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88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伟高的老婆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吴全能,然后一字一句的对吴全能说:“吴秘书长既然这么说,我无话可说,我一个女流之辈只要是还有一口气在,必定会为自己老公的死,讨要一个说法,吴秘书长既然不肯帮忙,我无话可说,只当是李伟高生前瞎了眼,结交了你这样一个朋友,希望以后吴秘书长有一天去了地下,见到李伟高的时候,能有脸面对他。”

  李伟高的老婆说完这番话后,回到家中就开始拿出自己准备好的传单开始四处发放,对于这个女人来说,除了做这样的事情来泄愤之外,又能有什么好办法为自己出口心里的恶气呢?
  就在传单发出后的当天下午,李伟高的老婆在单位的办公室里被纪委带走谈话,理由自然都是相当充足的,不管是财产来源不明罪,还是在工作中存在严重的财物问题,这些都足以让纪委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让李伟高的老婆老老实实的在牢房里呆很长一段日子的。
  李伟高的老婆被抓了!
  吴全能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当时他正跟一帮人在胡吃海喝,自从那天晚上在邬大光家里失手杀了邬大光的老婆后,他现在每天都过的胆战心惊,只要是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邬大光老婆那哀怨的眼神。
  尤其是害怕天黑,如果晚上不跟一帮人一块热热闹闹多喝两杯,他担心自己精神上会有种崩溃的冲动,他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杀人犯啊!
  每每想到这个词的时候,吴全能心里就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他拼命的去最高档的酒店享受,吃最好的菜,玩最漂亮的小姐,他想要在这种醉生梦死的感觉中,让自己尽快的解脱出来,表面上花天酒地的吴全能,其实心里是极其痛苦的,只是这心里巨大的苦却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于是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不同的女人身上,他需要这些**给自己刺激,只有在女人身上不停运动的时候,头脑中才能短暂的忘记一些痛苦的事情,他需要放纵,需要发泄,需要有人贴身的温暖,让他心里踏实些。

  今晚吴全能来到了市区某五星级酒店的洗浴中心,这里有个相当不错的女人是他的老相好。连续几天,吴全能晚上都睡在老相好按摩女小吴那里,他有些不敢回家,甚至每次上班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左右前后张望一下,他担心自己随时可能从一个人上人的市委秘书长变成被丨警丨察带走的囚犯。
  孙承纬承建的高级会所刚刚开始动工就发生了问题。
  孙承纬作为承包下此项工程的老总,平常并不经常呆在普安市,他把对会所工程的管理权交给了已经从牢里放出来的江浩洋。
  建设会所的第一步工程就是挖土方,就是在平地上开始不停的往下挖,为地下停车场什么的,开辟地盘。
  在普安市里,土方这一块的承包方中,最牛逼的老板就算是普安市黑道上赫赫有名的绰号是“小老鼠”的老板。

  此人干挖土方这一行已经十多年了,手下的挖土机数量是整个普安市里干这行的老板中最多的,最重要的是,他这些年仗着自己是普安市本地人,在土方这块的经营中,已经俨然成了地头蛇,如果有某个工程的土方工程是给外地人来做的,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人家在本地呆不下去。
  不管是搞破坏还是各种威胁的手段,外地的土方承包老板往往会迫于他地头蛇的淫威,宁可选择赔钱,也不愿意自己的公司出什么岔子。
  就这样,时间久了,只要是普安市内的重大项目土方工程都由小老鼠的公司来承包完成,孙承纬揽下的商业会所工程也不例外。
  商业会所的工程一侧是农田,小老鼠为了图省事,让手下人把挖上来的土直接倒在了农田附近的水渠里,起初倒出来的土不算多倒也还凑合,至多把水渠给填满了,后来随着工程进度不断加大规模,那小小的水渠承受能力就有限了,太多的泥土直接倾斜到了老百姓的农田里。
  这样一来,当地的老百姓肯定是不乐意了,于是找到工地负责人要求立即停止这种侵害农田耕地的行为。
  小老鼠的这帮手下,这些年在普安市横行霸道也是惯了的,哪里会把几个老百姓意见放在眼里,既然你提出意见来,那我就直接把泥土倒在你家农田里,不过是赔点小钱的事情,对付这帮老百姓实在是太容易了。
  就这样,老百姓只能一级一级的往上告状,最终上丨访丨的资料被摆放到了分管城市建设工作的秦书凯副市长的案头上。
  秦书凯心里琢磨着,商业会所的项目就在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紧邻位置,一旦真要是闹出什么动静来,只怕周边的道路被老百姓围堵上后,月亮湾商业圈项目的各种用车进出可能也会受到影响,这样想着,他决定带着城建,环保和公丨安丨等部门亲自去现场看一下。
  分管副市长对此事相当重视,底下的各部门自然也重视起来,一帮人勘察了现场后,秦书凯指出,不管这个项目是哪家公司承包的,必须要立即下发整改通知,让承包方把所有的泥土都运输到制定位置,在问题没有处理妥当之前,不准工地再次开工。
  秦书凯做梦也没想到,不过是一次普通的群众上丨访丨事件处理,却差点害的他送了命。
  再说说小老鼠这个人,此人今年三十出头的年纪,十几岁就出来闯江湖,起初跟着一帮人走私一些山货糊口,后来又跟着一个黑帮老大干了些见不得人的黑道勾当,二十岁那年,他一直跟从的黑老大因为涉嫌持枪杀人被公丨安丨局逮捕后,公审枪毙。
  自从亲眼看到黑老大从之前的耀武扬威变成一具死尸后,小老鼠开始金盆洗手,正式从黑道转上了白道,说是白道,其实在做生意的时候,也还是会经常弄些下三滥的手段,只不过那些手段够不上什么严重刑罚,年轻的小老鼠,却早已是老江湖,他早已明白了跟丨警丨察打交道的底线在哪里,因此在土方这一行也算是混的如鱼得水。
  秦书凯带着一帮领导人到工地现场考察的时候,小老鼠正在家里跟几个兄弟赌钱,他的家就在普安市东郊的一栋高大别墅里,这别墅里住着他的三房老婆,个个长的如花似玉,而且都已经替他生儿育女,不管是领没领过结婚证的老婆,每人一栋独立的小楼,三栋小楼中间有天桥相连,从外表上看起来,依旧是一栋整体的别墅。
  小老鼠今天手气不好,上场不到一个小时已经输了十多万,这让他心情有些郁闷,恰好手下人过来汇报说:
  “老板,大事不好了,市里分管建筑的副市长上午要到咱们工地来视察呢?”
  心情正极其郁闷的小老鼠伸手把一把臭牌往桌面上一掼,嘴里骂骂咧咧道:
  “喊什么喊,老子的好牌气都叫你给喊没了。”

  手下人瞧着小老鼠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等着听后小老鼠的吩咐。
  日期:2018-05-2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