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1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犯人排着队,每个人都有两名狱警带着,而且是隔离开的,彼此无法沟通。看见这样的场景,孙江涛更加疑惑了。
  徐瑾端坐在那里,目光很平淡地看着李牧和石磊,他心如止水,没有丝毫的波动。从宣判下来的那一刻起,他不再去纠结过去了。
  或者说,从战友们在自己身边倒下去的那一刻起,他已经给自己判了刑。
  十五年后,开始新的人生。
  在很多人眼里,他可能是最冤的犯人了。
  来自武警某部特战队,狙击手,去年最后一次任务,队长牺牲,他作为狙击手自动成为队长——狙击手通常是第二指挥员。撤离之前,他违抗了命令,选择了计划外的路线撤离,导致小队一半的人死伤,损失惨重。
  他以违抗军令罪情结特别严重领刑十五年。
  他来到三号监狱,还不到三个月。
  李牧合徐瑾的案卷,问,“为什么不诉?”
  徐瑾摇头。
  李牧说,“计划的撤退路线埋伏了几十号武装毒贩,这是事实。”
  徐瑾依然摇头,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扬起。
  李牧仔细看过审判记录,整个过程,徐瑾在法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没有异议。”
  给他造成最大打击的,也许是战友的牺牲。他原谅不了自己,因此根本不会想着去诉重新审判。
  “不后悔?”李牧问。
  会见室里非常的安静,只有石磊翻阅材料的声音,以及李牧说话的声音。甚至,很难听到徐瑾呼吸的声音。李牧看得出来,哪怕身在牢房,徐瑾都保持着一名狙击手的基本状态。
  徐瑾微微摇了摇头。

  “你现在二十六岁,十五年后出来,你已经过了四十岁。你的人生最重要的十五年都要在监狱里度过。”
  李牧说着,再次问道,“你不后悔?”
  徐瑾终于开口说话了,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干巴巴的,听着浑身不舒服,“起他们,我在这世属于苟延残喘。”
  “不如当时战死了干净,是吗?”李牧道。
  徐瑾深深呼吸了一口,情绪有了一些波动,“是他们把我抢出来,我出来饿了,他们却永远回不来。”
  微微点了点头,李牧沉声说,“你应该为他们报仇。”
  说完,不等徐瑾抬头正视他面露疑惑,李牧招呼狱警进来,把徐瑾带了回去。
  石磊递过来有一个人的档案,说,“第二十名了。”
  顿了顿,石磊说,“班长,我看,大幅减少人员,找个折的法子,应该可行。你真要拉一个连的犯人出去,非翻天不可。”
  “你的意思?”李牧眉头微微跳了跳,笑着问石磊。
  石磊嘿嘿笑着,说,“干咱们最拿手的,搞个影子突击队,放在特别勤务连的行动编制内,有特别勤务连作为掩护,我看问题不大。”
  李牧很高兴地笑了,搂着石磊的脖子说,“知我者,大石头也。”
  “班长,我现在是堂堂武警少校警官,外号能少喊少喊点吧。”石磊一脸的无语。
  “嗯,大郎。”李牧说。
  石磊的脸都黑了。
  说得是一点没错的,拉几十号犯人出去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但是几个人却是完全可以操作一番的。李牧之前在想这个方法,现在连石磊也这么认为,说明是可行的。
  需要的时候把突击队拉出去把活干了,特别勤务连压着时间到,对外完全可以以特别勤务连的名义来,怎么说,主动权完全的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很好,而且,相信西北焦头烂额的社会治安局势,是很有可能让面领导接受这样的方式的。
  基本,李牧脑子里已经有了基本完整的计划。
  “哦,下一位叫刘伟,操,还是咱们娘家东南的,炮兵旅的一个炮侦连长,开车撞死人,判了十七年。”石磊说。
  李牧翻看起来。
  狱警很快带着刘伟进来,二十八岁的炮兵侦察连尉连长,因为休假的时候开车撞死了地方一名男子,有故意的成分,被重判十七年,一辈子也算是毁了。
  又仔细看了一遍案件的过程,李牧大致猜出了是什么原因促使刘伟犯下这样的罪行了。
  让人唏嘘。
  很平静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光着脑袋和身的囚服以及深陷的眼眶,是能看得出是个英气逼人的年轻军官,身材保养的不错,监狱的伙食看样子是到位的。
  “刘伟?”李牧合案卷。

  刘伟点了点头,打量着李牧,态度平和得很,同样,感到怪是难免的。
  “你撞死的,是破坏你婚姻的社会青年。”李牧说。
  刘伟看着李牧,“首……首长。”
  他因为李牧的年轻而犹豫,他理了理情绪,说,“首长,请问你是什么部门的?”
  “我知道你提交了诉申请,但。”李牧摇了摇头,“你的罪行证据确凿量刑合适,诉意义不大。”
  刘伟眼顿时流露出失望的色彩,喃喃的自语,“我不孝。”
  微微叹了口气,李牧说,“被你撞死的地方青年存在破坏军婚的事实,否则,你极有可能被控谋杀。”
  惨淡一笑,刘伟低下头说,“我本想把他们都杀了,可惜她那天不在。”
  “她已经被判刑了,破坏军婚罪。”李牧说。
  刘伟惊愕地抬起头,随即眼出现欣慰。
  他没达到家属随军的标准,又是新晋干部,结婚两年除了结婚,只休过一次假,结果回去之后发现,妻子被别的男人存在不正当关系。侦察兵出身的他,很快调查清楚,最后他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来惩罚那对男女。
  可惜,那个女人运气好当时没在。

  刘伟后悔了,等到他刑满释放,父母亲估计已经不会留给他很多时间尽孝,世间最悲痛莫过于此。
  “我有办法让你减刑,我指的是,减少很多的服刑时间。另外,我还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让你的父母不用因为你的罪行而生活在痛苦之。”李牧缓缓说着,“但,需要你付出代价。”
  “如果是真的,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我现在死,我也愿意。”刘伟咬着牙,道。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笑道,“你当时应该喝点酒再去撞人。”
  刘伟都愣住了——怎么当时没想到!
  石磊写了一张纸条递过去,“记住面的问题。”
  没几秒钟他收了回来。
  狱警再一次进来,带走了同样疑惑重重的刘伟。
  “开什么玩笑,这绝对不行。”
  苏永武摆着手,语气坚决地否决了李牧的想法。
  十分钟之前,李牧很详细地汇报了他的想法,得到的是师长苏永武毫不留情的否决。
  “小李,你的想法也太出格了,把犯人召集起来充当突击队员?你自己想想,可能吗?”苏永武瞪着眼睛说,“我真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
  李牧坐在那里,脸带着苦涩的笑容。
  无奈地叹了口气,苏永武缓和了一下语气,说,“小李,我知道你立功心切,想要干一番事业出来,我也知道你的能力,相信你的到来,对改变西北当前的反恐形势有积极的帮助。”
  日期:2017-06-0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