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芳抹着眼泪,说道:“我知道,我们的确是离了婚,按说我也干涉不着你了,但就是无法忍受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刚才在车上,如果那个女人再跟你打情骂俏的话,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不是扑上去就是跳车自杀。”

  彭长宜看着沈芳,半天才说:“你在威胁我?”
  “不是。”沈芳抬起头,满脸是泪:“我在求你。”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在亢州工作一天,就不能跟别的女人来往,甚至不能结婚,是吗?”
  沈芳点点头,说道:“对不起……”
  彭长宜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道:“请问,你看见我跟谁来往了?”

  “跟三源那个小丫头。”
  彭长宜的脑袋“嗡”的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我还知道是你把她从学校弄过来实习的,是你让她住在你住的地方的。”
  彭长宜完全蒙了,他感觉陈静实习这个事,亢州除去老顾知道,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但是老顾绝对不可能把这个消息透漏出去,他就说:“你在跟踪我,还是跟踪她们?”
  “我谁也没有跟踪,我是无意中发现的。”
  沈芳说的是实话,她的确是无意中发现的陈静她们。
  自从彭长宜回来后,沈芳的精神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不断地拒绝看电视,但是又不断地想打开电视,地方台的新闻大部分都是围绕地方党政部门主要领导的活动,所以,电视里,几乎天天都有彭长宜的影子,不是开会,就是调研,要么就是视察,彭长宜几乎无处不在。
  在三源,彭长宜可能也会是这样子,但是,沈芳接触不到这些,她无法切身体会一个县委书记的风采和权威,尽管彭长宜是平调到的亢州,但是,她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这些。上班,她每天都会从亢州本地的报纸上看到有关市委书记活动的照片和文字的报道;开会,大会小会听到最多的也是市委书记的指示和要求。这些还不算,还有巨大的经济损失,娜娜讲得爷爷家的屋地摆满了礼物这件事,始终都刺激着他,看得见的是礼物,看不见的是现金。

  沈芳自从离婚后,在单位,她几乎是被边缘化了的人,工会主席就是那么回事,一个单位的工会能有什么事,她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原先还喜欢跳跳舞,最近连舞也不跳了,所以,她的空闲时间大部分都是坐在电脑前看股票交易走势图,这样,填补了她许多空虚,但是最近,她明显感到,无论她在股市赚多少,她都是赔家,因为,她做亏了一支最具增值空间的股票,这支股票就是彭长宜。
  沈芳的确很懊恼,心情也非常灰暗,她甚至对彭长宜咬牙切齿,好像彭长宜回来不是组织上的安排,而是他故意回来跟自己示威似的,加上沈芳妈妈时不时地都要刺激她一下,她的肠子都悔青了。
  世上什么毒药都能买到,唯有后悔药买不到。如果能买,估计沈芳会用自己的半条命去换,可惜,没有这种可能。
  原来单位有一个不错的大姐,曾经劝她重新开始,给她介绍过一个丧偶的男友,相处几天后,根本就没有感觉,而且这个男人总是跟她叙述亡妻如何如何,这一点,让她无法忍受,便分手了。

  女士前面的一位老先生回过头,说道:“既然有人指出了你的错误行为,知错就改吧,给孩子做个榜样,不丢人的。”
  听大家这么说,旁边的那个小男孩就要下去捡垃圾。女士的脸白了,她站了起来,指着彭长宜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吃饱了撑得吗?”
  彭长宜摘下墨镜,说道:“对不起,我们有城市管理规定,如果你今天不为自己不文明的行为负责,那么这趟车就开不走。”
  立刻,就有人认出了彭长宜:
  “彭书记,是彭书记。”
  “真是彭书记啊,电视里经常见到。”

  “市委书记也坐班车来了。”
  女士这时也认出了彭长宜,她看出彭长宜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表情,她立刻说不出话来了。离座的那位小男孩看看妈妈,又看看眼前站着的市委书记,他也感到了羞愧,说了声:“我去捡。”就下了车,那个女士一看,白了彭长宜一眼,哼了一声,说道:“倒霉。”也下去了。
  小男孩弯腰就去捡妈妈丢下的垃圾,这时,后面的另一趟班车也进站了,女士抬起脚,将垃圾狠狠地踢到了一边,拽起小男孩的胳膊,就向后面的那辆车跑去。
  司机回头看着彭长宜,彭长宜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开车吧。”
  司机关上车门,大巴车这才驶离站台。
  “爸爸,过来,坐这里。”女儿在后面招呼着他。
  彭长宜往后一看,女儿和沈芳坐在后排的座位上,正好空出一个位置,他就走了过去,坐在了女儿身边。刚坐下,右边的那个人也摘下了墨镜,笑着说道:“彭书记好。”
  彭长宜一扭头,是荣曼。他笑了,说道:“荣总,这么巧,你也去北京?”
  荣曼轻启朱唇,笑了,说道:“是啊,我也是第一次坐,也想找找感觉,不想就碰上了彭书记,而且很荣幸就上了一堂免费的文明礼仪课。”
  彭长宜笑了一下,自从省城那个夜晚后,荣曼只要有机会就会想方设法挖苦他,彭长宜不跟她计较,在工作上该怎样支持还怎样支持她。想必自己刚才的一幕也被荣曼尽收眼底,就说道:“你们的垃圾桶应该醒目一点。”

  荣曼笑了,其实,车上的垃圾桶够醒目的了,不锈钢材质,三个烤漆大字“垃圾桶”。荣曼没有辩解,而是说道:“是,我们今后改进,把黑字变成红字,这样就更显眼一些了。”
  彭长宜点点头,不再说话。
  荣曼扭过头,冲着里面的沈芳说道:“彭书记,您今天休息?”
  荣曼继续说:“不错,跟家人一起共度周日,不错。”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头,他感到荣曼有点成心,彭长宜早已经离婚,亢州几乎人人都知道,只是大家从不公开谈论而已,看来她是在有意报复自己,有意给自己添堵。但是当着女儿和其他乘客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他感到,其实这个荣曼是在成心捉弄自己,因为她的话,让彭长宜无法纠正。
  他看了荣曼一眼,就见荣曼一如既往地浅笑着,看着他。
  彭长宜答非所问地说道:“是啊,今天空闲没什么事,带女儿出来玩玩。”
  旁边的娜娜早就伸出小脑袋看着荣曼。里侧的沈芳也在扭头看着荣曼。
  荣曼显然不罢休,她很优雅地冲沈芳笑笑,仍然故意问道:“这位是嫂子吧?”
  彭长宜装没听见她的话,眼睛看着前方,跟身旁的女儿说道:“问阿姨好。”

  娜娜将小脑袋往前伸了伸,看着荣曼,说道:“阿姨好。”
  荣曼看了彭长宜一眼,嘴角不由地笑了一下,还想说什么,但是她感到了来自这个强硬男人身上的怒意,就不再多嘴了。
  与此同时,她也发现了来自另一侧女人的怒意,沈芳正狠狠地瞪着她,那眼神一点都不友好,足以杀死她。
  荣曼不敢造次了,她知道那个女人可能会毫无顾忌对她发起反攻,所以,当公交车驶到亢州大道最后一个站点时,她知趣的站起身,跟彭长宜说道:“彭书记,我要下车了,您多提意见,我们好改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