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01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括岩岗在内,都不知道索普的具体身份,霍海仁告知成功后去了大连,成功发出指令立即离开江城;刺杀索普得手仅一周,又回到江城看病,整天和江城丨警丨察厅的故交喝得云山雾罩还颠三倒四,这就都说得通了。如果索普的身份在特务科也是保密的话,成功短时间内就很难打探出来。毕竟是鹤城警务厅的人,江城丨警丨察厅人脉再熟,和就在江城丨警丨察厅也不是一个概念。
  不遗余力又没有任何借口的去探寻一个变节的苏俄间谍,极容易造成误解,甚至被怀疑。
  指令只是示警,信息都是十分模糊,要求相机清除,顾虑重重强调绝对安全。这也符合成功对朋友和哥们无微不至的性格,更吻合对她的在意和怜惜。崔哲珠又出现了一个疑惑不解:
  岩岗即便让霍海仁看到照片,他怎么会认出是索普?!成功不该认识索普,是怎么确认的。
  黄文刚走后,成功的表现,仔细品味起来,无论如何都不只是一个朋友那么简单,即便是垂涎三尺,如此煞费苦心都说不过去。抑制不了的诱惑,还能无限制的克制,这是什么修养?!
  “成功别说是‘四舅’,就是同党,黄文刚也玩的太高了。”崔哲珠再也想不明白什么。
  日期:2017-06-06 23:21:31
  崔哲珠还有些紧张,但判断丨警丨察厅特务科和宪兵队,再笨也不至于直接就扑到照相馆来。
  无论是宪兵队还是特务科,要抓捕的目标都是罗昌城,就首先该通过河田商社,掌握罗昌城的行踪。日本人在反谍方面再接近于弱智,想抓一个一年有一小半年都不在家的卡车司机,不做位置确认就贸然下手,也不是正常思维干得出的。何况对罗昌城还只是不能确定的怀疑,自己和罗昌健更是受到牵连,只要抓到了罗昌城,他俩就一定会被捎带上,多个突破的可能。

  三个人抓谁的主次,二傻子都能分得清楚。去马迭尔之前,涉及到组织和个人的相关资料,连同当做密码本的狄更斯英文版《奥利弗·特威斯特(雾都孤儿)》,包括她和罗昌城的结婚照,崔哲珠都一起拿到了楼下。该烧不该烧的都烧了,凡是和有危害沾边的,统统都塞进了炉膛里。化作灰烬后又添上了煤,除了电台和带不走的武器,有价值的痕迹都被彻底的清除干净。照相馆上下内外,都要给人以临时外出的印象。造成的误判越多,就能多给自己争取几分钟的时间。

  崔哲珠根本无法入睡,不紧不慢的安排妥帖,直到半夜才精疲力尽的靠在了沙发上喝酒。
  后半夜1点才和衣而睡,早晨不到6点就起来了。刚过7点半,崔哲珠正准备吃些东西,尽管一点胃口都没有,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空腹。能平安的走出这个门,接下来也很难预料。
  津夏子打来了电话,说津淳子要去到了秋林买衣服,她俩路上买油条豆浆,再到照相馆:“我们一起吃过早饭,等到秋林公司开门,罗太太要陪着淳子一起过去,我俩都是没主意的。”
  看到焦灼的津夏子,崔哲珠便知道她是整夜未眠,对这个被罗昌城玩弄利用的痴情女人,很是怜惜。津淳子都能断定出:在宴宾楼的刺杀如果是罗昌城干的,那么津夏子选择宴宾楼,就一定是罗昌城的主意。她只是对死人很恐惧,也很替那个美男子惋惜,对罗昌城并没有抱怨。
  津夏子是怕崔哲珠对罗昌城的危险知道的不够全面,特意过来示警的。三人一同吃过早饭,崔哲珠在客厅的镜框后,拿出一个包着钱的大纸包,塞给了津夏子:“交给昌城,他很可能会去你家。”叮嘱着津夏子和津淳子保护自己的每一个细节:“电话可能会被监听,如果问到了你俩,就说是我突然改变主意,有事要出去。你们又不好在我家等着秋林开门,就先回去了。”

