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靳老师说:“没有实际生活呢?真的在一起生活,会有诸多不便的。小桐的年岁也不小了,却总是这么不稳定,她爸妈的确没少跟着她操心。”
  彭长宜点点头,说:“改天我去报社看看叶总编,劝劝他。”
  靳老师说:“别去报社了,他上个月退下来了。”
  “退下来?”
  “是啊,退二线了,到岁数了,谁都躲不过这一关。”
  “不对啊,他应该比您岁数小啊?”
  靳老师笑了,说道:“是,他只比我小两岁,但是你别忘了,他是领导,是一把手,我什么都不是,当然会工作到最后。我也快了,明年就到站了。”
  “哦,是啊。那现在叶总编在干嘛?”

  “他现在被京州大学新闻传播专业聘去做兼职教授了,另外,还兼着省记协副会长,小桐的妈妈也退了。”
  彭长宜说:“叶总编退下来我就更该去看看他了。”
  靳老师说:“那你要提前给他打电话,跟他联系,别到时你去了见不到人。”
  “好,到时您跟我去。”
  靳老师说:“我不去,我懒得去他家了,不是这个磨叨就是那个磨叨,一进他家我就压抑。有时候我就把他叫出来,钓钓鱼什么的。但是他退下来的工作似乎更忙了。唉,当惯了领导的人,都是这个毛病,总担心被社会遗忘,总是频繁地出席各种活动,我就跟他说,好好干点自己喜欢干而在职时又没有时间干的事,退下来,并不是人生画上了休止符,而是人生刚刚开始,我早就巴不得退呢。”

  彭长宜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您这样的境界,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您这样的爱好。”
  靳老师很自豪地笑了。
  继续上课的时候,彭长宜就很难再集中精力听老师的课了。尽管他是自从毕业后,第一次这么正规地听老师再次讲课,尽管老师让他对过去的青春岁月有了追忆,但那些枯燥的理论,那一贯波澜不惊的讲课方式,怎么也不能让他的注意力集中了,彭长宜的思绪,就被叶桐这个名字带走了……
  彭长宜想不明白叶桐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黑洋人”?更想不明白,叶桐的年岁也不小了,为什么还这么我行我素?靳老师让自己有机会劝劝她,怎么劝?
  平心而论,叶桐是一个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姑娘,她大胆,泼辣,思想前卫,喜欢就去追求,就跟当年喜欢他一样,是个爱憎分明的人。
  叶桐不像陈静那么温柔可爱,总是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这种态势甚至表现在zuo爱上,从来都是热情主动,让他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但给他带来的感官刺激,也是空前的。所以,彭长宜跟叶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非常轻松、舒畅的。

  彭长宜知道,叶桐是喜欢自己,爱自己的,但她是个明白人,几次试探之后,她明白彭长宜什么都给不了她,之后,她选择了疏远,甚至离开,直至出国……
  不能不说,人都是感情动物,彭长宜乍听到叶桐的消息后,心里起了那么一阵的波澜,尽管如此,他绝不会主动燃起早已冷静的激情,大家都是明白人,都知道彼此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叶桐当初就非常明白这一点。
  老教授讲得很有逻辑性,推理性,但就是缺乏激情和幽默感,学员们感到枯燥、无趣。彭长宜表明似乎在听课,其实一直是心不在焉,这从他沉思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来。
  靳老师整整讲了半天的课,而且按课程表看,未来两周里,还有靳老师的两节课。
  课间休息的时候,孟客等几个学员凑到彭长宜的面前,说:“长宜,这位老教授讲得很好,但我就是听不进去。”
  其他人也说:“对呀,你认识他,能不能给他建议一下,别让他讲了,我们自习怎么样?”
  另一位学员说:“是啊,我看他还有四个课时呢,怎么办?”

  彭长宜笑了,说道:“怎么办,没办法,听课就跟女人遭到强X一样,既然你反抗不了,那么就学会享受。”
  彭长宜继续说道:“靳教授是我学生时代的班主任,他最擅长的就是讲政治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是我们大家都不喜欢学的课程,加上他讲得比较枯燥乏味,但是,只要你试着听进去,你会被吸引,他就有这方面的魅力,不信,你们按照我是说的话体验一下,你们就会发现他其实讲得非常实在。”
  果然,接下来的课堂秩序明显好了起来,彭长宜说的听课就跟强X一样,反抗不了就学会享受的话在学员们广泛流传,以至于只要有靳老师的课,大家就会说“强X的来了。”
  相比靳教授,另一位年轻女教授的讲课,受到了大家的普遍欢迎和好评,这不仅是因为她年轻长得漂亮,让人赏心悦目,也的确是因为她讲得好,在座的全部是男学员,他们的目光被她吸引的同时,也满足了许多知识层面的饥渴和猎奇心理。

  本来,今天的课应该是省长袁锦成的产业强县的内容,但是,由于他有特殊情况,今天的课,就由这位年轻的女教授来讲。
  这些学员很是看人下菜碟,凡是省领导来讲课,他们都是容貌整洁,精神百倍,凡是党校教授或者是政策研究室教授们的课,他们就显得有些懒散、应付,不得不听的架势,说怪话,交头接耳,课堂秩序明显的不好。
  学员们按课程表,都知道今天是袁省长来讲课,提前早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等待。按照惯例,这个时候,早就有秘书提前把水杯给省长摆在讲桌上来了,但是今天没有。
  时间到,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门口,这时,门开了,进来的讲师不是省长,却是一名容貌美丽,留着一头短发,清爽动人,身着一套天青色套裙的年轻女士。
  看到这位女士,彭长宜不由地笑了,他想起刚才非常有趣的一幕。
  今天,彭长宜一早就从亢州赶了回来,昨天下课后,他特地请假回去参加市里的民主生活会,这个生活会是他头来党校就定好要召开的,他非常重视这个会议,由于他来党校学习了,就把会议由原来的下午改在晚上召开。

  民主生活会,也是凝聚人心,及时捕捉班子成员思想动向的一种形式,也是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途径。可能别处的民主生活会是走过场,但是彭长宜从来都是认认真真地开这个会议。所以,他以书面形式跟校方请假说明缘由后,被校方很痛快地批准了。
  老顾老早就等在省党校门口外,接他回去了,会议开到了将近半夜才散。第二天头上课的时候,老顾又准时把他送来了。
  就在老顾的车刚刚停稳,彭长宜说了句“回去注意安全”后,他正要开门下车,这时,就从车后面急匆匆地走过来一位年轻的姑娘,穿着一套天青色的套裙,怀抱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从彭长宜的车旁经过,彭长宜怕碰到她,就没有开门,她走过去后,彭长宜刚要开门,那个年轻的姑娘又转回身,凑到彭长宜这边,居然对着后视镜咧开了嘴,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她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发现牙齿里有不洁物,这才满意地一甩短发,又继续向前走去。

  彭长宜没有立刻下车,他怕引起女士的尴尬,直到女士走远后,他才下了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