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也是刚刚吃过早饭,他下车后,居然也也对着后视镜,左右照了照牙齿,然后夹着手包也走了。
  走在他前面的女士身材非常诱人,从后面看,曲线非常的圆润和美丽,合体的衣裙,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腰身和臀部,半高的鞋跟,走在水泥路上敲击出清脆的声响,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感到她的臀部很是性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由在心里暗骂自己,是不是想女人了。这样想着,他就调开了目光,就见前面的女士正好向他相反的方向拐去,他则来到了教室。
  没想到,到他车后视镜照牙齿的漂亮姑娘,却是来他们讲课的教授。
  她的到来,引起一阵骚动。不光因为她漂亮,更主要的是她的年纪,在座的各位县委书记和县长中,彭长宜的年纪是最轻的了,但是他都比这个年轻的女教授岁数大,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来给他们基层大员来讲课,是不是有点嫩?

  就听后面有人说道:“省委党校是不是没人了,弄来这么个小丫头糊弄我们?”
  “是啊,如果讲怎么穿衣戴帽兴趣她行,讲党怎么执政,她行吗?”
  她全然不顾下面的人怎么议论,更不在意人们看她的目光,端正地站在讲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大家。尤其是那套剪裁合体的天青色的套裙,让她更加显得清爽,大气,稳重,映衬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干净,好像这个颜色,就是为了她而研制出来的。那欣长健美的身材,优雅迷人的风度,尤其是那一头乌亮漂亮的短发,是那样的洒脱、清秀、脱俗又富有朝气。乌黑迷人的眼睛,大胆地扫视了一下全体学员们,和这些比她大许多的男性学员们有了一两秒钟的对视过程。

  彭长宜不用回头看,全体学员,保证眼睛都直了,他上过党校,从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党校教授,也没有见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女性教授,大多像靳老师那样,中规中矩,理论性超强的老学究。
  这时,又有人窃窃私语,说:“这是来讲课的?还是来看风景的?”
  “就是啊,这个小女娃能给咱们讲什么?”一位来自德山地区的县委书记说道。
  “能,可以讲花前月下、吟诗作赋……”
  “哈哈。”课堂上,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坐在前排的班长往后看了一眼,他目光严厉,脸色严肃,说道:“注意课堂纪律。”
  这时,就见那名年轻的女教授嘴唇轻轻向上弯了一下,流露出一丝不被察觉的笑意,就是一抹笑意,却有着说不出的丰仪和魅力,她展现给大家的是那么的镇静、自信和骄傲。
  她这才张开经过镜子检查后干净、雪白的牙齿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舒晴,云卷云舒的舒,晴天的晴。”说着,她拿起讲桌上一根粉笔,胳膊一扬,就在黑板上快速写下两个大字:舒晴。
  非常漂亮、大气的楷体,如云般舒展,流畅!
  就冲这两个字,彭长宜就感到,这个年轻的姑娘,应该是久经讲台的人,是不可小视的人,能站在省委党校的讲台上,那可不是一般人所为。别忘了,这是在省府京州,藏龙卧虎啊!
  果然,就冲这两个潇洒大气的粉笔字,课堂渐渐安静下来,学员们不在小声议论了。
  舒晴说道:“今天,我是临时受命站在这个讲台上来的,因为袁省长今天上午有一个很重要的外事活动,原定他的课临时往后推,我的课就提前了。”
  听她这么一说,几乎所有的人都快速低下头,翻看着课程表,果然,在主讲教授一栏里,人们搜索到了“舒晴”两个字。在一看舒晴的单位,是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省政策研究室研究员、***思想理论体系研究室副主任,哲学博士学位。
  人们这才一阵唏嘘,敢情这是一位了不起的具有博士学位的年轻又貌美的女教授啊!
  就听舒晴又说道:“昨天,靳教授回去后,说咱们这个班的学员都是理论水平很高、实践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的来自基层的学员,我就从心里感到敬畏,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给来自基层的学员讲过课。所以,在敬畏的同时,我就有了深深的畏难情绪。大家知道,理论和实践,就像一个事物的两级一样。而我站在这里,跟大家也像两级一样,你们有着丰富高深的实践经验,而我的,恐怕就是一些空泛乏味的理论了。所以,我很看重你们这一期学员,与其说是我在给大家授课,不如说是给了我一个向基层同志们学习的机会。所以,在这里我恳请大家,你们兜里和桌洞里有粉笔头、烂纸团什么的,请一定要忘记它们的存在,要不就提前扔掉,这样可以防止你们把这些东西砸向我。”

  她沉静、谦逊而又不乏幽默的开场白逗笑了大家,他们开始不再轻视这个年轻的女教授了。
  后面有人故意开玩笑地说道:“不会的舒教授,我们尽管来自基层,但我们都是文明人。”
  他的话又引来大家一阵笑。
  舒晴接着说道:“谢谢大家。我有一个请求,就是我讲得有不接地气的地方请你们一定指出来,一是纠正我的错误,二是增长我的见识,大家说好不好?”
  课堂上的气氛,立刻就被她简短的几句话调动了起来。
  舒晴继续说道:“党校给我的题目是,哲学与执政党能力建设的关系。”
  她说着,扬起胳膊,黑板上又出现了一行字:哲学与党的执政能力的关系。
  写下了这个题目,她轻轻地弹了一下手上的粉笔末,说道:“我想大家对这个题目可能不太感兴趣,但是我相信大家会对我讲的内容感兴趣。
  “她很自信啊?”孟客悄悄地对彭长宜说道。
  彭长宜坏坏地说:“老实听课,小心给你扥出去。”
  “被美女扥出去是好事啊!”孟客嬉皮笑脸地说道。

  “有想法了?”彭长宜小声问道。
  “要有想法也轮不上我啊,得是你。”孟客说完这句话,故意挺直身板,做出要认真听课的样子。
  彭长宜笑了。就看着台上的舒晴。
  她打开了讲义,开始侃侃而谈,旁征博引,从***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重视哲学学习的典型事例讲起,她把高深的哲学问题,解析的通俗易懂,声音如行云流水,既铿锵有力,又柔弱动听。
  但是,她有一个明显的口音,这让彭长宜和其他学员听着就有些好笑,就是每当遇到韵母是“en”的时候,她的尾音就会带出儿化韵的音儿,典型的乡音,让人听着既动听又滑稽、俏皮。比如:部分的分,门口的门……等等,听着听着,有人就不自觉地笑出声来,彭长宜也笑了,他搞不懂这是哪里的乡音。
  但是舒晴在调动课堂能力方面,分明比靳老师的手段高超,她懂得如何将这些调皮的、自以为是的县领导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她将的内容上。当她发现大家对她的口音感兴趣的时候,她突然说:“有哪位学员知道***最经典的哲学著作是什么?”
  忽然,人们鸦雀无声,她再次引导说道:“***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后,早期写的影响最大的专著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