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随着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市场已经趋于细分,这些企业剥离出来的只是信息技术这块,这块的技术力量不是每个企业都具备的,所以,就需要有这么一家公司为他们做这些工作,所以,服务外包就这样产生了。”
  江帆继续说道:“长宜,我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杰克的公司在华只有24名员工,可是你知道这24名员工为公司创造的效益有多大吗?”
  “相当于亢州二十个棉纺厂一年的总和,还得说是棉纺厂效益最好的时候。也就是说,他公司里的员工一个人创造的效益,是我们企业里一百个人创造的效益。”
  彭长宜张大了嘴。
  江帆继续说:“也就是说,他们一个指肚大的芯片,就相当于我们农民种好几万亩大白菜的价格。”
  “别天了,,你可是产业经济研究生毕业的。”江帆看着他说道。

  彭长宜惭愧了,说:“我是混得。”
  江帆说:“所以说,发展信息产业才是提高国民经济重要手段之一。”
  “改天我要补上这一课。”彭长宜说着举杯跟江帆碰了一下。
  江帆说:“抽时间去北京听听课吧。”
  “怎么听?”
  “北大清华大学周六日都有这样的讲座,听听没有坏处。有的时候都是名家授课,上周我去旁听了半天,是厉以宁的课。”
  “哦?那怎么才能去听?”
  “报名,这点钱还是值得花的。我回来后,考虑到离开内地好几年了,也怕被淘汰,所以就报了这么一个班,授课时间全部是节假日,和工作时间不发生冲突。”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行,这样,您再去听课的时候,给我也报个名。”
  “我报的班下周开班。等我给你问问,看看能不能插班,如果不能插班我再给你看看其它的班。”
  “市长,想当年我这个研究生当初还是您给我建议让我报的名呢,您的站位就是高,不服不行,长宜敬您。”
  江帆笑了,说道:“行了,留着你那些奉承人的话还是跟别人去说吧。我也是想到你原来说的,说要对开发区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轰出去了许多污染企业。”
  荣曼无奈,只好拎起自己的东西,跟了过来。
  老顾跟在他们后面。
  荣曼到底是荣曼,她跟服务员说:“把点餐单拿来,让这位先生自己点一份。”随后她跟顾师傅说:“顾师傅,您的餐我没有给您点,不了解您的口味,我只是替彭书记点了。”
  彭长宜见荣曼大大方方,自己反而有些小家子气了,而且还给女士下不来台,感觉自己很装腔作势,就说道:“是啊是啊,我的口味荣总了解,老顾你的就自己点吧。”
  荣曼说:“因为跟彭书记有过共同进餐的经历,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给彭书记点了餐,顾师傅,您我没敢代劳,还是请您自己来吧。这里的烤鹅肝、格瓦斯、罐焖牛尾不错,红菜汤味道也还可以,您自己看着来。”
  老顾看了看,就给自己点了一份罐焖牛尾、红菜汤、烤面包、酸黄瓜等。
  很快,荣曼和彭长宜的餐点上来了。他们俩人的一模一样,奶油烤鳕鱼、奶油蘑菇汤,剔骨牛排、黄瓜三文鱼、蜂蜜蛋糕。一式两份。外加两杯鸡尾酒。
  老顾看见了他们一模一样的餐点,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彭长宜及时捕捉到了他的笑意,就说道:“老顾,要多吃点啊。”
  老顾笑了,说道:“说真的,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惯呢,有心想去外面吃碗炸酱面,但又怕辜负了荣总的盛情。”
  荣曼说:“顾师傅您客气了。”她冲彭长宜伸伸手,说道:“彭书记,请吧,顾师傅的恐怕要再等两三分钟,咱们先来吧。”

  彭长宜看着这些,从内心来讲,没有半点的食欲,他强忍住,拿起刀叉,说道:“荣总,不怕你笑话我土,我真是吃不惯这些。”
  荣曼笑了,说道:“我也吃不惯,但是这里离我住的宾馆近,而且环境也好些,不像中餐厅那么多的人。所以我就选在这里。”
  很快,老顾点的也端了上来。
  荣曼开始跟彭长宜介绍中午请省建行行长的事情,告诉他贷款的事基本搞定了,省去了许多中间环节,显得有些轻描淡写,似乎汇报工作并不是本旨。
  彭长宜说:“荣总,祝贺你,这件事抓紧往下进行吧。”
  荣曼看了老顾一眼,说道:“彭书记,有些事我还要单独跟您商量一下,这也是留下来见您的目的所在。”

  老顾知道他们有重要事情要谈,尽管吃不惯这些,但还是忍住都尝了尝。他狼吞虎咽后,就擦了擦嘴,悄悄地离开了。
  荣曼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彭长宜开始的做派尽管有些虚张声势,但她从心里还是佩服彭长宜的,他没有因为有机会单独跟自己在一起而欣喜,反而怕担嫌疑,强迫老顾跟他们一起进餐。
  说真的,彭长宜除去对她的这个项目感兴趣外,对她本人还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兴趣,尽管这样,眼前这位亢州的一号人物、钻石王老五还是打动了她……
  彭长宜不像朱国庆,朱国庆是看见她眼睛就直。朱国庆为了找机会跟她接触,总是故意找借口过问这个公交项目,原本不是他主抓的项目,但他却寻找一切机会接近自己。这一点,阅人无数的荣曼心里明镜似的,但是荣曼没有给朱国庆任何机会,她给自己的定位很准确,自己是企业家,是事业型的女人,不是花瓶,更不是交际花,再说了,这个项目市委书记在抓,所以,她没有因此去刻意接触朱国庆。

  哪知道,荣曼没有被朱国庆撞开的心灵被彭长宜撞开了。彭长宜打动她的是那份成熟老练、诙谐幽默、处事不惊的坦然和从容,从他讲得笑话里就能感觉得到这一点,还有就是彭长宜真心实意地想帮助她做成这件事,这让荣曼感到了那么一种温暖,是的,是温暖。
  温暖两个字,对女人而言,比什么都重要。成功是一码事,钱财是一码事,官衔也是一码事,这些都不重要,这些都不是荣曼想要的,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一颗没有扭曲的心灵,一双饱含温暖的手…..
  但是,这两样东西找起来就太难了,尤其是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具备就更难了。现在,他终于出现了,她不想再抑制自己,甚至不愿去多想后果,她已经不年轻了,难道上帝还会再给她一次机会?
  于是,她利用这次来省城的机会,冠冕堂皇地给彭长宜打了电话。名义是跟彭长宜汇报工作,实则是想见他一面。
  她没有告诉彭长宜,这次跟她来省城的不但有亢州、锦安建行行长,还有一个人也跟她来了省城,那就是市长朱国庆。
  朱国庆总是假借各种机会跟荣曼接触,这次也不例外。他前两天以检查在建项目的名义,到建行座谈,当听到建行正在跟上级行申请贷款荣曼的贷款规模后,朱国庆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他私下跟建行行长表示,说自己认识省城一位主管信贷工作的一位处长,行长说那好啊,如果有时间,希望朱市长能跟着一块去省城,一定会马到成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