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7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四十分钟之后,出租车进入了市区,潘浩并没有走主干道,而是一直在一些小巷子里穿来穿去,最后开进了一个住宅小区,直接把车停在了一个单元门前。
  吴淼打开车门冲唐萍说道:“下车。”
  唐萍就从出租车里钻出来,扭头看看四周,疑惑道:“这是什么地方?”

  吴淼伸手搀扶着唐萍的一条胳膊,一边拉着她往楼里面走,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这栋住宅楼是一层一户型,正对单元门是电梯,往右经过一条四五米的走到就是一扇门,房间里的人好像一直等着他们到来似的,吴淼和唐萍刚刚走到门口,房门就打开了。
  客厅里面有两个年轻的男人,神情凝重,肩膀上都挂着手枪,其中一个男人手里还拿着一把微型冲锋枪。
  他们似乎并不认识唐萍,不过看见她进来,马上全神戒备,很显然,他们知道这个女人是个重要人物。
  这是一套四居室的房间,一进门是一个大客厅,那个手持微型冲锋枪的男人推开了最里面的一扇门说道:“进去吧,这是你的房间……”

  吴淼一声不吭地推着唐萍走了进去,这个房间也就二十来平米,一盏吸顶灯散发出柔和的光线,靠墙的位置防着一张单人床,床边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不过,门后面有一个小型卫生间。
  “为什么没窗帘……马上给我装上厚实的窗帘……”唐萍把整个房间打量了一圈之后伸手指着空荡荡的窗户说道。
  吴淼哼了一声,说道:“唐处长,难道你没看见窗户上贴着玻璃纸吗?如果不分白天黑夜拉着厚厚的窗帘,反倒引起外人的注意,再说,这种玻璃纸虽然不透明但是透光,难道你愿意每天都待在一个黑房子里?”
  唐萍楞了一下,没有出声,正好方明提着一个皮箱子走了进来,冲唐萍说道:“你箱子里有些东西不能带进来,暂时我先帮你保存……”
  唐萍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方明,而是一屁股坐在床上,说道:“卢源呢?人在哪里?你让他来见我……”
  吴淼冷笑道:“唐处长,你可要明白自己目前的身份,即便你以前在局里的时候,也不是想见卢局就能见到的……”
  说着,打开卫生间仔细看了一遍,说道:“旅途劳累,你可先洗个热水澡,等一会儿再给你弄点吃的,先养养精神……想开点,看守所里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啊……”
  唐萍瞪了吴淼一眼,说道:“卢源急死忙活让我回来,怎么反倒躲起来了?你告诉他,我必须马上见到他……”
  方明说道:“唐处长,稍安勿躁,卢局长肯定会见你……我看你是太紧张了,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外面有人二十小时替你站岗……”
  唐萍哼了一声,气呼呼地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吴淼和方明从里面退了出来,锁上门,正好徐晓帆和蒋竹君走进了客厅,吴淼想先说道:“哎呀,徐队,总算是不辱使命,我这颗心可总算放下了……”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辛苦你们了……本来要给你们放一天假,可眼下情况紧急,我们人手不够,所以,你们两个可能要连轴转了……先给她弄点吃的,卢局就在二楼,等一会儿就要见她……”
  吴淼惊讶地说道:“这么急?怎么也要吊她几天胃口啊,她刚才还嚷嚷着要见卢局呢……”
  徐晓帆说道:“情况有变,有件事情必须马上搞清楚……”

  说完,冲蒋竹君说道:“竹君,她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
  蒋竹君说道:“你放心吧,我都已经安排好了,除了屋子里的两名警卫人员之外,外面车里面还有一名警卫站岗,我还做好了发生紧急情况的撤退方案……”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那我们去见卢局长……”
  陆鸣离开派出所之后带着几个马仔直奔陆家镇人民医院,想看看陆老闷,可没想到医院的人说陆老闷醒过来之后谁也劝不住,执意要回家,家里人只好把他接走了。

  陆鸣一听反倒松了一口气,这么说陆老闷伤的并不严重,不过也忍不住担心,凭着陆老闷的脾气,这一到家肯定坐不住,如果家里人告诉他陆建岳有可能是绑架他的凶手的话,说不定马上就会采取行动呢。
  这么一想,赶紧带着三个马仔急匆匆赶回了家,可一进门就愣住了,没想到客厅里竟然坐满了人。
  除了家人之外,还有蒋凝香和雨墨,而陆老闷则半躺在一张要摇椅里,头上绑着绷带,虽然只是被绑架了三四天时间,可明显瘦了不少,不但一脸疲惫的样子,精神也很萎靡。
  陆鸣心里感到奇怪,陆老闷都这副模样了,为什么不卧床休息,反倒躺在客厅里,难道家里人非要拉着他搞什么庆祝活动。

  可看上去也不像啊,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严峻的样子,好像家里又出什么大事了,并且,当他站在门口的时候,虽然每个人的眼睛都朝着他看过来,可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又兴奋又敬佩的目光,反倒有点像看见进来一个陌生人似的。
  好在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陆媛首先反应过来,嘴里一声惊呼,马上跑过来抱着陆鸣的身子吃惊道:“哎呀,阿鸣,你怎么浑身都是血……伤到哪里了?怎么不去医院?”
  陆鸣注意陆老闷终于睁开聊眼睛,而蒋凝香、陈丹菲、甚至雨墨都露出同样吃惊的神情,这才满意地推开陆媛走进了屋子。
  当他正准备好好给女人们讲述一下自己英雄事迹的时候,一扭头就看见左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男人,刚才由于视角的原因看不见。
  稍稍楞了几秒钟之后,忽然就像是看见了鬼似的,伸手指着那个男人一脸震惊地问道:“你……你来干什么……”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家老大陆建岳,他的身边还坐着陆建伟,再往后面看,竟然还站着陆丽。
  陆鸣这一惊非同小可,同时又一脸茫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只好目光依次从陆老闷蒋碧君蒋凝香等人的脸上扫过,似乎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阿鸣,你这是……伤到哪里了……”蒋碧云站起身来走到陆鸣身边,仔细看看他的脸,最后才注意到他的肩膀,失声道:“哎呀,这是怎么搞的……是不是被人砍了……阿媛,快点拿纱布来……”
  陆鸣稍稍冷静了一下,终于渐渐猜到了陆建岳的来意,心想,看看陆老闷一家人严峻的神情,陆建岳突然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出乎他们的预料,只是不清楚他来这里多久了,他和陆老闷一家究竟说了什么。
  不过,从陆建岳跑到公丨安丨局报案看来,他多半是来洗脱自己绑架嫌疑的,不用说,肯定是找了个什么借口,把所有的责任地推到宝林身上了,甚至因为陆琪的关系,他可能也把自己扮演成受害人呢。
  可笑陆老闷一家竟然还会让他走进这扇门,竟然还会让他坐在沙发上编故事,难道他们直到现在还怀疑自己的判断?
  就算这些婆娘头发长见识短,陆老闷心里应该有数吧,凭着他的脾气,怎么能够容忍一个绑架他的人像客人一样坐在家里呢,难道在经历了这次绑架之后,他已经大彻大悟不食人家烟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