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的脑海里,就浮现出第一次见到玉琼时的情形。现在,他更加真切地感到,女人啊,不管漂亮不漂亮,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可爱,太多的女人没有明白这一点,反倒在不断抓取的过程中,把最最宝贵的东西弄丢了。女人千万别让人可敬,更不要堕落到可憎,可爱的丢失,换回来的只能是可怜!
  周六日,党校学员休息,彭长宜没有回去,他要利用这两天时间,走动走动,一是要去看看叶天扬,二是准备去拜访一下小窦的父亲,还有,他跟江帆约好,准备去省城附近一个景点转转,彭长宜给老顾打了电话,老顾头天晚上就赶到了省城。
  彭长宜先去拜见了小窦的父亲,小窦的父亲如今已是省公丨安丨厅厅长,名副其实的一把手。彭长宜深深懂得,利用好这些关系,对他今后的发展会有好处的,何况,他跟老窦和小窦的关系,就是跟这个大窦也是有两面之缘的,拜访他,不会生硬突兀,也不会引起他的反感。
  在官场上,每当你敲开一扇门的时候,就预示着你的仕途生涯中多了一次机会。彭长宜是一个善交而且会交的人,知道哪些人对自己有用,哪些人敬而远之。尽管可以广结人脉,但也不是每一艘船你都能登上去的,也不是每一棵树底下都能让你乘凉。俗话说的好,龙有龙道,蛇有蛇洞,猪往前拱,鸡往后刨。但无论怎样,有一个原则必须把握,就是你要善于而且科学地将脑袋变尖变硬,懂得如何去钻,去爬,去滚,去叩开不同的门。

  官有大小之分,门也有高低之分,决定你升迁的因素很多,有时候你抓住一根稻草,一步就上去了,有时候往上爬半步,你都得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还不定是否能成,所以,人脉关系是很重要的资源。
  关系,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利益,有些人是你关键时刻要抱住的那条大腿,有些人是你的拐杖,有些人还能是埋葬你的那只巨手……对官场中的人来说,政治生命就是你的全部,是你在有限的时间里,需要不断去攀登的山峰,也是你一生所有的梦想所在。
  深知官场其味的彭长宜,更懂得如何去拜见这个大窦了,这几年中,尽管他跟老窦和小窦很熟,但从来都没刻意去接触过大窦,所以,这次利用这个机会,当做老朋友一样拜访,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彭长宜什么都没带,只给他带了一小袋亢州回民街老匠人用土法炒的五香花生米,这是他特地叮嘱老顾带来的。窦厅长早就等在家里,厅长夫妇热情地接待了彭长宜,厅长向夫人介绍到:“这位是咱二闺女和小强的县委书记彭长宜,已经调回亢州任市委书记,现在正在党校学习。”
  厅长夫人笑着说道:“在锦安闺女的婚礼上,我见过彭书记。彭书记你好,我们家一老一少总是说起你,快坐,快坐。”说着,给彭长宜又是沏水又是拿烟。

  窦厅长说:“彭书记是位要求进步的干部,他不抽烟。”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就寒碜我吧。”
  彭长宜把手里拎着的一袋花生米递给了厅长夫人,说道:“天气热,我没敢多带。”
  厅长夫人说:“我家老爷子最喜欢吃这花生米了,超市卖的那些,不但不香,也没有这炉火的味道。”

  窦厅长也说:“原来都是老胡给父亲带花生米,每次我们去北京,总是习惯翻翻老爷子那里有没有花生米。但是老胡不在了,吃到正宗的五香花生米就少了。”
  彭长宜听到他提前老胡,就低下头,半天才说:“怪我,我好长时间不去看老人家了,这次回去后立马安排。”
  窦厅长说:“哈哈,彭书记多想了。你这次带来这么多,过几天我们回去给他就是了。”
  厅长夫人坐在彭长宜的对面,眼睛不停地看着他,打量着彭长宜,直把彭长宜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窦厅长说:“你去忙你的吧,我和长宜说会话。”
  夫人这才起身躲进了里屋。
  彭长宜打量了一下厅长家的陈设,发现堂堂公丨安丨厅厅长家,非常简朴,没有任何奢华气息,倒是墙上一幅前国家领导人的书法作品和一副名家字画,衬托出家境的不一般。
  彭长宜问道:“窦老还好吗?”
  窦厅长说道:“他身体素质还算不错,我母亲春节后把腿摔了,保姆有事回家,都是他和我大闺女照顾的,毕竟年岁大了,有一点小毛病都会吃不消了。我准备今年冬天就把他们接到省城来,在京城,尤其是入冬这段时间,天天都接到讣告,他们住的那个家属院,住的都是老革命,他还算是年轻的老革命,尽管他说不受影响,年轻时是从死人堆里过来的,但心境还是会受到影响,最近天天抓紧写回忆录。”

  是啊,郄老当初逝世的消息,还是窦老在第一时间告诉的彭长宜,那个时候,彭长宜还在三源。彭长宜点点头说:“换个环境也好。”
  彭长宜又问了小窦和小强,才知道,小窦已经调回锦安市工作了,褚小强也调到锦安市局刑侦二处任处长。”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个小强,高升了也不跟我说声,我都不知道。”
  窦厅长说:“你别怪他,他被临时抽调到锦安一个专案组工作,现在还在南方追逃呢,调动工作的通知也是前几天刚刚下发的,估计他自己也是刚刚知道。”
  彭长宜笑了,说:“呵呵,我还错怪他了。”
  “有可能。”窦厅长说道。
  “怎么不把他调省城来?”

  “呵呵,长宜啊,我们家情况特殊,父母当年竟顾着闹革命了,结婚晚,赶上我们这一代结婚也晚,所以,我小女儿要留在锦安照顾外婆,我大女儿要留在北京照顾爷爷奶奶,我们属于中间力量,只能自给自足了。”
  日期:2017-06-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