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7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绑匪遭受着意外的袭击,再也无法保持安静了,嘴里面发出一声惨叫,同时激发了他的野性,只见他高高仰起头来,然后就像磕头似的,用前额狠狠地敲击陆鸣的脑袋。
  陆鸣没想到绑匪竟然还有这种打法,无奈他是趴在地上,根本没法翻身,也无处躲避,后脑勺就成了绑匪攻击的目标。
  在被连续撞击了两三下之后,脑袋痛不说,甚至还有点晕沉沉的感觉,要是听任绑匪这么撞下去,非昏过去不可。
  陆鸣被绑匪撞的火起,再也不顾上恶心了,就像是啃排骨一样,只顾抓住那只手啃个不停,绑匪终究是凡胎肉身,尽管口袋里的那只手已经抽出来了,可那一阵阵剧痛让他狂嚎不已,不过,他还是用尽全力试图用那只空出来的手缠住陆鸣的脖子。
  陆鸣见绑匪已经不用脑袋撞击了他了,松了一口气,嘴巴刚刚离开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没想到又一只手伸了过来。

  他一看就明白了绑匪的意图,显然是想用胳膊圈住自己的脖子,他在电影里看见过这个危险的致命动作,只要被他的胳膊圈住了脖子,然后在用力一拧,自己就算是彻底交代了。
  陆鸣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危急关头再也顾不上那只握刀的手,身子用力扭动了一下,变成了侧着身子朝着绑匪,甚至能看见他的眼睛了。
  绑匪见陆鸣侧过身来,正好迎上了自己另一只手,马上就朝着他的脖子圈过去,可没想到被陆鸣的双手抓住了手腕,不管怎么用力就是无法圈住他的脖子,正想拼尽全力一搏,忽然一根手指传来一阵剧痛,只听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一根手指竟然活生生被陆鸣给咬断了。
  十指连心,绑匪再凶悍也无法忍受如此的剧痛,再加上本来就已经有伤在身,脑子的一根弦好像被人拨弄了一下,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不过,握着刀的手还是习惯性地尽量朝着陆鸣的脖子划了一下,结果没有割到脖子,而是在他的肩膀上花开了一跳口子。
  陆鸣似乎已经感觉到身后的绑匪已是强弩之末,肩膀上的疼痛刺激的他猛地一个翻滚,竟然从绑匪的身下挣脱出来,顺着山坡滚出了几米远,随即听见一个人喝道:“什么人?别动……”

  陆鸣一听就是阿龙的声音,气的差点昏过去,挣扎着爬起身来,冲着前面一个黑影骂道:“你……你他妈死哪儿去了……老子差点……差点挂了……”
  阿龙吃惊道:“怎么?出什么事了?”
  陆鸣气的说不出话,连滚带爬地用手抓住地上的藤蔓往走了几步,一边寻找,一边喘息道:“绑匪就在这……快找,别让他跑了……”
  阿龙这才会过意来,一边小心地搜索,一边吃惊道:“怎么会在这么近的地方……我还以为滚到谷底了……”
  “哎呀……在这里……阿龙快来……”陆鸣忽然看见前面一个嘿嘿的身影在蠕动,显然是想爬进一处灌木丛躲藏。不过,想起刚才惨烈的搏斗,他再不敢上前,反而惊恐地后退了几步。
  阿龙身子一跳就来到了陆鸣的身边,急忙说道:“趴下……”
  陆鸣强作镇定地骂道:“怕什么?他已经被我打得半死,哪有反抗余地……”

