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穿了,是球衣,从上到下都是半截的。”
  “没关系,又是休息时间。你等在原地吧,我马上让司机去接你。”樊文良的口气语调尽管很绵柔,但却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力。
  江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如果樊文良认为自己这样出席酒宴,就说明没事,他说道:“好吧,我就在学院大门口处等。”
  挂了电话,江帆想看看表,才发现自己没有戴,他就掏出了电话,看了一下,自己来时戴的那瓶矿泉水已经喝完,就在路边又买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几口就喝了下去。
  十多分钟后,樊文良的车停在了他的面前,司机他认识。
  上了车后,司机直接将他送到了锦江饭店十六层餐厅,来到了事先预定好的房间后,司机就又出去了。
  江帆趁这个功夫,来到了洗手间,把能洗的腋下、胸脯、脖子,胳膊,包括两条半露在外面的腿都擦洗了一遍后,撩起衣服闻闻,还好,汗味还没有挥发出来。他就拿起梳子,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梳着梳着就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就想起了刚才球场上生龙活虎的陆原和那只可爱的小狗,他不知道陆原会不会将遇见他的事告诉丁一……
  他还没来得及感慨,就听到了开门声,樊文良说道:“江主任哪儿去了?”
  江帆一听,赶快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樊文良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走了进来。

  看到一身短打的江帆后他不由地愣住了,故意夸张地打量着江帆,说道:“不错啊,你蛮青春的吗?而且还活力四射。”
  江帆笑了,说道:“本来想回去换身衣服,您说不用,我也就懒了。”
  “换什么?今天没有外人,呵呵,小江,你这个样子,分明就是一个青春小伙儿,都把我们比回去了,显得我都老态龙钟了。”樊文良说着,也晃动了一下双臂。
  江帆笑了,说道:“哪儿呀,我还担心我衣冠不整人家不让我进呢,结果看我这打扮,可能会误认为我是球员没好意思把我拒之门外吧。”
  “要不,我回去换一身衣服,来得及吧?”
  樊文良说:“呵呵,不用,今天没外人。”
  江帆没好问都有什么人,就说道:“您没回北京?”
  樊文良说:“刚回来。”

  江帆给樊文良倒了一杯水,坐下
  樊文良问他:“怎么样?工作环境熟悉了吗?”
  江帆笑着说:“呵呵,环境熟悉了,工作还不太熟悉。我看,整个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游手好闲,周五老申跟我说,差不离就让我下去,抓一下小城镇建设的事情。我跟他说,我对这块工作还不太熟悉,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指导我去做就行。”
  樊文良笑了,半天才说:“那天,廖书记的秘书关昊找到我,要了你的简历,另外我把你在党校和内蒙期间发表的一些理论文章给了他。”

  “噢——”江帆不知道关昊要这些干嘛,但是可以肯定,廖书记知道了有他这么一号。无论如何,都是件欣慰的事。
  樊文良用手拢了一下头发,说道:“小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你这身打扮,我也想去活动活动了。”
  说着,就站了起来,摇晃着腰身。
  江帆笑了,说道:“我也是叶公好龙,好多年不摸篮球了,现去买的球,到了体育场后,光看别人打了,都没敢上场。对了,我看见政府秘书长也在玩。”
  樊文良说:“是老杜吧,他家就住在物探学院里,他老婆是学院的领导,他一直都住在学院的家属院。我看过他们的简历,最早在体校当过篮球教练,也是一个篮球运动爱好者。”
  江帆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所以我们也没有说话。”
  “你也有这篮球?”
  “还是在学校时的基础,早就不玩了,生疏了,我回来这段时间都长肉了,就想着运动运动,减减肥。”
  樊文良看着他笑了,说道:“你哪儿肥呀。不过运动运动不错,我现在回家就是跟梅大夫早上散散步,有的时候,不回家就在这里写写字,几乎没有运动的时间和爱好。”
  “呵呵,您现在忙,我不是现在没有事吗?”
  樊文良又坐下说道:“那个申广瑞喜欢说些怪话,你跟他交往多注意自己的言行。”
  江帆说:“是的,我发现他有这个毛病了,总是喜欢提阆诸过去的事,有点当年好汉的感觉。”
  樊文良点点头,说道:“客观地说,他当年的确在阆诸做了大量的工作,怎奈和市长不合,天天吵架,那个时候我还在关岛,就听说他们吵得不可开交,还多次闹到了省委。后来省委就对他们俩各打五十大板,把他和市长都调出了阆诸,他当时被调到了建设厅任党组书记兼副局长,那个市长被调到了农业厅任副局长,排名很靠后的副局长。再后来省委为了照顾申广瑞的情绪,又调他到了省发改办当主任。这个人的工作能力是有的,就是脾气大,不容人。身为班长,不能容人怎么行啊,这是班长最应该具备的素养。可他倒好,甚至公开在常委会上和市长拍桌子吵架,当时省委也是出于爱才的考虑,才提他当了发改办一把手,也想让他发挥余热,干点事。不过现在看来,他的牢骚比他的工作方法还要多,我看,他也是不求上进了。”

  江帆笑了,说道:“呵呵,您说得的确是这么回事。”
  樊文良继续说道:“申广瑞的毛病除去不能容人这个大毛病外,他还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喜欢过问具体事,也可能和他精力充沛有关,但再怎么精力充沛,你一个人不可能干了大家的事情。所以,就有些抓小失大,全局失调。要知道,在一个地方,丨党丨委一把手其实也是一个地方上事实的一把手,当好书记这个角色,权力与威信是缺一不行的。但是不可否认,纯粹地以权力支配他人,得到的只是被动、消极的服从,而且这种外在影响力将随着权力的消失而迅速消亡。威信则不同,有信则威。它是对领导者发自内心的信任和钦佩,是一种征服人心的力量,能有效地调动被领导者的积极性,效果比强权威政显著而持久。因此,一把手在领导过程中不能仅仅依赖于权的支配力量,而应注重取信于民,从而树立威信,并借助于这种优势,更好更有效地行使职权。”

  江帆静静地听着,在他的印象中,这是樊文良头一次这么跟他高谈阔论,以前,很少听他谈论政治,更别说谈论如何当好一把手的事了。
  樊文良继续说道:“书记,在班子成员中是第一位的,是上级组织赋予的权力,但是,上级可以封你的权力,却封不出你的领导威信,威信这东西,靠权力压不出来,靠耍小聪明也骗不出来的,那么靠什么,就要靠你高尚的品德,靠你的大公无私,靠你的光明磊落。”
  江帆不住地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