见识到了,司徒妙菡的经纪人打过来电话,赔礼道歉,说之前是公司出于全局考虑,才做出了那样的决定,将我的戏份删除,并且做出声明,敬告广大人民群众,我董宁跟他们公司没什么关系。对于我这样的人,公司是予以抵制的。
  这点我不怪他,这样做无可厚非,当时网络那个样子,闹得不可开交,不做出这样一份声明,不明确态度的鄙弃我,投的钱都打水漂了。
  可是,让我反感的是经纪人提出了要求,想让我去参加发布会,去站台,并且还说让我多补几个镜头。
  真很恶心。
  事实上,发行方在我的事情洗白之后,马上又发了一个生命,解释了一下,说一直站在我的身后,等待真相大白。
  我出事,迫不及打的踩了我。
  我没事,又跳出来支持我。

  态度变化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我觉得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吧。
  司徒妙菡应该没牵扯进来,应该是发行方和经纪公司联手搞的鬼。现在我的事热度比较大,发个声明,蹭一蹭热度,就算是被人骂,也是好的。
  现在炒作都这个样子,好的不行,就炒坏的。坏事传千里,一炒热度就上来了,大家都喜欢看,那些人不在意,因为相比于臭,他们更害怕的是被人遗忘。
  强忍着我拒绝了对方的邀请,挂了电话,如果不是顾及司徒妙菡,我就开骂了。

  司徒妙菡还是可以的,事后我知道她动用了萧家的力量,想要帮我摆平这事,可这是特勤内部事,家族不太好插手,其实有心就可以了。
  事情渐渐平息。有些人活着,有些人死去。
  不管什么事,也该有个结束了。
  易鸿远上吊自杀,留下了一封遗书,坦白了当年的事,残忍的杀害了他当时的妻子,这个结局说实话让我很意外。易鸿远我打过交道,是个不好对付的人,这种人绝对不会畏罪自杀,肯定有什么给了他压力,才迫使他走上了这条路,可是什么压力,我不清楚。想来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压力。
  齐语兰恢复的差不多了,马上投入到工作之中,一来,她跟白子惠一样也是个工作狂人,二来,特勤的事确实多,走了一批人,留下了不少烂摊子,需要精力去应对。
  我的生活也走向了正轨,事务所接了不少单子,虽然不是大单,可钱赚的不少。
  让我有些忧心的是白子惠那边,虽说还我清白,可白子惠妈妈就是不信。跟我预料的一样。
  这一天,白子惠给我打过来电话。
  “董宁,一会过来接我!”
  我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我说:“哎呦,今天胆子很大啊!直接约我。”
  最近我们都偷偷摸摸的,白子惠妈妈跟个幽灵一样。随时出现,她最近对白子惠是严加看管,我觉得她妈有点入魔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觉得他妈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天天乐此不疲。很享受,可能觉得跟我和白子惠斗智斗勇很有趣,让她有了第二春。
  我觉得挺奇葩的,别的家长,到了这个岁数了,都喜欢跳个广场舞什么的,想不到白子惠妈妈喜欢跟自己孩子斗智斗勇。也是服了。
  白子惠说:“你来不来?”
  我说:“当然来了,接到你之后呢...”
  这事我要问问,看看今夜有没有戏。
  日期:2017-06-08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