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7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了摇头,说:“我现在不太想回去。”
  老人说:“确实,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很让人寒心。特勤里面不管好的坏的,对你都不是很好,潜影计划我知道,我不是很赞同那个计划,因为我觉得用处不大,尤其是潜影计划有失控的可能,只要涉及到潜影计划,一切都要让路,所以,你被开除了,离开了特勤,这是特勤的损失。”
  老人真的很会说话,事实上,我觉得这种大人物话不应该这么多,态度不应该这么好,可能我接触的也少,见到的大人物也少。
  现在想想,大人物之所以成为大人物肯定是有道理的。方方面面都做的周全,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我说:“你说的对,可我还是不想改变主意。”
  老人说道:“我只是个建议,不是强迫你,我只是觉得可惜,你做特勤的工作很适合。曾茂才也提过你的特殊之处。”

  我一愣,看了看老人,说道:“这个人可以提吗?”
  老人笑笑,说道:“为什么不呢,他虽然叛变了,现在是敌对关系,可不能抹杀他之前的贡献,更不能怀疑他的眼光。”
  好吧,说的有点道理。
  老人看了看窗外,说道:“董宁,你认为特勤做的是什么?”
  我说:“做领导想要做的活。”
  我依旧带着怨气,因为我说的是事实。之前杀王承泽的时候,我已经好好领教了,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老人笑笑,说道:“不止,特勤最重要的事是保护,尤其是保护很多普通人,虽然有内斗,可是需要特勤站出来的时候,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就算你以后你回特勤,我也希望你能记住,能力多大。责任便有多大,你有能力,所以,你有责任,好了,不多说了,你到地方了。”
  车子停了下来,车门被拉开。
  我还在思考刚刚老人的话,就这样我下了车,脚刚落在地上,老人笑着说道;“董宁,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可以联系齐语兰。”
  车门被关上了,马上开走了,雨落在了我的脸上,有点冷。
  老人没说太多,可是意思很清楚,说的也有些道理。事实上,我觉得这很蛊惑人心,理想,每个人都有,都想去那样做,我确实觉得自己有责任。可是...我现在还要回去吗?
  算了,不想这些了,齐语兰比较重要。
  我冲进了医院。
  后来,我才知道,大BOSS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所居住的城市。因为这里是一切之始,大BOSS想过来走一走,看一看,我觉得就算他赢,他都不会觉得开心,因为有很多人背叛了他。可能是他的理念,而我现在还无法接受。
  齐语兰在哪里我都清楚,已经告诉我了,上了楼,齐语兰刚刚进病房,她人还没醒,我爸妈和姗姗在病房外,还有几个大汉,应该是来保护齐语兰的。
  我看到了我爸妈,我问:“怎么了?”
  我爸妈呜咽起来,跟我说了一通,这样我才明白,齐语兰说为了救我爸妈才受了伤,一时间,我心很乱,我推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看着病床上的齐语兰,她闭着眼睛,表情有些痛苦。
  我心里念叨着,齐语兰,这下我欠你更多了,怎么办,我要用什么来偿还!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人,不过,我觉得自己还算可以,好没好到哪里去,坏也没坏到哪里去,别人对我好,我感激,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亏欠一个人,那便是躺在床上的齐语兰。

  其实对其他女人,我也觉得亏欠,不过那种亏欠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不如齐语兰,隐瞒了很多事,让她很伤心,过不了心里那关。比如李依然,没给过她关爱,让她自己一个人抚养孩子,受苦。
  但是这些都不如对齐语兰的愧疚,一直以来。我都麻烦她,她总是在默默付出,什么事情我都打电话给她,不知不觉,我变得信任她,不知不觉,则变成了一种习惯,让我忘记我有多么的麻烦她。
  今天,血淋淋的现实让我意识到齐语兰她不是无坚不摧的,她也脆弱,她也会受伤,她也会死。
  外边的风雨急促,我慢慢的往屋里面走,只开了床边的夜灯,照着齐语兰的脸有些苍白。她的眉毛拧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可怕的梦,如果可以,我想换我来保护她,让她眉头舒展,安宁。
  医院已经治疗了齐语兰,我知道她需要休息,可是听到我妈的话,我控制不住走进来。
  来到齐语兰病床旁边,我停了下来,我伸出了手,想要帮齐语兰理一理头发,伸出手我察觉到我的手是湿的,我又缩了回去,也不敢离着齐语兰太近,我怕我身上的湿气对齐语兰不利,我知道,我不能在这里多呆。

  借着夜灯,我看着齐语兰,她有些憔悴。看着让人心疼。
  齐语兰背负的太多,可是她一直很坚强,让人以为她可以自己扛过去,其实有多少艰辛只有齐语兰自己知道。
  我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对着昏睡的齐语兰说道:“领导。又欠了你人情,这辈子我恐怕都偿还不了,你救我父母我很感谢,可更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拜托了你,所以你才会这样在意我父母,现在我觉得我害了你,都怪我,什么都要麻烦你。才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想感谢的话我说多少都不够,以后我不会这样麻烦你了,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我更希望你能开心快乐,别自己一个人扛这么多,快点醒过来吧,好好恢复,哎!”
  我叹着气,心情很沉重,有什么东西压在我的心口。特别特别的沉重,尤其是看到齐语兰躺在床上,那种愧疚的感觉更加强烈。
  突然,我看到齐语兰的眼睫毛颤了颤,我的心也颤了颤,没错,我很紧张,因为齐语兰对我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人,这里面不包含男女之情,这种关心跟亲人差不多,我没有期待跟齐语兰发生一点什么,可是,我就是单纯的希望她可以好。
  “醒过来!醒过来!”

  虽然知道昏迷也没什么事,因为医生处理的很成功,可我此时此刻还是希望看到清醒的齐语兰,这样我才不至于那么的愧疚。
  我觉得我这样想很正常,齐语兰是因为我们家才这样的,她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我很紧张,刚刚在小树林中面对围剿我的特勤人员。我都没有这样,当时我很镇定。
  眼睛眨了眨,嘴里也发出了声音。
  有戏!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静静等待着。
  眼睛越睁越大,随后发出一声有些痛苦的呻吟,估计是麻药的药力过去了,在一边我的看得有些揪心,我知道齐语兰受伤有些严重,可是我毕竟没有亲眼看到有多么的惨烈,我也没办法自己想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