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是陈静给自己的定位。彭长宜可以不相信她,可以将来不必娶她,但是,彭长宜把自己当成了别人的替身来爱,这一点就让她受到了刺激,这也是她再次选择不辞而别的原因所在。
  不能不说沈芳达到了撵走陈静的目的。
  彭长宜似乎对她的这一行径也不好指责什么,毕竟,沈芳跟自己坦承了一切,但是他不知道沈芳跟他隐瞒了说陈静是丁一替身这件事,她怕彭长宜对她发怒,因为她知道,丁一是彭长宜不容任何人亵渎的人。
  彭长宜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沈芳总是提些莫名其妙的要求,而且理由充分,他本不想跟沈芳解释什么,因为,从始至终,他跟沈芳就存在着沟通障碍,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做沈芳的工作,所以,他心平气和地说道:“你看,当初咱们离婚是你提出的,造成离婚的原因我也不好提醒你是因为什么了,既然我们俩已经离婚了,彼此就各不相干才对,再有,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不许单身男女恋爱结婚的,即便是党的干部要求的严格,也没有规定说不许结婚。只要对方未嫁,我认为我跟谁都无可厚非,你看见的那个女孩子尽管比我年龄小,但是法律也没说比我小的就不行,所以,我的事你就别干涉了,咱俩都是自由人,你也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

  沈芳的脸一红一赤的,彭长宜的几句话说得她无以为辩,但好容易逮着彭长宜了,她就决定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就说道:“是,我现在是干涉不着你了,但是别忘了,我是你女儿的妈妈,我们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彭长宜站了起来,说道:“是,你说得非常对,正因为你是我女儿的母亲,我今天才跟你说这么一番话。另外,还有一句话,我劝你也早点开始新的感情吧,早点给自己找个伴儿,过正常的家庭生活,只有家庭生活正常了,人的精神才会正常。”
  沈芳觉得彭长宜真不是东西,就大声说道:“彭长宜,你不是东西!”
  彭长宜一愣,没想到自己好言相劝,反而招来她的骂,就说道:“我是好心,你怎么这么不识劝?”
  沈芳气得眼泪出来了,她哽咽着说道:“你没什么了不起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别说混话了,好了,我们不要为一些无聊的问题抬闲杠了。我该走了,你刚才说得对,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女儿的母亲,所以,如果你有困难的话,只要不违反原则,我都会帮你的。再见。”
  望着彭长宜走出去的背影,沈芳气得一脚便把一个小木凳踢翻。
  陈静在家呆了两天后就返校了,回到学校,就投入了紧张的学习当中,她没有跟彭长宜联系,并不是她忘记了他,而是她不知道自己该跟他说什么好。
  彭长宜在这期间给她打过电话,但是由于陈静她们统一调换了宿舍,他再找她就非常不方便了,彭长宜就想,哪天赶在休息日去一趟德山,有些话也该跟这个小丫头说说了。
  国庆节后,一个消息再次震荡了京州省官场。阆诸市市长因涉嫌违纪,超标兴建办公大楼,并且在建设过程中有严重受贿嫌疑,在一次会议上被省纪委的人带走,并且移交司法机关。紧接着,江帆被省委任命为阆诸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兼政府代市长。
  江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本来发改办主任申广瑞安排他今天下基层调研小城镇建设情况,车辆和随行的人员都安排好了,江帆带了两个随行人员下楼后,刚要上车走,就被申广瑞从打开的窗户中叫了回来。
  江帆以为申广瑞有事,又回到了楼上申广瑞的办公室,就见申广瑞正拿着话筒讲话,他看了江帆一眼,对着电话说道:“好的,好的,他回来了,刚进门,我这就让他去。”

  放下电话,申广瑞看着江帆,若有所思地说道:“省委组织部来电话,让你马上赶到樊部长办公室,今天的调研活动取消。”
  江帆愣了一下,说道:“什么事?”
  申广瑞说:“是组织部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他们也说不清。”
  江帆说道:“那好,我先去看看,有什么事回来再向你报告。”
  江帆说着,就转身走了出去,申广瑞送他到了门口,回身就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估计,他也是在求证组织部找江帆究竟干嘛。
  江帆急忙赶到了省委常委楼。
  这是一座普通的四层小楼,从外面看,根本就不起眼,和几十米开外的省委办公大楼的气派根本没法比,但这里却是戒备森严,有武警战士站岗,所有进来的人都要经过登记后方可进去。江帆来过几次,但武警战士不认识江帆,江帆也不认识他们,他履行完登记手续后,就大步走了进去……
  剪彩仪式非常隆重,亢州四大班子全体成员、各个职能部门的一把手全部参加,京城方面的有公交分公司的全体班子成员、总公司一位分管的副总参加了剪彩仪式,而且还邀请到了锦安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周边兄弟市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锣鼓喧天,彩球高县,鞭炮齐鸣。北京、省城、锦安各个媒体都来了记者。
  当时,彭长宜为这个剪彩仪式定的格调就是能怎样隆重就怎样隆重。他之所以这样说,一来,公交车进北京,开了全省的先河,二来纯粹的企业行为,怎么大张旗鼓的宣传都不过分,再有,也要向京城方面表示亢州这方是如此地重视这项工作,这样,有利于荣曼跟京城方面下一步的继续合作。
  彭长宜可以拒绝荣曼的柔情,但是不能拒绝荣曼的这个项目,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荣曼的这个项目都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他在不同的场合多次强调指出:政府只不过是给荣曼划拨了土地,协调了贷款,其余的什么都没做,我们没有理由对这个项目不进行扶持,所以,在这个指导思想下,各个部门对荣曼也不敢吃拿卡要,一路绿灯。
  在试运营的一个月内,亢州市民给予了极大的参与热情,加之中直单位众多,每天往返京城两地的大巴车全部出动,每隔20分钟对发一趟长途车,但仍然是车车爆满。无奈,荣曼再次跟银行申请,又贷款购进了15辆大巴车,这样,每隔10分钟北京亢州两地就可以对发一趟班车。
  公交车带来的其它效益也立竿见影,首先,方便了亢州那些服装经销商,他们用不着拼车去北京进货,当天缺货当天就能补上,加大了地域竞争力,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实现跟北京的零对接。
  所以,彭长宜才把荣曼的公司抬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时也鼓励亢州的企业家,多动脑筋,广开思路,不要一说道招商,就盯着那些工厂经济,还要把眼光放在这些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服务产业上,放在污染少、就业门槛低的行业里。

  在剪彩仪式上,荣曼打扮的既职业又漂亮,化了淡妆的她,越发显得娇柔妩媚,就像一只快乐的蝴蝶,穿梭在这些男人中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