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8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如其来的惊人消息改变了“瞭望塔”计划第一阶段的作战目标,并使形势变得更加严峻。参谋长联席会议迅速做出决定,第一阶段作战目标攻占圣克鲁斯群岛的计划取消,代之以日军正在建设机场的那个大岛,而且必须在机场建成之前予以占领—诡异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就此进入我们的视线。
  1568年夏天,西班牙探险家阿尔瓦罗德门达尼亚带领两艘帆船从秘鲁启航,前往寻找理想中所罗门国王的金矿。三个月后,船队在新几内亚东部发现了一群绿色的岛屿。门达尼亚期盼可以在这里找到黄金,便引用《圣经》里的黄金之国为其命名。每当发现一个新岛屿,他就顺次让手下的船员为其命名。当轮到佩德罗德奥特加时,他对着面前的那个大岛喊出了家乡的名字“瓜达尔卡纳尔”—这个名字最早属于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地区的一个小镇。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在阿拉伯语中象征“运河之川”的名字,会因日语谐音异化为“饿岛”,在一场持续半年的殊死争斗中吞噬数万条军人的生命。但是当时,门达尼亚并没有在那里发现黄金。由于条件恶劣极难进入,之后的几个世纪,外界很少有人涉足这里。

  如果将所罗门群岛喻为一座通向日本本土的梯子,那第二大岛瓜达尔卡纳尔岛恰好是梯子的第一阶。位于赤道以南10度的瓜岛长145公里,宽40公里,面积6500平方公里,形状类似四季豆。从空中俯瞰,它仿佛一座热带天堂,海边遍布五彩斑斓的珊瑚,沿海有葱郁茂密的原始森林,风光迤逦。南岸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北岸山麓下丘陵起伏,沿海地带有小片平原。实际瓜岛完全属于一个失乐园,这里酷热难耐,时常大雨倾盆,白鹦鹉、白蚁、疟蚊、鳄鱼、大蜥蜴、毒蜘蛛、蚂蝗和蝎子俯首皆是。岛上的山谷里分散居住着约4000名土著居民。1908年,曾到所罗门群岛访问的美国作家杰克伦敦写下了著名的小说《纯洁无邪、充满原始风味的处丨女丨地—瓜达尔卡纳尔》。文中写道,“假如我是国王,惩罚敌人最厉害的办法,就是将他放逐到那个鬼地方去。”他万万不会料到,34年后,他笔下的这座岛屿竟成为太平洋战场美日双方激烈较量的核心舞台,一场规模空前的海、陆、空大战在此隆重上演,进而改变了太平洋战争的进程。瓜岛也从此名闻遐迩。

  7月5日晚上,尼米兹乘机飞离旧金山,翌日上午抵达珍珠港—这次终于安全降落。当天下午,尼米兹携新任参谋长斯普鲁恩斯与弗莱彻、菲奇、金凯德、特纳等一众高级将领就“瞭望塔”计划第一阶段的作战进行会商。会议确定,战役总指挥由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戈姆利中将担任。特纳将指挥以运输船为主组成的第六十二特混舰队,负责将承担登陆作战的海军陆战队第一师送上陆地。弗莱彻将率以“萨拉托加”号、“企业”号、“黄蜂”号为核心组成的第六十一特混舰队,为运输船队护航同时为登陆作战提供必要的空中及舰炮火力支援,狙击日军陆基航空部队和水面舰艇的反击行动。弗莱彻还将得到约翰麦凯恩少将率领的由南太平洋陆基航空兵、水上飞机部队组成的第六十三特混舰队的大力支援。尼米兹特别强调,麦克阿瑟的西南太平洋战区将派出航空兵力压制拉包尔的日军机场,同时派出部分水面舰艇参与护航和登陆作战。

  尼米兹对航母舰队提出了类似中途岛战役的限制,“在无法对敌人造成相当伤害的情况下,不得轻易冒险”。会议结束之后,尼米兹将弗莱彻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出人意料地拿出了一枚美国海军优秀服役勋章。有关这枚勋章的嘉奖令上写着:“表彰受奖人为美国太平洋舰队特混舰队司令官的卓越功勋。在这个责任重大的岗位上,他以杰出的技艺和智谋指挥特混舰队,先在1942年5月于珊瑚海、继而于1942年6月在中途岛一带,重创敌军。”尼米兹本拟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在军乐团的伴奏声中给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同时颁奖的,但后者的勋章至今未到,弗莱彻即将受命出征,只好临时在办公室里将就一下了。尼米兹告诉弗莱彻,他晋升中将的手续正在办理。当晚,尼米兹、弗莱彻、斯普鲁恩斯、特纳、默里及太平洋舰队勤务部队司令官威廉卡尔霍恩中将共进晚餐,第二天弗莱彻将率领庞大的航母舰队启航远赴南太平洋。

