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看着他,不高兴地说道:“如果我横加干涉的话,她带不走我孙子,所以我才坐在这儿生闷气。”
  “哈哈,我说呐,怎么我刚一进门就把气撒在我头上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唉,一不留神,替王子奇受了气。好了,您气也撒了,说正事吧。”
  王家栋说:“什么正事?”
  彭长宜说道:“嗨,您怎么装糊涂啊,叫我干嘛来了?不是让我品尝王氏私家菜吗?说说今天准备露哪几手?”

  王家栋这才回过味儿,说道:“我孙子不在家,没心情给你做了,你在省里山珍海味吃腻了,还是让你阿姨给你做炸酱面吧。”
  彭长宜失望极了,委屈地说道:“太不说理了,哪有这么干的?阿姨,看来,您的炸酱面是我永远垫底的饭。”
  部长夫人笑了,说道:“别听他忽悠你,昨天就说让我给你做炸酱面吃。”
  “哈哈。”彭长宜笑着,就把面前用报纸包裹着的两条烟推到王家栋的面前,说道:“尽管品尝不到王氏私家菜,但我不打折,不能说吃不到私家菜就把烟拿回去。”

  “这是给我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当然,不给您我带您家来干嘛?两周多不见您了,这是孝敬您的。”
  王家栋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戒烟了?”
  “哈哈,骗鬼去吧。”彭长宜扫了一眼他面前烟灰缸里的一个烟蒂,笑着说道:“我早就说了,如果是身体的原因戒了就戒了,如果是别的原因没必要戒掉,我供您烟抽,这又算不上什么腐败,因为我不抽烟,把该我抽的我请您帮我消灭,互惠互利。”
  王家栋说:“我本来戒了,都是你小子撺掇的,不过我的烟瘾大不如从前了,从前两包烟,现在半包都不到,只有小子奇睡觉或者不在家的时候我才想起抽,平时他在家我从来想不起来抽烟。”
  “哈哈,您那不是想不起来,是顾不上抽。”

  彭长宜又说道:“还是您的意志不坚定,如果真心想戒,就是灌辣椒水、做老虎凳也不能复吸的。”
  王家栋说:“还是你小子阴险,劝我让复吸,还说便宜话。这烟我得闻闻,是不是在你那里搁了八辈子才给我抽。”
  “这您也能闻出来?”彭长宜惊讶地说道。
  “当然,你上次给我的那两条就明显有过年的味道。”
  “哈哈。”彭长宜仰头大笑,说道:“不瞒您说,上次就是过年的烟,您想想,尽管我官不大,过年混几条烟还是没问题的,再有我又不抽,给老爸,老爸不敢抽这么好的烟,那到小卖铺换次烟又怕影响不好,现在好了,医生让他戒烟了,他也不抽了。”
  “你父亲现在身体怎么样?”
  “恢复的非常好,开始胃没有撑开,吃不下多少东西,现在胃口渐渐大了,而且,比原来也胖了几斤,我那天打电话,嚷嚷要减肥。”
  “哦,那不错,真不错。”王家栋说着,看了一眼里屋,想说什么没有说。
  彭长宜又说道:“我跟您说实说吧,这也是过年的烟,只不过是放在冰箱里了,您呐,就将就着抽吧,别挑三拣四的。”
  王家栋说:“你的冰箱里都有什么东西?”

  彭长宜说:“您放心,我宿舍的冰箱,是个小冰箱,平时什么都不放,一层放茶叶,一层放烟,还有几瓶矿泉水,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了,连啤酒都不放。”
  王家栋说:“这还差不多,别串了味儿就行。”
  部长夫人从里屋出来,她手里拿着一个兜子和一把伞,说道:“长宜,你呆着,我今天也放放假,出去转转,一会就回来,不耽误吃炸酱面。”
  彭长宜说:“好的,时间还早。”
  王家栋说:“老热的天,要是没啥可买的,别出去了。”
  彭长宜心里有些窃喜,但在窃喜的同时,也有些隐隐的顾虑。那就在今后的工作中,有些工作可能会增加相应的难度。某种程度上来说,未必是好事,容易造成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局面。事实上,第一批的计划单列县和后来的扩权县境况都不怎么样,对外有个好听的名字,对内来说该少的程序哪个也没少,反而多了一道向省里汇报的程序,但无论如何,对于基层尤其是对于基层的官员来说,都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党校最后一周的课程安排很紧,原先领导调换的课程,在这周全都补上了,所以,省委领导们的课大部分都安排在这周。
  晚上总是有讨论任务,彭长宜都没有时间回去看陈静。
  老顾来电话告诉她,按照他的意思,陈静和同学住在了海后临街的招待所大楼里,这个临街的招待所大楼,都是普通的标准房间,是对外营业的宾馆。就在陈静打电话的的当天,老顾从省里回去后,就找到了市中医院院长,跟他说了有两个学生要来这里实习,他没有说是彭长宜的关系,院长满口答应下来了。老顾特地强调了这两个学生是自己的亲戚。另外,老顾比较会做事,他没有拿自己的特殊身份去压院长,而是请院长吃了一顿饭,还给院长准备了一份礼物,这事就搞定了。

  来亢州中医院实习的暑期学生很少,原因就是中医是冷门,即便亢州有学中医的学生,他们也大部分都在学校所在地的医院实习。医院对这些前来实习的学生一分钱都不给,有的医院还向学生收取实习费用。
  老顾认为院长很给自己面子,主要是院长让医院里两位最有临床经验的老中医带陈静她们两个。这对于学生来说,很是难得。
  第二天,陈静和同学就坐火车到了亢州,她到火车站后就给彭长宜打电话,彭长宜又给老顾打电话,让老顾去车站去接她们,给她们安顿后,就领她们到了中医院,见过院长,又见过两位老中医,第二天,她们俩个正式到亢州中医院上班实习。
  亢州,除去老顾,谁也不知道陈静实习这件事。
  为期两周的党校学习结束了。
  彭长宜获得了优秀学员的称号。
  下午的结业仪式结束后,彭长宜给樊文良和江帆分别打了电话,跟他们告别,便迫不及待地赶了回去,江帆留他让他第二天再回去,他都没有同意。
  第二天是双休日,彭长宜没有去单位,而是直接回到了海后,他洗了澡,换上和江帆买得的那些运动休闲装,就来到了临近招待所的酒店,要了一个房间,等着陈静和她的同学放学。
  老顾早就开着市委办的另一辆车,悄悄地来到了中医院的大门口,等着陈静她们下班。
  陈静和同学出来后,她没有看见老顾的车,因为他不认识老顾开的这辆车,直到她们嘻嘻哈哈从车旁经过,老顾才降下车窗,冲她们鸣了一下喇叭,陈静这才看到了老顾。
  她们上车后,陈静笑着说道:“是不是他学习结束了?”

  老顾点点头,说道:“我刚接回来,在饭店等着你们呐。”
  陈静笑了,说道:“太好了,今天的确饿了。”
  来到饭店房间,彭长宜早就等在那里,陈静她们进来时,彭长宜点的菜刚刚上齐,就像踩着点这么准时。
  陈静把彭长宜介绍给同学:“小玲,这是彭叔叔。”
  叫小玲的同学嘴甜甜地叫了一声“叔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