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6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说道:“既然陆琪已经确认那个声音就是张宝林,他的犯罪嫌疑已经不用怀疑了,如果我们时间拖的太久,万一走漏了风声,他肯定会外逃,那时候想抓他就来不及了……
  卢局,你们这边目前不好直接惊动陆建岳,毕竟陆建伟还在绑匪的手里。

  不过,我们是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只要借口合理,即便找上门去也不会让陆建岳联想到绑架案,实在不行我马上向焦局长汇报,然后由我们出面和陆建岳交涉……”
  卢源没等蒋竹君把话说完,就摆摆手打断了蒋竹君的话,说道:“不行,不管事东江市公丨安丨局还是W市公丨安丨局,对陆建岳来说都是一样的。
  张宝林既然涉嫌125袭警案,难道你们找上门去就不会引起他的警惕?再说,你找什么借口找陆建岳,如果他是张宝林的后台老板的话,难道还会把张宝林主动交出来?”
  顿了一下说道:“实不相瞒,今天早晨我接到了你们焦局长的电话,昨天晚上凌晨时分,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医院院长文涛跳楼自尽,不过,从现场勘察情况来看,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谋杀……”
  徐晓帆和蒋竹君都一声惊呼,互相对望了一眼,蒋竹君急忙道:“他们在杀人灭口了,肯定是为了陆建民意外死亡的案子……”
  卢源点点头说道:“陆建民死后,包括监管医院原来的院长都受到了审查,可独独副院长文涛没有受到怀疑。
  他的死恰恰证明陆建民的意外死亡跟他有关,并且背后有人指使,可你们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就这样让人把这么一个重要的嫌疑人灭口了。”
  徐晓帆说道:“卢局,你说会不会又是这个张宝林干的,如果是他的话,那证明他目前在东江市,你看,要不要向东江市公丨安丨局有关领导通报。”
  卢源摇摇头说道:“东江市公丨安丨局那边情况也很复杂,我不能冒这个险,再说,目前对张宝林的情况一无所知,即便向他们通报也不一定能找到张宝林的踪迹。
  我还是那句话,不能仓促行事,必须稳扎稳打,还是先搞清楚张宝林的身份再说,我们不可能跟一个看不见的影子较量,准备一下,今晚在秘密关押地点审讯唐萍,她既然同意回来,我们应该有所收获。”
  陆家镇三面环山,最高峰位于南部的盘龙山,名叫清凉峰,枝江的出山口就在盘龙山的中部,形成一道数十米深的峡谷,名叫盘龙涧。
  湍急的河水在山前地带形成了一块方圆十万平米的冲积扇,早年由于洪水泛滥,住这里的村民都到了地势较高的地方。
  后来这里成了军事管理区,驻扎着一个野战军连,五年前,这个连才牵走,土地还给了地政府,被纳入陆家镇经济开发区的一部分,不过,由于距离镇中心有十几公里的路程,眼下还没有哪个开发商看重这个地方。

  陈丹菲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她沿着当年部队修建的简易公路直接把车开到了一下小山坡下面,冲陆鸣说道:“我们上山……爬到山顶,就可以看清楚那块地的全貌。
  陆鸣看看陈丹菲的脚,只见她今天特意穿一双山地鞋,这才知道她可能已经来这里看过几次了,只是不清楚她怎么会找到这么僻静的地方。
  山坡并不高,陆鸣毫不费劲就爬上了山顶,可陈丹菲毕竟是城里人,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娇喘吁吁了,额头上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一缕秀发站在粘在脸颊上,倒增添了一丝妩媚。
  “你看……多清幽的环境……那边是枝江的出山口,河水进入平原以后趋缓,在北边划了一个圆弧,正好把这一小块冲积扇围在中间……
  你看,那边的一些旧房子原来是部队的兵营,那片树林看上去很整齐,肯定是当年官兵们栽种的。
  那个地方靠近公路,可以把学校的主楼建在那里,然后向两侧展开,分别修建五到六栋教学楼。

  在靠近大河的地方修建一个水上场馆,开展水上体育项目,在那个山坡上修建体育馆,开展各项竞技项目。
  西南边的那块空地开辟一个小型农场,学生们可以参加一些务农活动,最后在那个缓坡上修建一座小型宾馆,供家住的远的学生家长休息住宿,当然,还要修建一些配套设施,方便学生们的日常生活……”
  陆鸣眯着眼睛一边查看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听陈丹菲一口气介绍完,忍不住暗自吃惊,没想到这婆娘不吭不哈地已经什么都筹划好了,只要资金到位马上就可以开工呢。
  说实话,陆鸣一看这块地方马上就喜欢上了,他相信,如果陆建岳进入陆家镇可能也会看中这个地方,不过,他肯定是修建什么度假村之类的旅游项目,不可能办学校,相比于度假村,学校当然刚有社会意义。
  只是,这么大的项目该投入多少钱啊,肯定远远超过陈丹菲当初的预算,再说,就算是办学校也不是搞慈善,到时候真能赚钱吗?虽然自己金库中堆满了钱,可洗钱的速度也赶不上这婆娘花钱的速度啊。
  “怎么样?倒是说句话啊……”陈丹菲一双美目充满期盼地盯着陆鸣,见他站在那里只顾发呆,忍不住崔问道。

  陆鸣回过神来,摸出一支烟点上,瞥了陈丹菲一眼,所答非所问地说道:“想当初你丈夫也是W市数一数二的大老板,我就不明白,你那时候为什么甘愿在幼儿园里当一名老师呢?难道就没有打算自己开创一番事业?”
  陈丹菲倒也不回避这个问题,直截了当地说道:“因为他希望把握当个花瓶一样藏在家里面,就是幼儿园老师这份工作也是看在我太寂寞的份上恩赐我的……”
  “这么说,你丈夫是个霸道的男人?”陆鸣问道。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有钱的男人都霸道,他们一辈子只想收藏两样东西,一是钱,二是女人……

  要不是为了让钱生钱,他们恐怕宁愿把赚来的钱埋在地下,永远也不让别人看一眼,对女人也一样,只有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才会让你穿上漂亮的衣服带出去炫耀一番,然后就巴不得你一天二十小时都在家里等着他回来……”
  陆鸣微微感到惊讶,一是陈丹菲今天表现出难得的健谈,一开口就是长篇大论,和以前沉默寡言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比。
  二是她说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虽然不能囊括所有的有钱男人,可财神的表现就印证了她的话,要不然,那些堆满钱的金库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呢?
  “这么说,你现在自由了,准备大干一番?”陆鸣笑道。
  陈丹菲一点笑意都没有,说道:“我并不自由,这不是……我们母女又被你控制在手掌心了吗?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想把我金屋藏娇……”
  陆鸣一阵尴尬,同时又一阵兴奋,陈丹菲的话显然有种依附自己的意思,好像出于无奈已经认同了自己的角色。
  只是说出来的话听起来让人于心不忍,甚至有点同情她的遭遇,可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那惊人的美貌,如果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小的时候……听说这一带经常发洪水,还淹死过人……”陆鸣像是不经意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