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6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绑匪说道:“听着,我们已经发现丨警丨察搜山了……现在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今天晚上十点钟之前,你们把五千万资金打入我们指定的账户,要不然,明天早晨我们会通知你们收尸的地点……”
  陆鸣稳稳心神,忍不住一阵纳闷,怎么从三个亿的赎金一下降到了五千万?难道丨警丨察已经接近了他们的藏身点?要不然怎么会突然这么着急,竟然不惜把赎金降到了五千万?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绑匪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他们确定自己已经面临危险,有可能放弃赎金杀死人质。
  好在只有五千万,实在不行只能给钱了。
  陆鸣尽量冷静地说道:“钱没问题,我们保证按照你们的要求做,但是我们前面就讲好了条件,我们必须和人质通话,谁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男人说道:“我们会满足你的要求,听着,最好别让丨警丨察参合这件事,他们帮不了你,我们杀死人质用不了一分钟,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别走开,会有人给你打电话……”
  电话挂断了,陆鸣这才发现陆媛和陈丹菲的两个脑袋几乎都贴在自己脸上了,陈丹菲惊讶道:“哎呀,不是三个亿吗?怎么突然又变成五千万了?难道绑匪良心发现了?”
  陆鸣瞪了陈丹菲一眼,说道:“他们肯定感觉到了压力,说不定他们发现搜山的丨警丨察了……不过,越是这个时候越危险,我这就给蒋凝香联系,让她准备打款……”
  陆媛说道:“要不要马上通知丨警丨察?”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既然都交赎金了,告诉他们有什么用?我们又不知道四叔被他们藏在什么地方。”
  蒋碧云说道:“阿鸣说得对,这些丨警丨察一点用都没有,五千万就五千万,只要他们放人,只当这笔钱掉水里了……”
  陈丹菲担心道:“就怕他们出尔反尔不讲信用,如果他们拿了钱不放人怎么办?”
  陆鸣说道:“眼下主动权掌握在他们手里,我们只能相信他们,不过,绑架四叔如果真是陆建岳指使的话,我认为他还不至于杀人。

  毕竟,四叔又威胁不了他什么,虽然我怀疑是他绑架了四叔,丨警丨察可不相信,再说,我也没有证据,所以,他没必要担心四叔放回来之后对他产生威胁。”
  蒋碧云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噩梦终于要结束了……阿鸣,那你赶快让蒋凝香准备钱吧……对了,我这里有三十多万块私房钱,还有一些首饰,你都拿去……”
  陆鸣摆摆手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五千万都出了,还在乎你那点钱?”
  说完,陆鸣拿出手机拨打了蒋凝香的电话号码,电话刚接通,蒋凝香就教训道:“阿鸣,你整天都在忙些什么?人影都见不到,告诉你,雨墨不想要你这个学生了……”
  陆鸣哪里还有心思扯这些,急忙打断蒋凝香说道:“干妈,绑匪来电话了,他们好像准备撤了,要求我们今晚十点钟之前往他们指定的账号打款五千万,否则四叔可能真的危险了……”
  蒋凝香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道:“五千万?一下便宜了这么多?”
  陆鸣有点哭笑不得,听蒋凝香的口气好像是再买一件商品,突然降低价格让她怀疑商品的质量,于是说道:“干妈,也许他们发现了危险,所以能敲诈一点算一点……”

  蒋凝香说道:“你拿定主意了?”
  陆鸣接受上次的教训,不敢私自主张,说道:“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吗?反正眼下我们没有第二个选择,要么交钱,要么无法保证四叔的安全……”
  “你不打算通知丨警丨察?”蒋凝香问道。
  陆鸣说道:“丨警丨察又不会给我们赞助钱,我准备等到四叔安全回来之后再让丨警丨察追查那笔钱的下落,我估计多半不会有下文……”

  蒋凝香又是一阵沉默,最后说道:“那我等你的账号……”
  其实,陆鸣心里也很紧张,虽然这笔钱并不需要蒋凝香出,可她毕竟是公司的董事长,万一她拒绝出这笔钱,自己只好去仓库取钱了,可到时候根本没法说清楚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他相信蒋凝香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陆老闷被人撕票,都说初恋是一个女人最难忘的,对于蒋凝香来说,陆老闷不仅是她的初恋,甚至还让她生了一个孩子呢,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蒋凝香答应了,等到我们这边拿到账号她就打钱……”陆鸣就像是做了一笔大买卖似的高兴地说道。
  蒋碧云说道:“蒋凝香是个好人啊……都是老闷对不起她……等他回来让他给蒋凝香赔罪……”
  陆鸣听了心里好笑,心想,当初你和朱雅仙一个唱小曲一个讲成语,蒋凝香哪是你们的对手,现在居然把责任都推到陆老闷头上,自己郑母娘倒也是个人精。

  “先不说这些,绑匪随时都会来电话……”陆鸣就像是有预言功能似的,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陆媛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
  “哎呀,跟刚才的电话号码不一样,是一部手机……号码不认识……”陆媛急忙把手机递给陆鸣。
  “肯定是从四叔藏身地点打来的……”陆鸣说道,随即把一根手指头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示意大家别出声,然后接通了电话。
  “你不是要确定人质是不是活着吗?听好了……”一个男人说道。
  陆鸣听见自己的一颗心砰砰直跳,陆媛和陈丹菲一边一个把耳朵凑到手机上,头发蹭的他鼻子一阵痒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一伸手就推来了两个女人,正好听见手机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马上就听出是陆老闷。
  “四叔……四叔吗?”陆鸣急忙问道。
  “阿鸣……我……怎么和你父亲一样……”陆老闷就说了这么半句话,马上就被打断了,只听一个男人说道:“听见了吧,他还活着……马上有人会用短信把账号发过去,记住,别逼我们杀人……”
  陆鸣急忙说道:“我说了,会按照你们的要求办,也不会通知丨警丨察,不过,你们要讲信用,不然……”
  男人说道:“我们要钱不要命,要命不要钱……”说完就挂断了。
  陆媛和陈丹菲被老闷在关键时刻一把推开,都没有听见手机里说些什么,两个人差不多异口同声地问道:“我爸(四叔)怎么说?”

  陆鸣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怔怔发呆,蒋碧云吓了一跳,带着哭腔问道:“阿鸣,怎么了?是不是老闷出事了?”
  陆鸣锦州这眉头,看那神情好像是在极力回忆什么,只见他慢慢举起一只手,好像是让大家别说话。
  过了好一阵,只听他嘴里自言自语地嘟囔道:“跟我父亲一样……跟我父亲一样……哎呀……”
  说到这里,人从沙发上跳起身来,冲陆媛说道:“快,你把通话录音放一遍,我再听听,我好像知道四叔被他们关在什么地方了……”
  三个女人一听,吃惊道:“什么地方?”

  陆鸣焦急道:“快把电话录音放给我听……”
  陆媛不敢怠慢,马上找出保存的录音文件,然后点开了播放器。
  陆鸣把手机举到耳边接连听了两遍,嘴里念叨着:“钟声……钟声……背景音里竟然有钟声……”
  陆媛一脸疑惑道:“钟声?哪来的钟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