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说:“人家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我一个大老头子,没什么指向了,不要好儿了。”

  彭长宜说:“嘿,你这是什么话?好像我们要好儿就是有所指向似的?”
  老顾笑了,露出那颗假牙,说:“难道不是吗?”
  “哈哈。”江帆大笑,说道:“长宜,我听出来了,这身衣服怎么都得给他买,不管有没有指向,都得买。”
  “我同意,不然咱们有招蜂引蝶的嫌疑,怎么也得把他抹黑了。”
  “哈哈。”江帆和老顾都开心的笑了。
  说着话,就出了门口,拐向了一条热闹的商业街,在一家耐克专卖店前,江帆让老顾停了车。
  江帆跟服务员说:“请你给这位老师傅挑一个号,还是这个款式,这个颜色,这个价位。”
  老顾说:“别,我不能跟领导一个颜色,我要深蓝色吧。”
  试好后,彭长宜从车上拿下了自己的这身衣服,跟服务员说:“我可以到你们的试衣间换下衣服吗?”
  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说:“没有问题,您请。”
  彭长宜在里面换上了这身衣服,出来后说道:“市长,没有花钱的不是,就是比平时的衣服穿着舒服。”

  江帆笑了,说道:“舒服是书法,但你却不能穿这身衣服上班处理公务。”
  老顾说:“我倒是可以,上班也能穿。”说着,他就站在镜前打量着自己这身新衣服。
  江帆看着老顾和彭长宜,说道:“糟了,我还得给你们俩搭上一双旅游鞋。”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为什么不在车上换衣服,而要在商店里换,目的就是还想要一双鞋。”

  江帆指着他笑了,跟服务员说:“给他俩挑双鞋,要轻薄的,透气的。”
  穿上鞋后,彭长宜在商店里走了一圈,说道:“别说,这世界名牌的确不是吹出来的,就是比国内的牌子穿着舒服,给力。”
  老顾笑得合不上嘴,说道:“今天我是最赚的了。”
  江帆结了账后,谢过服务员,出来后,冷不丁江帆就看见彭长宜的标签还在脖子后挂着,就笑着喊出服务员,让服务员把他脖子后的商标剪掉。
  彭长宜回头跟服务员说道:“我说你们这可不对啊,尽管不是我出的钱,你们也不该让我带着标签出门啊,万一我在街上被拍卖了怎么办?”

  服务员笑了,一边说着道歉的话,一边把标签给他剪了下来。
  他们一路向西,走了大概十五六公里后,来到了省城周边一个非常著名的景点,这里,不但有古战场,奇峰峻岭,还有一处人文景观,那就是牛郎织女的家。
  牛郎织女的家坐落在海拔五百多米的山顶上,这是一座非常有名的山,尽管海拔不高,但却因四周皆是平原,而显得异常突兀和险峻。
  老顾把车停在阴凉处,他下车给他们每人拿了一瓶矿泉水后,就跟他们说自己不上山了,他诙谐地说道:“江市长,彭书记,你们俩一定要爬到山上去,在牛郎织女家的院子里,有一个大铜牛,那是牛郎织女的媒人,据说,单身男女只要摸摸牛犄角,就会如意找到另一半,所以,你们必须要上去,必须要去摸牛犄角!”
  “哈哈。”江帆说道:“长宜,听出来了吧?”

  彭长宜正在喝水,一口气喝下了半瓶,他听到后也大笑着说:“哈哈,我又不真傻,那话的意思谁听不出来呀?笑话咱俩没有另一半呗。走,就冲着那个牛犄角,咱俩就是累死,也要上山,上山去摸得牛犄角,不到山顶非好汉!”
  说着,就把那半瓶矿泉水抛向空中,他刚要去接,哪知,江帆一个跳跃,矿泉水瓶就被他接住了。江帆冲着老顾说道:“老顾,接球,换整瓶的来。”
  老顾接住了“球”,笑了,又拿出一个整瓶,他也学江帆的样子,抛给了彭长宜,说道:“接球。”
  彭长宜没有准备,一着急,没有接住水瓶,“嘭”的一声,水瓶摔在了地上。
  老顾笑了,说道:“您也该练练了。”

  彭长宜弯腰捡起那瓶水,说道:“老喽,不像江市长这样,青春沸腾。”
  “哈哈。”江帆用手指着他,笑了。
  两人戴上了大墨镜,但彭长宜还是感到了太阳的过度热情,他四处看了看,就看到前边树荫下有卖草帽的,走过去,故意跟卖草帽的大妈磨了半天嘴皮子,每顶草帽才还下一块钱,他买了三顶草帽。他扔给了老顾一顶,自己和江帆一人戴上一顶就往山上走去。
  此时,早已经过了登山的高峰,下山的人比上山的人多。彭长宜说道:“您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江帆说:“是我们发改办主任申广瑞说的,他说这里景色奇特,空气新鲜,而且一峰突起,非常适合晨练,省机关里相当么一部分人,早上专门来这里登山,当做晨练。”
  彭长宜感慨地说道:“倒是省会城市的人啊,够会生活的,每天早上拿登山当晨练,而且每天还要跑出省城十五六公里,比不了,比不了。”
  江帆笑了,说道:“据说,原来没有登山这个风气,后来,有人发现新到任的省委廖书记天不亮,秘书关昊就开车带着他来这里登山,打那以后,有的人就故意等在这里,造成跟领导偶遇的假象,借机向领导反映一些问题。据说,一个被上任免职的人就是在这里跟领导反映的问题,廖书记就命令人再次调查这个干部所谓的违法乱纪的事情,不久,这个人复出。从此,就有许多人慕名来登山了。不过你放心,咱们这个点来是不会碰到书记的,一个是正当午,一个是省委书记早就不来这里晨练了。”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领导的示范作用真是太强大了,领导喜欢登山,立马就带动起一股登山热,领导喜欢书法,保证是洛阳纸贵,嘿嘿,有意思。”
  江帆说:“是啊,所以说,任何人都可以不拘小节,但对于领导人来说,就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了,说不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而你自己却浑然不觉。廖书记尽管早上起得很早,而且离开省城来悄悄登山锻炼,这么隐秘的踪迹都被别人发现了,还加以效仿和利用,他本人肯定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呵呵,的确如此。对了,他那个秘书您见过吗?”
  “你说的是关秘书?”
  “见过。”
  “那个人给我感觉与众不同。”
  “你指哪方面?”

  “全部,说话、办事,一举一动,都感觉有些气宇不凡。”
  江帆说:“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毕业后就去中央大机关工作,后来就跟着廖书记辗转南北,这个人,前途不可估量,年轻,还是双料学位。”
  “呵呵,望尘莫及。”
  彭长宜说完这话后,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想起舒晴的话,他竟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
  江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笑什么?”
  彭长宜说:“我突然想起前两天来给我们讲课的一个女教授说的一句话,非常有意思。”
  江帆跟他并排走着,就问道:“什么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