  阿龙疑惑地看看陆鸣,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猫着腰靠近绑匪,最后揪着他的衣领从灌木丛里拖了出来,然后伸手在他身上迅速搜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武器,这才用手机在他脸上、身上照了一下,吃惊道:“怎么,好像快不行了?”
  陆鸣喘息道:“我跟他搏斗了好长时间,差点被他掐死……虽了,他还有一把匕首,刚才还驾着我的脖子呢……哎呀,你***难道刚才没有听见这边有动静?”说完,就拿出手机照着找到了那把匕首。
  阿龙惊异地看看陆鸣,说道:“听见了……好像是手机铃声,我还以为有人给你打电话呢……天哪,他这手怎么了……”
  陆鸣凑过去一看,只见绑匪紧闭着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就像是一条快要渴死的鱼。
  再看看那两只手,只见血肉模糊,惨不忍睹,顿时恶心的直吐吐沫,不过,他不好意思让阿龙知道自己是用牙齿做武器战胜绑匪的。

  “我用刀子割的……”陆鸣含糊不清地说道。
  阿龙看看陆鸣满嘴的血,马上明白了失踪呢么回事,也不说破,说道:“你帮我一下,把他背上去,如果早点送医院的应该死不了……”
  陆鸣嘟囔道:“妈的,便宜这狗娘养的……”
  正说着,只见远处隐隐有亮光,不一会儿就听见跑步的声音,听上去起码有几十个人,并且射过来的手电光格外强烈。
  “丨警丨察来了……”阿龙说道。
  陆鸣忽然想起了什么,紧走几步跟在阿龙屁股后面说道:“哎,我跟你是清楚啊,这个绑匪可是我抓的……”
  阿龙笑道:“那当然,我又不会跟你抢功劳……他本来就是你抓的……”
  事情就有这么巧,丨警丨察刚刚赶到陆鸣抓绑匪的地方,山上的陆老闷被几个人抬着也走到了这里。
  原来,陆老闷是被人打昏以后丢在了寺庙的那个地下室里,后来被几个和尚抬了出来,而陆老闷的旁边竟然是重生和尚,不过,他已经死了。
  陆老闷和绑匪马上被送到了医院,一部分丨警丨察去山上庙里面继续调查事情的真相,另一些丨警丨察则带着陆鸣一伙人下山,做为当事人他们必须去派出所做笔录,不过,一路上陆鸣的手机铃声就没有停过。
  山下的陆媛一家早就从陆虎那里得到陆老闷被释放的消息,每个人都欢天喜地,好像暂时把陆鸣忘记了,毕竟,陆老闷是被绑匪放出来的,而不是陆鸣救出来的。
  不过,稍后她们又听说山里面传来枪声,顿时每个人又紧张起来,首先是陆媛给陆鸣打来电话,结果得知他竟然抓获了一名试图逃跑的绑匪。
  紧接着蒋竹君、徐晓帆、蒋凝香都争先恐后给他打电话,急着打听究竟出了什么事,陆鸣都是千篇一律地回答:“我要去派出所做笔录,等我回去再详细告诉你们……”
  等到快到陆家镇的时候,才接到陈丹菲打来的电话,陆鸣对她倒是破例多说了几句。
  “你没受伤吧?”陈丹菲担心地问道。

  “没有,好好的……就是擦破点皮……”陆鸣轻描淡写地说道。
  陈丹菲嗔道:“你骗人,我听说你满嘴都是血……”
  陆鸣尴尬道道:“就是牙齿撞到了……等我做完笔录回去再详细告诉你……”
  放下手机,陆鸣气愤地看看身边的几个马仔,似乎要找出这个让他丢脸的告密人,可每个人都是一脸无辜的样子,恨得他牙痒痒。
  陆鸣只好小声对阿龙说道:“你就别去做笔录了,悄悄溜掉,回去告诉陆琪,明天就可以让她露面了,就说是绑匪放了她……至于绑架的细节,就不需要我帮她编了吧……”
  “那她如果要回去看她母亲怎么办?”阿龙问道。
  陆鸣说道:“这我不管,你可是在我面前保证过她什么都不会说的,如果你没把握,我这就让陆虎去做了她……”
  阿龙急忙说道:“不会不会……我保证她不会出卖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