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晚上没有安排其它活动,而是呆在房间里边看电视边等陈静的电话。但是她始终都没打电话来,彭长宜有些坐不住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陈静为什么突然离开。
  看得出,陈静离开的时候,曾经给他收拾过房间,因为他回来时候,发现房间干净整洁了很多。彭长宜从来都不让这里的勤务人员给他收拾房间,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收拾,有的时候老顾给他收拾。显然,今天的房间应该是陈静收拾的,因为老顾始终都跟着自己。
  快到午夜十二点了,陈静还是没来电话,彭长宜有心想给她打,但是不知道她家的电话号码,又想给吴冠奇打电话,又担心受到他的嘲笑,再说这么晚了,羿楠和孩子肯定也睡了。
  他躺在床上,心里想着陈静,发现自己竟然为她失眠了。
  想他彭长宜,还是头一次为女人失眠,就是丁一,他也没有过,对丁一,他只是把自己最深沉的情感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他可以为她去做一切,尽管自己离婚后,也曾对丁一存过幻想,但是,现实不容许他去追求,所以,他也很少有庸人自扰的时候,但是这一次不同了。
  在陈静的身上,的确有着和丁一许多相像的地方,可以说,丁一的一切,他都很迷恋,所以,被陈静吸引也是正常的事,她不但有着跟丁一相像的眼睛,有着跟丁一相像的神态,就连性格都有相似之处,所以,跟这个小姑娘接触,他就没了陌生感,很自然地就被她吸引了。
  随着交往的深入,他越来越喜欢陈静了,除去迷恋她的身体之外,她的确是个让他从心里就喜欢的女孩子,懂事,做事有分寸,交往这么长时间,从未跟自己要求过什么,就是在三源,也没有过。跟她在一起,他的心情是愉悦的,放松的,他能感到自己是强大的,这种感觉跟沈芳从未有过。他有了重生的喜悦,尽管他们还未涉及到具体问题,但他感到,小姑娘也是喜爱他的,这一点,不用怀疑。

  有一点彭长宜不明白,就是交往这么长时间了,陈静从来都不过问他家庭情况,那么也就是说,她极有可能知道了他目前的情况,她完全有可能从她叔叔陈奎的口中,或者是从吴冠奇和羿楠的口中知道这些,知道了她却不问,看来这个丫头在跟自己动心眼。
  想到这里,彭长宜不由笑了。
  平心而论,现在就让彭长宜下决心和陈静结为百年之好,也有些勉强,因为,就像部长说的那样,她太小了,比自己小那么多,她是否心甘情愿、死心塌地?是否就下定决心和自己厮守终身?这些还都说不好。再有,她目前还在上学,所以,彭长宜也想享受吴冠奇说得追女孩子的快乐过程,陈静,的确值得他去认认真真地去追求,所以他也不想就这么草率地把两个人过早地绑在一起,毕竟自己是过来人,而陈静还刚刚开始。有时候吗,恋爱是一回事,结婚是另一回事,如今,步入不惑之年的他,在再婚这个问题上,会更加的慎重。

  陈静始终都没打来电话,天快亮的时候,彭长宜才迷瞪了一会……
  起床后,彭长宜就不再想陈静的事了,因为,他要保持精力,投入到新的一天工作当中去。
  今天,对于亢州来说,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荣曼的公交公司正式挂牌投入运营,今天,要举行隆重的剪彩仪式。
  在公交车投入试运营一个月后,才举行了这次隆重的剪彩仪式,不能不说是经过精心准备后周密筹划的。
  公交车总站的地址,还是彭长宜最早给荣曼划出的地块,按照彭长宜的意思,这个公交总站建设的实用,不奢华,简单了一排坐南朝北的三层小楼,一层办公,二三层是宿舍兼值班室,其余就是大面积的停车场。三十五辆天蓝色的大巴车,披挂彩带,排列整齐,发车有序,一辆挨着一辆,售货员和司机都是经过京城培训后才上岗的,在一个月的试运营中,完全能做到对所从事的业务驾轻就熟。

  沈芳走了后,陈静来到了洗手间,她对着镜子看了半天自己,在心里默默地说道:难道,还有一个人跟你一样?你是那个人的影子?是她的替身?他爱的不是你,是她?
  但是,陈静没有完全相信沈芳的话,毕竟,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在她的脑海里还是有些虚无缥缈的,是不具体的,她继续帮彭长宜收拾屋子,直到她从书橱里翻到了一本相册,打开,果然见到了跟自己长得一样的那个人。就看见在河滩上,他用手扶着了那个人,瞬间的表情是那样的亲切,她还看到了几张类似这样的照片,还有另外一个男人跟那个女人的合影。
  果然,自己跟她长得太像了,但是明显她比自己漂亮,迷人,端正,不知为什么,用漂亮都不足以形容她,看来,他们关系的确很好。
  陈静这才相信了沈芳说的话。

  这样想来,他的确爱的不是自己,自己只是充当了某些人的影子。
  记得她在医院第一次听羿楠说彭长宜单身的消息后,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感到欣喜,反而增加了一份沉重,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跟自己谈论过他的婚姻,尽管自己是出于崇拜出于喜欢,但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并不信任自己,他对自己是有戒心的,尽管自己从来都没有奢望嫁给他。
  所以小丫头发奋努力地学习,终于考上了德山中医学院。尽管学费很高,但是她家就她这么一个孩子,供她也是没问题的,而且,医院也给陈静开最基础的工资,这样她的学费应该没有问题。
  如果先前的爱是无私的,是心甘情愿两情相悦的爱,那么,陈静在知道彭长宜已经离婚但却一直向自己隐瞒这件事后,她就敏感地感到,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再是那么单纯了。她就有了深深的自卑感,尽管这不影响她的爱,但对他们这段情感有了重新的审视和定位。如果彭长宜不是追到和甸车站,她是不准备再和彭长宜联系的,就让这段感情自生自灭吧。
  打定主意后,她既没跟彭长宜说被录取的事,也没跟他说报道的事,就这样选择了不辞而别。被人不信任甚至被人防备的感觉,就如同被侮辱了一样,这让小姑娘感到自己爱得没有尊严了。所以,当彭长宜追到火车站的时候,她说他是大骗子,这句话说出后,自己也后悔了,本来吗,人家骗你什么了?一切都是自愿的,他又没有强迫自己,也没有说过一次要跟自己怎么怎么地,凭什么说人家是大骗子?

  无论怎样,无论心里有多么的怨尤,当这个男人一堵墙似的站在自己面前时,陈静还是溃败下来,毕竟,他是自己崇拜的人,是自己喜爱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初恋。当他星夜兼程,撇下工作,送自己去学校报道,又连夜赶回后,她的心被他打动了,他走后,她靠在树上,一直在哭,哭得一塌糊涂。无论如何,自己是爱他的,中医最基础的理论就是要遵循自然,法于自然,那么就顺其自然,是自己目前跟他关系最好的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