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5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建岳恼羞成怒地说道:“这是我家里的私事,你无权过问……我现在要你们立刻离开我家,要不然我就给你们领导打电话……”
  万大兴说道:“你夫人刚才跟我们谈话的时候精神很正常,既然她报案,我们就必须把情况搞清楚,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陆建岳被逼的没办法,说道:“我怎么知道她是在哪里打电话?可能是机场的公用电话亭……”

  “你说她去了国外,请问是哪个国家?”万大兴继续问道。
  陆建岳喘息着瘫坐在椅子里,哼哼道:“她没说,我也不知道?”
  万大兴说道:“你夫人说,你女儿已经失踪两天了,难道你都没有问问她去了哪里,现在要到哪里去?这也太不符合情理了吧。”
  陆建岳狡辩道:“我这个女儿你们不知道……她就是这个脾气,干什么事情从来不跟家里人说……”

  这事,宁化雨突然气愤道:“你胡说,你只是从来不告诉你罢了,因为你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只是把她当成了你跟别人勾心斗角的工具……”
  “那你说说那个敲诈电话是怎么回事?”万大兴问道。
  陆建岳被逼的没有了退路,只好坐在那里不吭声。
  万大兴说道:“陆总,你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如果你的女儿被绑架,那就是刑事案件,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报不报案,我们都不可能袖手旁观,我希望你把事情说清楚,否则,我们只能请你去局里面说了……”
  陆建岳坐在那里喘息了一阵,渐渐冷静下来,他知道,陆琪的事情被宁化雨这么一闹看来是瞒不住了,眼下必须给丨警丨察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从他们的话来判断,宝林怀疑陆琪被公丨安丨局抓捕的可能性不大,要不然市局刑警队的人不可能听不到一点风声。

  “这件事……”陆建岳小心斟酌着词汇说道:“眼下也没法下定论……我承认,阿琪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我刚才之所以想隐瞒真相,还不是担心女儿的安危,那个索要赎金的人说的很明白,只要我们报案,马上就撕票,你说,我没有顾虑吗?”
  宁化雨说道:“那你也不能骗人啊……你还说我精神不正常,我看你才是精神不正常呢……我已经受够了,等女儿回来我们就走……”
  万大兴说道:“夫人,现不说这些,眼下还是请你们详细说说你女儿的情况,比如,她有些什么朋友,经常去些什么地方,有没有什么仇人,最近这些天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
  陆建岳一旦缓过气来,马上就开始反击,他打断万大兴的话说道:“如果按照你们这个方法破案的话,我女儿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我看这件事你们还是别管了,我宁可跟绑匪交易,省的你们惊动了绑匪,万一我女儿出了什么意外,你们能付得起责任吗?”
  万大兴说道:“绑架案需要人质家属和我们密切配合,任何一方有不负责任的行为都有可能给任职资带来危险……
  不过,考虑到陆总的兄弟几乎是在同一天被绑架,这两个案子有可能是同一伙绑匪所为,既然陆家镇那边已经报案,我们可以把两起绑架案并案侦查,绑匪应该不会知道你们报案的消息……”
  宁化雨说道:“警官,我们是不是要准备赎金?”
  万大兴说道:“为了避免最坏的结果,还是有必要准备赎金……当然,我们不会让绑匪带着赎金逃跑的……”
  陆建岳哼了一声道:“你们还是先找到绑匪的踪迹再说吧……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提供一条线索,我女儿那天出去的时候开的是一辆切诺基越野车,车牌号WG006,如果嫩找到这辆车,说不定会发现绑匪的线索……”
  万大兴说道:“我们不会把精力花在这辆车上面,绑匪有可能已经把车毁掉了,找车比找人更困难。
  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和家里的座机号码,我们要监控这两部电话,绑匪随时都有可能再来索要赎金……”
  陆建岳几乎没有怎么听万大兴的话,脑子里只是琢磨着陆琪既然不在宝林的手里,又不在丨警丨察的手里,那究竟会在什么地方,到底是谁绑架了她,最后不由自主想起了上午陆建伟说的话。
  陆鸣怀疑自己绑架了老四?那么,会不会这小子为了报复绑架了阿琪?不过,他有这个能耐吗?
  也难说,如果老四手下的那些马仔被他利用的话,出其不意绑架阿琪也不是办不到的事情,只是,不清楚阿琪是什么时候被绑架的。

  如果是陆鸣报复的话,那应该是在老四被绑架之后的第二天,可他的动作未免也太快吧?可能性不大。
  但除了他,还有什么人对阿琪感兴趣呢?难道真的是看上了自己的钱?可那也应该绑阿涛啊,他是自己唯一儿子,并且还是个坐轮椅的,绑起来不是更方便吗?
  陆鸣让马仔陆虎在新镇一个新建的小区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做为他在陆家镇的秘密据点,这个地方只有陆虎知道,连陆媛都不知道,这倒不是他想在这里养小蜜,而是担心陆媛知道以后每天有事没事跑到这里老缠他。
  上午从陆老闷家里出来,陆鸣就一直跟蒋凝香待在朱雅仙的家里商量公司开业的事情,不过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告诉干妈董家岭发生的事情,想到马上就要跟陆琪见面,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蒋凝香见陆鸣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以为他是在为陆老闷担心呢,心想,这小子表面上看起来不像个正经人,可心眼还是不错的。
  虽然还没有和陆媛结婚,可已经再操心岳父家里的事情了,要不是自己拦着,说不定会到金库里取了钱和绑匪做交易呢。
  “别愁眉苦脸的,有些事情你再操心也没用,你还是抓紧时间尽快熟悉公司的各项业务,就算老闷能回来,公司经营上的事情也不能指望他,你好歹也是金融专业毕业的,总不至于连资产平衡表都看不懂吧?”蒋凝香没好气地说道。
  陆鸣说道:“公司不是有你吗?我又不是董事长……再说,我现在也没法静下心来……”
  蒋凝香嗔道:“难道我要一辈子给你当保姆?既然你心思不在这家公司上,当初为什么要撺掇老闷办公司,要不是你给他出馊主意,事情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个份上……”

  陆鸣一脸冤屈道:“这还怪上我了,老闷和陆建岳翻脸是早晚的事,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对了,干妈,你今天为什么要同意陆建伟那二千万资金入股?”
  蒋凝香瞥了陆鸣一眼,端起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说道:“动动脑筋,别什么事情都问我,我这么做自然有用意……”
  陆鸣跑到蒋凝香身边坐下来,就像是撒娇似的摇晃着她的胳膊说道:“干妈,你的脑子里想些什么谁能猜透啊,那陆建伟不是陆建岳一伙的吗?难道你就不怕这是陆建岳变着法子挤进公司?”
  蒋凝香好像就吃陆鸣这一套,脸上充满了母亲的慈祥,白了干儿子一眼,说道:“正因为他和陆建岳是一伙的,我才故意这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