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5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龙点点头,然后像犯了错误似地说道:“老板,我在里面的时候把有些事告诉她了……要不然,她也信不过我啊……”
  陆鸣问道:“你告诉她什么了?该不会把我们另外三个金库都告诉她了吧?”
  阿龙急忙摆摆手说道:“那怎么会?我只是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了,我承认我们一家人是为陆先生守金库的……”
  陆鸣楞了一下,说道:“金库都让她钻进去了,告诉她这些也无妨……可她怎么突然就成了财神的女儿了?”
  阿龙说道:“她自己说的……”
  陆鸣惊讶道:“那你居然就相信了?”
  阿龙说道:“人在绝望的时候一把不会说谎话,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其实,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陆建岳从来都没有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过,不过是利用她刺探一些对手的情报,甚至都没有在公司给她安排过正式工作……”
  陆鸣眉头紧锁,一副惊讶的样子,忽然注意到阿龙衬衫上面有点血迹,急忙问道:“你受伤了?”

  阿龙苦笑道:“不碍事,只是一些小伤口……”
  陆鸣伸手撩起阿龙衬衫的下摆,忍不住吃了一惊,只见他身上到处是被刀割的伤口,虽然不深,可看起来也触目惊心。
  “哎呀,这贼婆娘怎么这么狠?亏你还说喜欢她。”陆鸣惊呼道。
  阿龙咧嘴笑笑,说道:“打是亲骂是爱嘛……一点都不疼……”
  陆鸣骂道:“你真是够贱的,把你折磨成这样,竟然还爱上了她,难道你是受虐狂?”
  阿龙说道:“这都是前面大家互相不了解的时候割的,后来不但没有再割一刀,还帮着我止血呢……再说,我也……也占了她的便宜……
  老板,我已经决定了,准备跟她结婚,如果你觉得她对你有危险,那我就带着她去别的地方生活,保证让她不会泄露你的秘密……”
  陆鸣眼睛一瞪,训斥道:“胡说,你哪儿也不能去,难道你忘记财神的交代了吗?”
  说着,见阿龙低垂着脑袋,缓和了语气说道:“我巴不得你有个女人呢,不过,你也别心急,一切都要等到我跟她谈过以后再说,毕竟事关重大,我可不能掉以轻心。
  如果她真的没有危险,并且确实是财神的女儿的话,到时候我不但亲自为你们举办婚礼,而且还要送你们一份大礼……”
  阿龙说道:“那当然,虽然我喜欢她,但是,她要是敢坏了我们的大事,不用老板动手,我亲手解决她……”
  陆鸣盯着阿龙注视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也许,事情并没有这么严重……何况,她要是真成心想坏我的事,眼下恐怕都来不及了……”
  阿龙点点头说道:“老板,蒋小姐已经给陆建岳打过电话了,谎称她被人绑架,你说,这段时间是不是别让阿琪露面……”
  露面点上一支烟,说道:“我还没有考虑好,不管怎么样,你先休息几天,这套房子没人知道,你就跟她在这里再快活几天……
  我还要观察她一段时间,如果确实没问题,她就可以公开露面了,不过,那时候她已经不是陆建岳的女儿了,而是财神的女儿,我的大姨子,到时候,我还要叫你一声姐夫呢……”
  阿龙急忙摆摆手笑道:“那我可不敢……不过,阿琪这个人心直口快,到时候要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老板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
  陆鸣哼了一声道“说几句不好听的话算什么,就她那脾气,到时后别拿着刀砍我就行……”
  阿龙自豪地笑道:“借她两个胆也不敢……不过,她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见过她就知道了,她说了,从今以后只听我的……”
  陆鸣啧啧称奇道:“真是奇迹啊,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阿龙,真没想到你对付女人还真有一套,这一点我不能跟你比,假如有个女人用刀割我,别说割这么多刀,就算她割我一刀,肯定硬不起来……”
  阿龙红着谄笑道:“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是稀里糊涂……也许,我真的像老板说的那样是个受虐狂吧。”

  陆鸣跟阿龙开了一会儿玩笑,几天来紧张的心情竟然轻松了不少,原本对陆琪的厌恶因为阿龙的关系渐渐淡了。
  何况,如果陆琪真是财神的女儿,就更不能亏待她了,起码那些钱要分给她一些,让她这辈子衣食无忧。
  不过,奇怪的是,财神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个女儿呢?难道是因为陆建岳的关系?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陆琪名义上是陆建岳的女儿,如果自己出来就跟她联系,未免太危险了。
  就像蒋竹君一样,要不是自己偷听了她和财神的那些谈话录音,财神几乎也没有跟自己提起过她。
  也许,凭着财神的风流根本性,他的子女还不止陆琪一个呢,连他自己都搞不清了,这么看来,财神选定自己当他的继承人说不定另有深意,起码,他相信自己不会亏待他的家人。
  想到这里,陆鸣不禁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监督者,难道真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如果自己贪得无厌而置财神的家人于不顾的话说不定那个监督者马上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阿龙这两天在董家岭的金库中受尽了“折磨”,在陆鸣想来,陆琪多半也好不到哪里去,起码应该是蓬头垢面、憔悴不堪。

  可等他见到陆琪第一面,心里忍不住暗自惊讶,女人虽然看上去有点狼狈不堪,但却面色红润、神气十足,不像是吃了几天压缩饼干的人,多半是阿龙给了她比压缩饼干更有营养的东西。
  不过,让陆鸣更惊讶的是陆琪见到他的时候的神情,虽然脸上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明显有点局促和紧张,眼神也飘忽不定,几乎不敢跟他对视,这情形跟两天前在金库里猖獗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一个人的脾性在短时间之内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受到了强烈的外界刺激,二是装出来的,其实本性一点都没有变。
  眼前的陆琪应该属于哪种情况呢?如果说是装出来的,应该瞒不过阿龙和蒋竹君两个人的眼睛,多半是受了刺激,并且是心理、灵魂和**的三重刺激,所以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阿鸣,你跟她慢慢谈吧,我不能留在陆家镇,马上就要赶回市里面,晓帆已经打电话催我好几次了……”蒋竹君在里面的房间和陆鸣私下交换了意见之后说道。
  陆鸣说道:“你妈就在陆家镇,难道不见见她再走?”
  蒋竹君说道:“没时间了,小组里面出了点状况……”
  陆鸣好奇地问道:“什么状况?”
  蒋竹君眼睛一瞪说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陆鸣抱怨道:“跟我没关系的事情我也懒得问,我警告你啊,以后干什么事最好先跟我商量一下,省的让我猜来猜去,差点坏了大事。”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跟你商量能商量出个什么结果?要不是我,他们两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金库里出来呢……”
  说着,压低声音补充道:“别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话啊,一定要断了她的后路……”说完,打开门自顾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