  送走津夏子,崔哲珠连警示危险的信号都没摆。罗昌城近半年觉得平安无事了,很不在意这些基本的安全保护措施,常不做观察就回家。现在他和罗昌健都得到了示警,摆也没有意义。
  崔哲珠简单收拾一下随身携带的物品,连同成功交给她的3根大黄鱼,都放到自己的拎兜。
  坐地钟打响了九下,崔哲珠像正常一样,把照相馆的外层门的插拴拉开,但在里层门的玻璃上,挂了一个小木牌,又把落地的门帘拉上。木牌上面写着“临时外出,两小时后回来。”
  崔哲珠疾步钻到一楼前厅的楼梯下面,用铲子抠下墙面的一块站墙板,有些费力的从里面拎出了一个裹着“油布”大包裹,扁平着放在地上。剥开外层的油布,打开里面大皮箱上盖。
  大皮箱内有两只小柳条箱和一个布包裹。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布包裹,从楼梯下面钻了出来。
  崔哲珠把布包放在大厅的桌子上打开,便拿起一支手枪,推弹上膛掖在了腰里,两个压满子丨弹丨的弹夹和一颗手雷,连同一个鼓鼓的女式大钱夹,一并分别摆放进了自己随身的木柄拎兜。
  再次钻进楼梯的下面,将两个只柳条箱子从大皮箱中拎了出来,把包裹和捆绑皮箱的油布绳子和撬开墙板的铲子,又放进空皮箱内,再把皮箱放进墙洞后,才把站墙板恢复成了原样。
  一手拎着一只小柳条箱,哈腰从楼梯下钻了出来,将一只柳条箱放在了楼梯上,另一只放在了桌子上。穿上了大衣,把另一支手枪和一颗手雷两个弹夹装进衣兜,从布包裹里的日本妇人和服衣领内,拿出隐藏的氰**药片,隐藏在了大衣领子上。把和服放进桌上的小柳条箱内。

  拎起两只柳条箱和随身的拎兜,来到了照相馆的后门。放下柳条箱和拎兜,平息一下喘息。
  从腰里拔出手枪,又揣进了大衣兜里,把大衣另一个兜里的手枪掏出,顶上子丨弹丨握在手中。
  昨晚霍海仁和岩岗在马迭尔告诉她,已经和罗昌城通话,崔哲珠当机立断的改变了主意。
  罗昌健正在上晚自习,被崔哲珠从教室中叫了出来。马上意识到情况危急,按照崔哲珠的要求,假装若无其事,还回了一趟宿舍,让同学代为请假,特意没提假期,借口哥哥生病住院。

  把照相馆的电话写在了教室的小黑板上,关照寝室同学有人找他,往家里打电话通知他。
  电话号码同寝同学都有,但罗昌健还是怕同学一时着急找不到,再去找其他同学耽误时间。
  按照正常情况,无论是宪兵队还是特务科,想擅自闯进寝室或者教室都不大可能,一旦有人过来,同学的电话打到家,晚上还要在家住一宿的崔哲珠,都能最快的得到消息做出反应。
  从工大接回了罗昌健,约好早晨9点一刻,会到后门接应她出去。罗昌健应该是提前两个小时,就在照相馆前后转悠,确定周围是否异常。崔哲珠焦急的等待着罗昌健的敲门声,津夏子姐俩进出他都应该能看到,没有电话示警,外面应该是安全的,日本人的布控瞒不过罗昌健。
  罗昌健终于从后门进来了,崔哲珠先将手里的手枪塞给了他,低声的说道:“顶着火呢。”
  随后才将装有和服的那只柳条箱交给了罗昌健,出门到了小院都没锁门,只是把门推严。

  拎着另一只柳条箱,崔哲珠尾随在罗昌健身后,穿过胡同到马街,坐上等候的“帆布棚子”。
  崔哲珠在“圣·尼古拉教堂(现:博物馆广场)”下车,罗昌健让司机掉头,开向了老站。
  不到20分钟,罗昌健就又换了一辆帆布棚子回来,接上崔哲珠去了太古街的鸭绿江客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