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沈芳再次去了中医院开药,不见了那个实习的女孩子,一打听,才知道她们今天没来,要开学了,各自回家呆几天。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沈芳拿了药后,竟然绕道从彭长宜住的部队大门口经过,这时,就意外看到了陈静正送同学上出租车,但是她却没走,她转身回到了部队招待所。
  沈芳没想到她们居然住在这里!这个发现让她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她便在门口岗楼登记后,就来到了院里,一会,就看见陈静拉着行李箱,来到了彭长宜住的后面的小楼里。
  尽管沈芳没有来过彭长宜的住处,但是她知道彭长宜住在哪栋楼里,女儿跟她学说过。她躲在树荫凉下,抬头望着彭长宜房间的窗户,这时就看见陈静把彭长宜房间的窗户全部打开通风,还看见陈静将被褥搭在栏杆上晾晒,她犹豫了一下,也就进了这栋小楼,来到了彭长宜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就听陈静在里面应了一声,边开门边说道:“怎么回来了……”
  话没说完,她就愣住了,看见了门外站着的沈芳。
  陈静就有些不自然,说道:“您找谁?”
  沈芳倒是很镇静,她说道:“我是他女儿的妈妈,来这里找孩子的作业本。”
  陈静知道她是谁了,就让她进来了。
  沈芳转了一圈后,没有发现娜娜的作业本,就说道:“你是谁?”

  陈静说:“朋友。”
  “是他女朋友?”
  陈静的脸红了,下意识地点点头。
  沈芳真的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子像极了了丁一,就说:“没关系,我们离婚了,他的事我不会管的。”
  陈静也感到沈芳有些面熟,但当时只看了她一眼,实在想不出在哪儿见过她。

  沈芳又问:“你是三源的?”
  陈静只好点点头。
  沈芳故意漫不经心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陈静,说道:“贫困县,可以理解,不然凭你这么年轻,何苦呢……”
  陈静的脸白了,但是她没有说话,她看着彭长宜的这位前妻,心里有点敲鼓。
  沈芳大概看出了小姑娘的紧张,不以为然地说:“你长得很像一个人。像极了。”

  陈静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像谁?”
  “像他之前的一个女友,电视台的记者,如今调回老家了,你简直就是她的翻版。”
  陈静愣住了。
  沈芳说:“真的,太像了,我明白他为什么喜欢你了,一定是把你当做了她的替身。”
  陈静的脸更苍白了,说道:“那他们怎么没在一起?”
  沈芳说:“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离婚,这种感情是见不得天日的,她在亢州没法呆下去了,所以她就回老家了,但是他对她念念不忘。我记得他有本相册,里面有这个女的好几张照片,你可以找找看,我保证没骗你。”

  沈芳说完就走了。整个过程她没有任何为难这个小姑娘的行为,但是她知道自己达到了目的,因为小姑娘脸色都变了。本来就是,谁愿意生活在别人的影子当中。而且沈芳确信无疑,就是把这个这个小姑娘当做了丁一的替身。
  沈芳有些无趣,就跟着娜娜来到了点餐台。
  她们点好后,坐回座位。娜娜不跟妈妈坐一边,非要自己一个人坐一边,吵着让妈妈坐到爸爸那边去。沈芳面露难色,看着彭长宜,彭长宜装没听见,低头看着桌上的宣传纸。
  沈芳说:“妈妈还是跟你坐吧,爸爸块儿大,占地儿,挤。就是妈妈不跟你坐,要是来了别人你也得让人家坐呀?”
  娜娜说:“来了别人你在过来。”
  沈芳又看了看彭长宜,彭长宜仍然没有反应。
  娜娜就捂着嘴偷偷地乐。
  沈芳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就瞪着女儿。
  彭长宜仍然低头看桌上的那几行字,见沈芳不坐下,就说了一声:“让你坐就坐吧。”
  娜娜高兴地拍着小手,冲妈妈笑了。
  吃完饭后,娜娜牵着爸爸和妈妈走出了餐厅。
  回去的时候人很多,也很挤,他们三人找到了三个不同的座位。彭长宜来到娜娜座位旁边,跟旁边的人协调了一下座位,让沈芳跟娜娜坐在了一起,彭长宜和一个陌生的人坐在一起。

  由于是返程的车,回去的路上,大部分人都在睡觉,彭长宜就感觉有两个人在盯着沈芳毛衣兜里的手机,他就走到前面,拨拉开那两个人,说道:“让下。”
  这时,沈芳听到彭长宜的声音后睁开了眼睛,彭长宜从她的兜里掏出手机,说道:“我看快掉出来了,拿好了,调出来就摔坏了,摔坏了就用不了。”
  沈芳左右看了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便把手机装在里侧兜里。
  那两个人看彭长宜膀大腰圆的样子,便不再往沈芳身边凑了,过了一会,就在下一站下车了。

  车回到亢州后,娜娜仍然在睡,沈芳叫醒她后,她迷迷瞪瞪地跟着妈妈往下走。彭长宜便先下了车,在车门口把娜娜背在背上,沈芳则在后面扶着,似乎担心娜娜从彭长宜的背上掉下来。
  这一幕,任谁看见,谁都没有理由不相信这是恩爱的一家人。
  停在家门口,娜娜没有醒,彭长宜继续把娜娜背下车,沈芳头前一路小跑着开开门,让彭长宜进去,又一路小跑着来到了北屋,打开门,彭长宜便背着娜娜来到了她的房间,把女儿放下后,沈芳给娜娜脱下了鞋。娜娜睁眼看了一眼爸爸,又闭上了。
  应该说,这是离婚后,彭长宜第一次进这个屋子。
  沈芳给女儿盖好被子后,就走了出来,跟正要往出走的彭长宜说道:“坐会再走吧。”

  彭长宜说:“不了,你也休息会吧。”
  沈芳说道:“今天多亏了你了。”
  “什么?”彭长宜有些不明白她的话。
  “多亏了你的提醒,不然我的手机就会被那两个小偷偷去。”
  彭长宜觉得她是没话找话说,就笑了一下,又要往出走。
  “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彭长宜转回身,看着她说:“什么话?”
  沈芳指了一下沙发,彭长宜便回来坐在了沙发上。
  沈芳也坐下了,说道:“今天这趟北京去的我很有感触。”
  “感觉我们一家人过去美好的时光又回来了。”
  彭长宜摘下墨镜,低头用衣角擦着,没有说话。
  沈芳的眼圈红了,说道:“长宜,我能求你个事吗?”
  彭长宜看了沈芳一眼,戴上了眼镜,东张西望地说道:“别说求不求的,有事就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沈芳低头抹了一下眼睛说道:“我知道,我彻底伤了你的心,我不求你回头原谅我,但是,我想求你,求你别在亢州找对象好吗?”
  彭长宜眉头一皱,从墨镜后面盯着沈芳,说道:“你什么意思?”
  沈芳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在亢州工作期间,别找对象别结婚好吗?那样,我会受不了……”她说到这儿,低着头,捂着嘴,竟然哭了。
  彭长宜说道:“这个,和你有关系吗?”
  “有……有关系。我看见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会受不了的,比杀了我还难受。”
  彭长宜一听,腾地站了起来,围着屋子走了几步,说道:“沈芳,不对吧,我们现在可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互不干涉,怎么,你忘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