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1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才有了这次的省城之行。不过,他认识的那位处长,上周已经调到一个地级市去当副行长去了,没有帮上荣曼的忙,但他却充当了陪酒的角色,52°的白酒,不要命地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灌,直把荣曼惊得目瞪口呆,连连劝他别喝了。
  还别说,朱国庆的壮举,还真感动了省行的领导,表示尽快落实这件事。
  喝醉了朱国庆临分手时,没有忘记嘱咐荣曼和亢州的那个行长,让他们别把他来的事告诉彭书记,毕竟,这是彭书记主抓的项目,自己搀和不好。
  办完事后,荣曼说自己在省城还有事,不能跟领导们一块回去了,实在对不起了。朱国庆当时有些不悦,直截了当地问她,是不是去找彭书记?荣曼微微一笑,说是顺便去看看在省城发财的亲戚。朱国庆就不再说什么了。
  其他人都回亢州去了,荣曼就这样留了下来,其实,她留下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见一下彭长宜。所以,就以汇报工作的缘由给彭长宜打电话,约好在这里见面。但是她没有想到老顾寸步不离,不过从老顾的神态中不难看出,他是被彭长宜特意安排来的,好在老顾能够看出高低,他吃完后就先行离开了。
  彭长宜的这个举动,更让荣曼着迷,甚至在心里将亢州这两位主官暗暗做着比较,比较的结果就是更加迷恋彭长宜,梦想着和这样的人结为事业上的坚固的伙伴关系,打拼多年的她,有个最直接的体会和经验,那就是朝里有人好做事。无论跟彭长宜的关系发展到何种地步,彭长宜都是她荣曼攀附的大树。
  她跟彭长宜汇报了这次和省行领导的接触后(当然隐去了朱国庆)说道:“彭书记,小曼真心感谢你,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说着,举起酒杯,就敬彭长宜。
  彭长宜喝不惯这种调和酒,但他还是端起杯跟她致意了一下,喝了一小口,说道:“这没什么,公交项目是你的事,也是亢州的事,一家人不要客气。”
  荣曼点点头,不失时机地说道:“彭书记,接下来就要最后敲定总站位置的事了。”
  彭长宜不解地说道:“敲定,还怎么敲定,上次不是说好了,在气象局的前面?”

  荣曼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是希望总站建在临街,也就是现在苗圃场那个地块。”
  彭长宜说:“那个地块你不要想了,总站说白了就是一个停车场,没有必要建在临街的位置,再说了,那块地市里另有安排。”
  荣曼说:“我知道,是给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准备的,但是我也听说,上级是不让新建楼堂馆所的,而且,彭书记你本人也是坚决反对建楼堂馆所的,既然不建办公大楼,那就给汽车站吧。这样,在汽车站门口,就可以建一个标准的公交站。”
  校长介绍完后,就走教室的后面,彭长宜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后面肯定也坐满了人,因为不断有人从后面教室的门进来。他们这些学员都意识到了省委书记讲课的重要,何况省委省政府那些搞政策研究的笔杆子们呢。舒晴不是也来了,但是彭长宜不知道为什么,靳老师却没来。
  讲台上的廖忠诚坐下,他说:“根据安排,今天你们这期学员的课该是我讲。你们都是来自基层的县委书记和县长,我也琢磨了很长时间,给你们这些县官讲什么好呢?将发展,自从改革开放以后,这个词就天天挂在我们的嘴边,而且你们肯定还有一套因地制宜的发展理论和发展战略,所以,我今天就跟大家谈谈作为基层的父母官,如何加强自身建设,增强党性修养,廉洁从政。”说着,他站起身,在黑板上写下“党性修养也廉洁从政”几个大字。

  他把粉笔夹在手里,没有坐下,继续说:“我为什么要给我们基层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讲这个课,首先声明,我是有目的。俗话说得好,郡县制,天下安。也就是说,只要我们的基层县市搞好了,天下就太平了。”
  他放下粉笔,弹了弹手,说道:“今天,我可是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中间有谁在听了我的课后,还要犯那些党纪错误,那么对不起,我会加大对你处罚力度的,这是我今天上课之前提前给在座各位打的预防针,你们要记住。”
  省委书记脸上的表情严肃而认真,由种不怒自威的庄重。他继续说道:“党性修养这个词肯定大家并不陌生,就因为不陌生,往往被很多人所忽视。党性修养都包括那些方面?”
  他又站了起来,在黑板“党性修养”四个大字的下面,依次竖着写道:政治理论修养、组织规律修养、思想作风修养、文化知识修养、领导艺术修养、治理能力修养等等。
  “一个党员干部,有了崇高而伟大的理想还不够,还一定要有高尚的情操,没有高尚的情操,再崇高、再伟大的理想也是不能达到的。道德是一个人灵魂的力量,作为***员应该通过加强修养,陶冶情操,提高素质,才能真正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这应该是廖书记去年来到京州省后,第一次亲临党校培训班,给党校的学员们讲课,而且讲的就是干部们的党性修养和廉政的课,这应该是首次。
  课题的秩序好极了,人们都屏住呼吸倾听省委书记的讲课,唯恐漏掉一句话。
  廖书记继续说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讲这两个内容,就是因为目前在全国各地中,县委书记和县长违法违纪、腐败贪污的事件在呈上升趋势,进而影响甚至牵扯出你们的上一级领导,腐败,有从基层倒着发展和蔓延的趋势,我们的省也不例外,已经有了这样的例子。”
  “县委书记和县长的权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着其特殊性。我看了看咱们这期学员的构成,除去少数几名县长外,大部分都是县委书记。我这里着重讲讲县委书记。县委书记官不算大,但却是一方诸侯,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一个地方的皇帝。能当上皇帝的人,开始并不一定是皇帝,有的县委书记是在上级各个部门中表现优异的人,但是不知为什么,被派下去后,却走向了有悖人民发展的道路,成了真正的皇帝。皇帝在自己的地盘上,唯我独尊,不可一世,神圣不可侵犯,说得邪乎一点,除了了外交、军事、国防等这些内容没有外,你们这些县委书记拥有的权力,几乎和中央没有什么区别……”

  彭长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敢抬头,似乎省委书记早就把他们这些人研究、解剖的精透。远的不说,就说他彭长宜的经历过的钟鸣义、邬友福、韩冰等人,到头来都是这样的结局?难道县委书记真的成了腐败的高发群体?
  廖书记说道:“如此巨大的权力,是滋生腐败的温床,为什么?是因为你们的权力很少有监督的力量制衡!尽管有县纪委,但似乎县级纪委管不到你们这一层。俗话说得好,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弱,下级监督太难,正因为缺少这些有效的监督机制,才使县级领导腐败案列在全国都出现了上升趋势。”
  “这就需要你们怎么做?需要你们这么做。”他说着,站了起来,走到黑板前,写下了两个字:自律。觉得还不够,又在“自律”两个字的后面加上了一个大大的“!”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