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面的小伙子听了之后,说道:“你们都那么大岁数了,还摸什么牛犄角?该不会还想着、想着……”
  彭长宜知道小伙子后面话的意思,就说:“我们岁数的确不小了,所以比你们更急。”
  女孩子“哈哈”笑弯了腰。
  江帆说道:“我们正因为年纪大了,才比你们更期盼得到老黄牛的青睐。”
  小姑娘说:“真的吗?我给你们俩当媒人怎么样?您看我们那群人里,全部是未婚,不过今天来这里的差不多都名花有主了这要看你们的魅力了……”
  小伙子冲着女孩子说道:“快点照吧,赶快给他们俩个腾地方。”
  彭长宜给两个年轻人照完后,再次跟女孩子说:“今天只要合了影,明天就不许分开了。”
  女孩子嘻嘻哈哈地说:“那是你们,我们说不定连照片都来不及洗就拜拜了呢,谢谢。”说着,接过相机,就和男友跑了。
  江帆和彭长宜完成了摸牛犄角的内容后,就随着人群来到了晒场,导游说道:“门前这片平地是牛郎织女打晒粮食的麦场,场边堆放的是麦秸,旁边是他们当年轧场用是碌碡。牛郎先把拔下的麦子户扛担挑地运到场上晒干,然后均匀地撒在场上,用牛拉上碌碡来轧,织女不断将麦秸翻过来翻过去,待麦穗上的麦粒全掉下来后,才将麦秸堆在一起,然后借助风力的吹力用簸箕将麦子扬净,晒干,入瓮,才算结束。小两口过着其乐融融的男耕女织的生活。”

  有个学生问道:“那个时候没有收割机吗?”
  导游说道:“没有。”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啊,我看是你心里起疑了吧?”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疑什么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长宜,其实叶记者这个人不错。”
  彭长宜意识到,江帆肯定对他和叶桐的关系洞悉到了什么,就说道:“错不错的还能怎么样?”
  “也是啊。”江帆笑了笑,不说话了。
  他们没有再到别处转,而是直接下山了。
  江帆明显感到彭长宜没有了来时的兴致,想必他是受到了叶桐的影响,就有意逗他说道:“长宜,我看叶记者那个男友未必能长久,文化理念、生活习惯是很难相容的,我见过许多涉外恋情包括婚姻的,最后大都死亡了。”

  彭长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笑着说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可能,她喜好这一口。”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啊,你要端正态度。”
  彭长宜说:“看您说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江帆说:“真的和你没有关系?”
  “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呵呵,那就是我想多了。”江帆说道。
  “呵呵,我说,您说话怎么大喘气了,让人有一落千丈的感觉。您啊,就别操心我了,还是想想自己吧。”

  江帆笑了,说道:“就知道你快这么说了,我早就想好了,守株待兔,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彭长宜想起来时路上,江帆给他说起小狗认出他的事,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下山后,老顾早就等在一处农家乐饭店里,提前给他们点好了菜。他们进到了院里,院里停满了游客的车,如果不是老顾提前订好,恐怕都没有他们吃饭的位置。
  老顾早就等在房间里,开开门,把他们迎进屋里。趁领导洗脸洗手的当儿,老顾就出去吩咐服务员上菜。
  彭长宜洗着手,他就忽然想起了杰克的黑皮肤,想去靳老师说的话,就问江帆:“市长,你说黑人有味吗?”

  “哈哈。”江帆笑了,幽默地说道:“长宜,这个恐怕你要问叶记者了。”
  “哈哈。”彭长宜也不由得笑了。
  老顾征求他们俩人的意见,是要白酒还是要啤酒,江帆说:“啤酒吧,冰镇的,解渴。”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老顾给他们要来了冰镇啤酒,又给他们两人分别倒满酒,说道:“你们慢慢吃,我已经吃过了,我给你们在边上的旅馆开了一个钟点房间,歇一歇咱们再回去,我先去眯一会,实在睁不开眼了。”说着,起身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端起杯,跟江帆示意了一下,两口就喝完了一杯啤酒,他拿过瓶子,给江帆倒满,又给自己倒满,这时,他从玻璃窗就发现,叶桐和那个高个黑人男友也下山进了院子,叶桐走在前面,后面的男人一手扛着三脚架,一手打开后备箱,嘴里好像跟叶桐说着什么。就见叶桐猛然回头,看着他,跟他嘀咕了几句,那个男友立刻就举起双手,做出停战姿势。然后他们就上了车,开出这个农家乐的院子。

  江帆看见彭长宜的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外面,就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出去,他也发现了叶桐他们,直到叶桐他们的车驶出老远了,彭长宜还盯着外面。
  江帆咳嗽了一声,说道:“长宜,怎么了,心里是不是不淡定了?”
  彭长宜收回目光,盘腿坐在坑上,说道:“没有啊,我是纳闷,这么晚了,他们怎么不吃饭就走了。”
  江帆笑着说:“要不,把他们叫回来,咱们帮助叶记者招待一下外国友人?”
  “得嘞,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联系了,再说,到了一块儿说什么?咱们还是喝酒吧。”彭长宜端起杯,又喝干了一杯。

  江帆拿过两个玻璃茶杯,倒满了酒,说道:“别说,这冰镇啤酒不但解渴还降火,来。”说着,举杯跟彭长宜示意了一下,喝了大半杯。
  江帆一边吃菜一边说道:“长宜,你跟叶记者说话的时候,我跟这个杰克聊了几句,他是非裔美国人,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爷爷那辈儿就来美国淘金了。他毕业后到华尔街的雷曼兄弟银行打工,后来自己出来单干,搞过房地产,搞过投资,最后加盟印度一家跨国服务外包公司,做到高管,再后来就到中国注册一家全球性质的服务公司。”
  “哦?这么短时间您掌握的情报够多的,他的服务公司是干什么的?”彭长宜问道。
  江帆笑了,说道:“我正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个。长宜,你知道吗,杰克的在华服务公司实际上就是一家服务外包公司。”

  “服务外包公司?”
  “是的,是不是这个词有点生?”
  “嗯,头一回听到。”
  江帆继续说道:“服务外包是指企业将价值链中原本由自身提供的具有基础性的、共性的、非核心的IT业务和基于IT的业务流程剥离出来后,外包给企业外部专业服务提供商来完成的业务。利用外部专业服务商的知识劳动力,来完成原来由企业内部完成的工作,从而达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企业对市场环境迅速应变能力并优化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一种服务模式。从制造业到服务业范围非常广泛,其中信息技术行业外包比例最高。服务外包不仅能创造十分可观的经济效益,而且由于其强大的渗透和辐射作用,对经济结构的调整优化、传统产业的改造已经创业观念都会有所提升。”

  彭长宜说:“那企业为什么自己不干这块业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