  1942年6月上旬,日本在中途岛遭遇了开战以来的首次惨败。东京的决策者不得不重新考虑之前制定的作战方案。大本营在6月11日宣布,“攻占斐济、萨摩亚和新喀里多尼亚的FS作战暂时推迟两个月”。对上述指令,对南太平洋一直情有独钟的军令部一直颇有微词。他们认为,日本联合舰队的实力依然远在美军之上,完全有能力继续实施FS作战。作战部长福留繁少将要求联合舰队对此提出支持意见。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之前一直积极求战的联合舰队似乎突然间丧失了信心。核心打击力量的丧失导致联合舰队无力再实施下一步的进攻作战。特别是山本司令官精神压抑,整日忧心忡忡,唉声叹气。宇垣在6月22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长官看起来甚为忧郁,常常独自一人陷入沉思。截止目前,长官还没有和我敞开交谈,可能还是有些介怀吧。”
  随后联合舰队的答复完全出乎军令部的预料:进攻新喀里多尼亚尚有可能,攻打斐济困难重重,占领萨摩亚毫无希望。为支持上述观点,联合舰队摆出了一大堆现实困难:
  一、上述三地相距甚远,无法得到陆基航空兵的有效支援。就陆基航空部队本身而言,战斗机只有正常编制的54%,侦察机37%,轰炸机75%,情况最好的水上飞机也不超过80%。在远距离作战情况下,战场损失势必进一步加大。现存航母在得不到陆基航空兵的支援下贸然出战,风险极大。
  二、珊瑚海和中途岛损失的航母舰载机迟迟得不到补充。特别是国内战斗机月产量仅为90架,远远无法满足实战的需要。航空部门培训出的海军飞行员连保证现有部队满员都不够,更谈不上满足未来扩军的需要。
  三、与己方航空兵力消耗巨大、战斗力逐渐减弱相反,敌军战机补充及时,在数量上逐渐占据上风。7月份以来,新几内亚东部地区敌机活动频繁,出现了大量B-17、B-26等多引擎飞机,零式战斗机击落这些大型飞机异常困难。
  四、之前中途岛和阿留申作战联合舰队倾巢出动,消耗了大量燃油,短时间内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油料不足。海军省提供的数据表明,1943年之后甚至可能出现油料枯竭,现在还是省着点用吧。
  非但联合舰队打不起精神,陆军参谋本部对扩大战线也缺乏足够的积极性,东京依然沿袭了中途岛战役之前“陆军主守、海军主攻”的老格调。中途岛战役尚未完全结束的6月6日,参谋本部已下令近卫、二、四、五等师团撤回本土,三十三师团调往中国内地,十六师团撤回伪满洲国地区。参谋总长杉山元上奏天皇,提出了在中国的第六师团和在本土的第五十二师团的退役计划。小富即安的陆军依然坚持原来“韬光养晦”的消极策略。7月13日,参谋本部《机密战争日志》挖苦性地对海军的战败表示了同情:“近来风平浪静,几乎没有收到任何军事行动的指令。自中途岛一战之后,再也没有听到海军逞能好强、耍威风的高调言论了。仔细一想,还真有点寂寞和不习惯呢!”

  之前在5月份,大本营陆军部为实施FS作战已新组建了第十七军,并于6月12日任命天皇侍从长的弟弟百武晴吉中将为司令官,军部设在新不列颠岛的拉包尔。鉴于目前美国正大规模向澳大利亚输送兵员和物资的现实状况,参谋本部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夺取之前MO作战未能得手的战略要地莫尔兹比港。既然在珊瑚海、中途岛连遭重创的海军无力实施两栖作战,那就让暂时无事可干的第十七军在巴布亚半岛北岸的布纳和戈纳登陆,翻越险峻的欧文斯坦利山脉从陆路进攻莫尔兹比港,在井上中将屡遭失败的地方赢得胜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