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笑了,说“好事。梅大夫有一天给我打电话,她想关心一下你的个人问题,但她不好直接跟你说,就让我摸摸你的想法,你同意就往下继续,你不同意就当没这回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怎么跟她说的?”

  “我知道你心里有了人,但是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也不能给你曝光啊,这也是我让你自己来的主要原因。”
  彭长宜点点头,他就觉着部长单独叫自己来有事。
  王家栋又说:“你和那个小姑娘怎么着了?”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还那么着呢。”
  王家栋说:“她说的这个姑娘你也认识,而且和她家还很熟悉。”
  彭长宜一听就问道:“谁?”
  “窦老的大孙女。”
  “哈哈好。”彭长宜笑了,说道:“太熟悉了,我说这次我去窦厅长家里,他夫人干嘛死盯着我看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哈哈。”
  王家栋看着他,说道:“我说,你别攀上高亲哈哈个没完,到底同意不便同意,人家梅大夫还等着我回信儿呢?”

  彭长宜摇摇头,没有正面回答,说道:“樊部长知道吗?”
  “知道,据说老樊没表态。”王家栋盯着他说道。
  彭长宜反问道:“您觉着呢?”
  王家栋急了,说:“是你找媳妇,我觉得怎么样有什么用?”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同志别急,怎么跟您说呢,您看,我上次都跟您说了那个小姑娘的事,尽管我们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我也不能脚踩两只船是不?怎么着那头也得有个结果再说另一头的事……”
  王家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不插话。
  彭长宜继续措着词说道:“窦家大小姐的确不错,将门之后,名媛小姐,如果我真能高攀上,那是祖上有德……”

  王家栋问道:“你的意思我没听明白,你是因为太熟不好下手还是因为那个小姑娘?如果那个小姑娘不行的话,是不是反过头来还可以从新提这事?你得告诉我真实心思,我也好掌握分寸,怎么给人家回这个话。”
  彭长宜说道:“怎么说呢,太熟。”他没有说是跟窦家大小姐太熟,还是跟窦家的人熟。
  王家栋说:“我明白了,你没看上人家窦姑娘。”
  “不是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彭长宜赶紧申辩道。
  王家栋笑了,说道:“小子,你就别跟我耍心眼了,我还不知道你吗?好了,我明白了,知道怎么跟梅大夫说了,你放心吧,我会给你打好这个圆场的。”
  彭长宜这才放松下来,“嘿嘿”地笑了两声,说道:“谢谢您嘞——”说着,赶紧给王家栋点上一支烟。

  王家栋吐出一口烟雾说道:“这么说,你心里真的有了那个小姑娘?”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就是没有,我也是万万不敢攀高枝的。我跟您说,那个大小姐,脾气坏的很,我的天,我就是打光棍也不敢。”彭长宜故意呲牙咧嘴地说道。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
  十月的省城天空,秋高气爽,瓦蓝如洗,这让江帆想起了草原的天,但眼下他顾不上回忆草原。望着眼前这栋普通但却戒备森严的四层小楼,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从办公地点到进省委常委楼的门口,这个过程只有了三分钟的时间,这三分钟里,他疾步如飞。
  樊文良在工作时间找自己,而且又是极其正规地让省委组织部办公室通知他,他预感到,应该是自己又面临着一次不平凡的组织谈话。

  官场上早就流行一句话:“组织部谈话是进步,纪检委谈话位子保不住。”为官者,最希望组织部能找自己谈话,而且按眼下这种情势判断,十有八九是好事。
  常委楼不大的院子里,两棵古老的大树,就像两个卫士,并排伫立啊院子里,枝繁叶茂,巨大的阴凉,为这个小楼增添了神秘。十多辆清一色的奥迪车,有序地停放在院子里或者是树荫下,全部是小牌号,无疑,这里是京州省政治权力的核心。
  尽管楼层只有四层,但却装有电梯,显然是后来安装上的。因为省委领导,大都年龄偏大,坐电梯也无可厚非。
  来到楼梯口,江帆犹豫了一下,按说自己年轻力壮,应该步行上去,但是他见樊文良心切,还是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樊文良的秘书早就等在电梯口处,这个秘书已经不是赵秘书了,赵秘书留在德山市任职了。秘书直接将他带到了一个小会议室,让他在这等,樊部长一会就来。
  江帆刚坐下,部长樊文良和常务副部长向衡就走了进来。

  江帆赶紧起身,跟两位领导握手。
  樊文良这才把刚才省委对他的任命传达给他,并指示他立刻上任,一会常务副部长向衡送他赴任。
  尽管这个任命遂了自己心愿,但还是太突然了。现在想想,官员,除去那些对某个位置早就有预谋甚至提前就进行运作的人,对下一个任命有心理准备,大多时候,对于他们的任命都是较为突然的,往往一个会议就决定了他们的政治前途。
  樊文良又对江帆进行了一番例行公事的谈话,希望他到阆诸后,多向那里的同志们学习请教,尽快进入角色,团结、尊重老同志,跟市委书记坦诚合作,共同做好阆诸的工作。
  江帆听出,樊文良这次跟他说的是“尽快进入角色”,不像他回来到发改办任职时说的那样,别急于进入角色,好好调理一下身体,而且,樊文良还说了“团结、尊重”、“坦诚合作”的话,尽管话不多,但这却是樊文良讲话的特色,他从来就是话不多,低调,惜言,那天在酒店,是江帆认识他以后说的话最多的一次。

  樊文良最后又跟他说:“省委廖书记让我带两句话给你:坦荡做人,踏实做事。”
  江帆听说省委书记带话给自己,就感到很激动,他欠了一下身,说道:“感谢组织对我的培养和信任,江帆一定牢记廖书记的教导,牢记樊部长的嘱咐,与那里的同志团结合作,坦荡做人,踏实做事。”
  樊文良站了起来,他看了看江帆,冲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转身问向衡怎么安排的,什么时候出发。
  常务副部长向衡说道:“我已经通知了有关人员,等干部处的人一到,我们马上就出发。刚才办公室已经通知了阆诸方面,刚才佘文秀来电话,说已经通知了班子所有的成员,上午在家等候。”

  樊文良低头看了看表,说道:“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就先去报道吧,发改办的工作回来后再交接不迟。”
  江帆赶紧说道:“没事,就是刚才准备下乡,广瑞主任已经安排了,活动取消。”
  樊文良说:“个人有什么困难跟向部长提,组织部,永远是干部们的娘家。”
  江帆说:“没有困难。”
  樊文良说:“那就走吧,别耽误着了。”说着,再次跟江帆握手:“我就不送你了,有事常联系。”
  江帆非常有自知之明,樊文良如今是省委领导,他怎么可能送自己呀,再说,樊文良是个原则性非常强的人,即便跟江帆私交甚密,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再说,常务副部长送他上任就够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