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文良出去了,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走了进来,江帆见过,因为回来述职都是这名处长接待的。处长跟江帆握手,表示祝贺。江帆谦逊地说:“请多支持。”
  客套完后,向衡副部长说:“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发。”
  江帆和处长跟在向衡的身后,就下了楼,走出常委楼。向衡部长的车早就等在院子里。
  头上车前,江帆说道:“我先给申主任打个电话吧,他还不知道呢。”

  向副部长就伸手示意。
  江帆掏出电话,来到一旁,打通了申广瑞办公室的电话,向申广瑞简短地汇报了一下省委对自己的任命,马上就去阆诸报道,等他从阆诸回来再办工作交接。申广瑞向他表示祝贺,并说交接工作不急,先去报道。
  就这样,江帆在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向衡和一名处长的陪同下,踏上了去阆诸的路途。
  路上,向衡简短地给江帆介绍了阆诸的形势,江帆这才知道阆诸市长被双规的消息。向衡没有跟他具体说阆诸市长犯了什么错误,但是江帆知道肯定跟建这个办公楼群有关系,早就听说阆诸老干部告官的事。联想到前段时间省委廖书记在给党校学员讲课时透漏出了信息,反腐,是这任省委班子整顿干部纪律重要的手段,而且毫不手软,目前江帆知道就已经有两位正厅级干部下马了,一个是翟炳德,如果说翟炳德是被别的案子牵扯出来的,在对他进行的处理上多少有些被动和迫不得已的话,那么阆诸自己的那位前任,则是省委主动做出的决定。

  至此,他终于明白了刚回来时,樊文良说不要急于进入角色的暗示了。可能,那个时候樊文良对他的工作就有考虑,因为自己之前说过,哪儿都不去,就去阆诸,去阆诸干什么都行。
  眼下,他来不及想其它的事,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离省城一百多公里以外的那个城市上了。
  江帆跟这个向衡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回来述职,第二次就回来报道,这应该是第三次。所以,就想更多地知道一些阆诸官场的情况,他说道:“向部长,我对阆诸一无所知,请您再给我介绍一下那里的情况好吗?”
  向衡看了一眼江帆,他似乎是在等待江帆这句话。对于江帆,除去组织部,省里没有几个人知道他这个人的,只是他这次回来,才多少引起少数人的关注。他原来只是锦安下属一个县级市的市长,后来调到市统计局任党组书记,后来支边,关系被特别地提到省委组织部,对于这个躺在省管干部名单上的人,几乎没人关注过他,更没有人见过他,只是每年年底,组织部干部处会收到江帆的一份述职报告。谁又曾想到,就是这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人,因为表现优秀,在外地被破格提级,回来后已然是正厅级干部了,而且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出任阆诸市市长。不得不说,这是一匹政坛上的一匹黑马。

  让这位副部长感到奇怪的是,这匹黑马,没见跟谁走得近,如果追本穷源,他也只是跟部长樊文良曾经在一起搭过班子,但是以樊文良的能力,如果把江帆举起,似乎有些力不从心,看来,还不光是樊文良一个人的力量,这个家伙肯定是上边有人,但如果上边有人,当年何必还去支边啊?
  又见过一个,这个人离异的,是个商人,一见沈芳非常满意,第一句就是:“还跟彭书记有联系吗?”沈芳不了解他的真实目的,就说:“我们还有孩子,当然会联系了。”那个人一听,立马说道:“以后托你找他办事灵不灵?”沈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立马起身告辞。
  沈芳精神有些郁闷,而且睡不好觉,几乎每晚都要吃安眠药,她让中医院的老中医,给自己开了几付中药,吃完后感觉不错,这天,又来到了中医院,不想走半道下起了雨,她打着伞,裤腿淋湿了半截。
  就在她进医院大门的时候,后面传来喇叭声,沈芳便往一边靠去,汽车便驶了进来,沈芳认识,这车是彭长宜的车号,果然,从下面下来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其中一个冲司机摆手:“再见,顾大叔。”沈芳就看到了前面的老顾降下车窗,跟她们打招呼,然后开着车就走了。

  沈芳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不认识这两个女孩子是谁,不过其中的一个女孩子非常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她想了想,她没有见过,之所以感觉她面熟,是因为这个女孩子长得像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丁一。
  沈芳看见她们两人走进了不同的诊室,其中,另一个女孩子就走进了沈芳要去找的这个老中医的诊室。
  沈芳来到上次给她开药的那个老中医的诊室,就看见刚进去的那个女孩子正在收拾卫生,老中医还没来上班,那个女孩子热情地招呼她坐下,跟她说稍等几分钟,老大夫有午睡的习惯,并且一般情况下都是睡到自然醒。
  沈芳见这个女孩子说话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就问道:“你是哪儿人?你来多长时间了?”
  那个女孩子说:“我是来这里实习的,刚来没几天。”
  沈芳又问:“哪个学校的?”
  女孩子答道:“德山中医学院。”
  “德山?怎么跑这么远实习来了?”沈芳感到有内容。

  女孩子说:“我同学这里有朋友,那边找不到实习单位,我们就到这里来了。”
  不用说,她说的这个朋友肯定是彭长宜,就说道:“什么朋友?”
  女孩子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她。
  沈芳又问:“你同学是哪里人?”
  “三源县人。”

  沈芳的心一下子就像被什么蛰了一样,瞬间就判断出这个跟丁一长得十分相像的女孩子跟彭长宜的关系不一般。
  沈芳继续试探:“我明白是什么关系了,刚才送你们来的那个司机就在三源工作过,你们是不是朋友介绍来的?还是这个女孩子自己的关系?”
  那个女孩子感觉沈芳的话问多了,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她自己认识的关系。”说完,就低头整理资料。
  沈芳坐不住了,她的心就飞到了隔壁,她很想再仔细看一眼那个跟丁一长得想象的女孩子,就出门,推开了隔壁的诊室。

  里面已经坐着两三位候诊的病人,这个老中医正在给旁边一个床上躺着的病人针灸,那个女孩子拿着针包站在旁边当助手。
  见她进来,那个女孩子回头冲她微笑着说:“请坐下等会。”
  沈芳就不错眼珠地盯着她看,越看越跟丁一长得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就是她们两个发型不一样,丁一是短发,这个小丫头梳的是马尾辫。
  真像,太像了1难怪彭长宜把个小丫头弄到自己身边来实习,肯定是把她当成丁一了。沈芳知道彭长宜对丁一的感情,一直以来,丁一都是她心中头号的敌人,她太了解彭长宜了,他对丁一始终都是贼心不死!摸不着真人,找个替代品寄托情感也不是不可能。
  老中医扎完针后去洗手,陈静收拾好针包开始请前边坐着的一个病人坐过来。这时沈芳看见自己要找的那个大夫来了,就出去了。
  后来,沈芳又去中医院找老中医开药,每次都能从另一个女孩子的嘴里套出点情况来,这些情况对于别人来说,可以一点都不会有兴趣,但是对于沈芳来说,她却乐此不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