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在亢州的时候,江帆对樊文良从心底表现了最真实的敬重,这也是日后他得到樊文良辅佐的基础,樊文良看中的是江帆这个干部身上的理想色彩和不同流合污的品性,也看中了江帆为人做事的党性原则和君子风度,这是他所欣赏的。但是江帆没有在一个地方主政的经验,所以,有些预防工作他是要提前做的。

  无论多大的官员,到了一定的位子上,总是要急于培养自己的力量,哪一级领导也脱不开这个俗,樊文良也不例外,谁不希望自己在任上能向组织多多推荐几个优秀的领导干部?尤其是现在是身为组织部部长的樊文良,他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江帆当然不能理解此时樊文良的用意,不容他多想,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开了,出乎意料,彭长宜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孟客。
  江帆惊讶地站了起来,说道:“长宜,老孟,孟书记?哈哈,你们……我明白了,樊部长说有客人,原来就是你们啊?”
  江帆等彭长宜和孟客跟樊文良握完手后,才跟他们握。
  彭长宜说:“怎么,您不知道是我们啊?”
  江帆说道:“不知道。樊部长打了埋伏,他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樊文良这才不紧不慢地说:“我没有告诉他,首先是江主任信任我,他也没问我都有谁,大概知道我不会卖了他吧。”
  “哈哈。”几个人不由得都笑了。
  江帆的确是这么想的,既然樊文良说不让他换衣服,那就是应该没有外人,而且樊文良提前到,又和他说了这么多的话,他就更没有琢磨今天都是什么人出席了,但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是彭长宜和孟客来了。
  彭长宜看见江帆一身运动打扮,富有激情和活力,就说道:“您是不是刚从球场上下来?”
  江帆笑了,说道:“我也是闲着没事,到街上买了个篮球,就去练了会儿投篮,手生了,而且不经常运动,刚准备回家,就被樊部长招呼过来了,江帆部长没有说都有谁,但是他不让我回去换衣服,说明今晚没外人,但真的没想到是你们两个。”

  彭长宜不想让江帆猜谜,就说:“我们来党校学习来了,今天下午刚刚报完到,老孟说想老领导了,我们跟樊部长约了今天晚上。”
  孟客说:“我想,明天开课,肯定樊部长会提前回来,结果我一打电话,果然老书记在半路上,这样,我们就约好了点。刚才来的时候,才听长宜说你调回来了,我还说趁着这几天学习的当儿,去看看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见着了。”
  樊部长说:“看来,如果我今天要是不把江主任叫上,你们会对我有意见的。”
  “哈哈。”几个人都笑了。
  孟客,曾经在亢州当过副市长,当时市委书记是樊文良,市长是江帆,在人代会选举江帆的时候,张怀他们几个为了干扰正常选举,又临时推选出一名候选人,这个候选人就是孟客。这给樊文良和孟客都出了难题,对于樊文良来说,前有周林落选,这次怎么也不能让江帆落选了,对于孟客来说,自己调到亢州时间不长就出了这一档子事,他无意跟江帆争夺市长位子的,况且,当时的江帆是翟炳德一手提起来的。所以,他及时向组织表态,要求退选。但是樊文良临阵不乱,运筹帷幄,对张怀阵营里的人釜底抽薪,成功瓦解了苏氏兄弟。对于孟客的推选,樊文良说,还是尊重人民的意愿吧,既然代表们推选出你,是代表们对你的信任。所以,接下来的选举正常进行,在樊文良的坐镇指挥下,江帆顺利当选,孟客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孟客尽管曾经给翟炳德当过秘书,也是翟炳德的追随者。但通过这件事,孟客表现出了高度的觉悟性,那个时候他惶惶不安了两天时间。因为他十分清楚,这是别有用心的人耍的伎俩,即便自己真的上位,也是得不到樊文良甚至是翟炳德的支持的。不久,锦安市委书记翟炳德考虑到江帆和孟客日后的关系,就把孟客调到了清平市当市长,后来成为那里的市委书记。
  不得不说,孟客是聪明的,稀里糊涂被人涮了一把,但却得到了上级市委的欣赏,反而加快了升迁的速度。尽管孟客是翟炳德线上的人,但樊文良对孟客是没有偏见的,毕竟当时在江帆当选这件事上,他表现出了高度的政治觉悟,没有给樊文良添腻,也没有被代表们推举出而沾沾自喜,而是以大局为重,主动找到时任市委书记的樊文良表露心迹。再说,翟炳德已经成为阶下囚,当孟客给他打电话,说彭长宜他俩想见他的时候,尽管樊文良有自己的安排,但还是满口应允,他这才给江帆打了电话。

  江帆问彭长宜和孟客:“你们来党校学习多长时间?
  彭长宜说:“两周。”
  江帆说:“两周,够咱们喝酒叙旧的时间了。”
  他说完这话后,觉得当着省委领导樊文良的面不妥,就赶忙又补充道:“当然是你们休息的时候,正常上课的时候不能喝的。”
  说完,还跟彭长宜和孟客眨眼。
  两人都会意地笑了。
  樊文良也笑了一下,没说话。

  彭长宜问江帆:“您进入角色了吗?”
  江帆看了一下樊文良,说道:“正在熟悉情况,可能下周准备下去,主任跟我说让我抓抓小城镇试点建设情况。”
  彭长宜说:“我们那里也有小城镇建设试点。”
  孟客说:“我们也有。”

  樊文良说:“小城镇不是没个县都有吧?”
  彭长宜说:“不是,三源就没有。”
  江帆说:“的确不是每个县都有,受人口和经济指标的限制。”
  晚宴结束后,樊文良有意给他们腾出时间,就借口提前走了。他们送樊文良上了车,樊文良的司机就把篮球给江帆拿了下来,彭长宜接过篮球后,目送着樊文良的车走远后,他们才转回身,彭长宜在地上拍了几下球,说道:“您还会打吗?”
  江帆笑了:“忘是忘不了,就是手生了,没有球感了,另外,也运动不起来来了,身体明显笨了。”
  他们三人回到饭店又聊了一会后才散开。
  由于是第一天报到,彭长宜和孟客都带着车来了,孟客先回党校了,彭长宜送江帆回去,跟着江帆上了楼,看了一下他的宿舍后,彭长宜没敢在江帆住处多呆,因为学习期间,党校对学员有严格的作息纪律。
  在头来的常委会上,彭长宜布置了工作,朱国庆又提起新建办公大楼的事,彭长宜笑着说:“这样,我到省里后咨询一下,如果上面把控的很严,我们就暂缓,干嘛在这个时候顶风行事,如果上面把控的不严,咱们再商量怎么建也不迟。”
  最近,他每次都是以这种温和的态度对待朱国庆的这个提议,他这次来省里学习,的确也想跟樊文良打听一下,不然总是这样搪塞朱国庆也不是个头。但今晚有孟客在场,他就不好说这事了,反正他会在省城学习半个月的时间,以后再找机会吧。

  其实,彭长宜完全可以否决朱国庆的提议,但是他不想这么断然拒绝他,他想以这种方式让朱国庆自己放弃建大楼的想法。谁知,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所以,他决定单找时间跟樊文良认认真真地跟樊文良咨询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