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5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琪摇摇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本人好像也没有做过什么,他名义上是我爸的顾问,平时出出主意,以前很少见到他,一直住在国外,去年才回来……”

  陆鸣盯着陆琪颤声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母亲被害的事情,是不是跟这个张宝林有关?”
  陆琪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情他们也不会告诉我……”
  “那你知不知道四叔被他们藏在什么地方?”陆鸣问道。
  陆琪说道:“我哪儿知道,我出来的时候,四叔还没有被绑架呢,要不是竹君告诉我,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那你爸这件事告诉蒋竹君了吗?”陆鸣问道。
  陆琪说道:“我怎么会告诉她?”
  陆鸣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一颗心却砰砰乱跳,因为,根据陆琪的说法,这个张宝林很有可能是陆建岳身边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并且深受他的信任。
  这么看来,这个张宝林应该知道陆建岳的不少秘密,眼下徐晓帆他们正在想办法到新加坡抓唐萍,目的还是为了搜集陆建岳的犯罪证据。
  既然有了这个张宝林,何必舍近求远呢?并且他有绑架陆老闷的嫌疑,马上就可以抓他,根本就不用找什么借口。

  想到这里,陆鸣似乎再也坐不住了,当着陆琪和阿龙的面拨了徐晓帆的手机号码,不一会儿,就听见她没好气地说道:“我还以为你把握忘了呢。”
  陆鸣哪顾得上跟女朋友**,急忙说道:“你听我说,陆建岳身边有个重要人物,名叫张宝林,他是陆建岳的战友,他们再一起几十年了。
  我几乎可以断定,陆建岳唆使他绑架了陆老闷,这个人说不定还牵扯到其他的暗案子,你们完全可以以涉嫌绑架的名义先抓了他……”
  徐晓帆惊讶道:“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陆鸣说道:“你别管我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反正错不了……”

  徐晓帆说道:“你说他和陆家虐绑架了陆老闷,有什么证据?何况,陆老闷和陆建岳是亲兄弟,说出去谁信呢?”
  陆鸣焦急道:“我又没让你抓陆建岳,我是让你抓那个张宝林,难道他跟陆老闷也是亲兄弟?”
  徐晓帆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都被你搞糊涂了,陆建岳指使绑架陆老闷,而他自己的女儿又被别人绑架了……”
  陆鸣吃惊道:“你怎么知道陆建岳的女儿被人绑架了?”
  徐晓帆说道:“她母亲报的案,市局刑警队的人中午去过她的家,开始陆建岳还不承认,后来没办法才承认有人已经给他打过索要赎金的电话了……”
  陆鸣看看陆琪,问道:“这么说丨警丨察已经开始调查了?”
  徐晓帆说道:“刑警队的人认为有可能是绑架陆老闷的那伙人也同时绑架了陆琪,所以这两个案子实际上是一个案子,按照你的意思,难道陆建岳绑架了自己女儿,然后向自己所要赎金?”
  陆鸣顿时哑口无言,知道自己的话根本经不起徐晓帆的推敲,于是勉强狡辩道:“那也只是你们刑警队那帮蠢货的推测,也许,绑架陆琪的人和绑架陆老闷的人根本不是一伙人……”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你时候的这个张宝林倒是一条重要的线索,我只问你,你这消息到底从哪里来的……”
  陆鸣知道自己如果不说出消息来源,徐晓帆可能不会相信,于是说道:“我这个消息来自跟陆建岳非常亲近的一个人,并且,她亲耳听见了陆建岳和张宝林商量绑架陆老闷的事情,绝对错不了……”

  徐晓帆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小声道:“该死的,你是不是绑架了陆琪?”
  陆鸣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徐晓帆,最终都要让她知道,于是说道:“我有必要绑架她吗?她自己找上门来弃暗投……你为什么非要纠结这件事,张宝林才是你眼下最重要的人……”
  徐晓帆说道:“什么弃暗投明?陆琪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些?她的目的是什么?你必须给我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要不然谁知道她会不会是陆建岳设计的什么阴谋?”
  陆鸣被徐晓帆逼的没办法,只好说道:“这还用问吗?陆琪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绑架亲兄弟,当然看透了他的丑恶嘴脸,所以决定跟他决裂……哎呀,我实话告诉你,陆琪确实在我这里,但并不是我绑架了她……”
  徐晓帆问道:“那敲诈陆建岳赎金是怎么回事?”
  陆鸣无言以对,只好含糊道:“这事说起来很复杂,等到见面我再跟你详细解释,你还是赶紧去抓张宝林,如果被他察觉到一点风驰草动,就可能会溜得没踪影,我听陆琪说,他以前一直住在国外……”
  徐晓帆好像有点相信了,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把这事告诉竹君了吗?”
  陆鸣说道:“哎呀,告诉你还不是一样,竹君毕竟不是本市人,情况肯定没你了解情况啊……”

  顿了一下,又进一步怂恿道:“你不是正愁着找陆建岳的犯罪证据吗?还不知道唐萍能不能抓回来呢,眼下现成的证据放在那里,你还犹豫什么?”
  徐晓帆吃惊道:“你……你怎么我们在抓唐萍?”随即好像忽然明白了,说道:“好哇,你和竹君是不是这两天一直在一起鬼混?怪不得见不到她的人影呢……”
  陆鸣有点哭笑不得,说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你自己上次不是跟我说过唐萍的事情,难道我是傻子?”
  徐晓帆琢磨了一阵,担忧道:“陆老闷的案子目前由三分局负责,我就是要抓张宝林也不能以涉嫌绑架陆老闷的名义。
  否则,惊动了陆建岳,陆老闷有可能被撕票,并且,陆琪的话也只能做为呈堂证供,并不能做为抓人的证据……”
  顿了一下,只听她忽然惊呼一声,说道:“啊,我想起一件事,你等等……你等等……”
  陆鸣也不知道徐晓帆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只好举着手机等着,扭头看看陆琪和阿龙,两个人都睁圆眼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他,顿时有点后悔不该当着他们的面打这个电话,阿龙也倒罢了,就怕陆琪靠不住。

  正自担忧,那边传来了徐晓帆的声音,甚至能听到她的微微喘息声,显然心情很激动。
  “我给你发过去一段电话录音,你让陆琪听听,里面说话的那个男人是不是张宝林……”
  陆鸣惊讶道:“怎么?难道你们也早就怀疑他了?”
  徐晓帆不耐烦道:“哎呀,你别啰嗦,赶紧让陆琪听听……”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陆鸣的手机就收到了一个音频文件,他疑惑地瞥了陆琪一眼,说道:“你听听,这个录音里面说话的男人是不是张宝林……”

  陆琪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心里也充满了好奇,不清楚张叔怎么会被别人录下了声音,于是凑过耳朵。
  不一会儿,只听手机里传来一男一女的通话声音。
  “什么事?”一个男人苍老的声音问道。
  “急事……刚才陆鸣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是准备和公丨安丨局合作,他说陆建民让他给外面的某个人带来一些数字组合,很像是银行账号……”

  “我猜的没错……这么说他真的是老大的信使。”男人兴奋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