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96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月薪俸不到20块大洋,能搂到手的外快有限,还得偷摸的给唐山老家爹娘捎回去点。
  逛几回窑子喝几顿自己花钱的小酒,能拿回家去的,除了那点薪俸,额外的也就没多少了。
  只要额外拿回钱去,哪怕拎回去一块肉或两条鱼,母老虎马上就变成了猫,但每天回家不手里不拿点啥没花钱顺来的,媳妇的脸就捋着。这是自己没本事,想让媳妇俯首帖耳就得有钱。
  去年11月份黄文刚的事发,曹玉南见宪兵队红了眼,日本人又最好干拉不出屎来赖茅楼的事,就设计了一个《户籍管理登记表》,油印后发给片警。要求重大案件的排查,片区内居民在案发时间的活动位置和证明人,要逐一核查并登记在案。年龄适合人员的证明人不是家庭成员的,必须要见到本人。挨家挨户的登记,不许拉下一人。每次排查,表格上一人占一行。
  《户籍管理登记表》保存期为二年。即便嫌疑人今后在管内落网,或《登记表》管理不善查不到了,怎么都好应付,至少署长的责任被淡化了。《登记表》调出来,核查到了或《登记表》丢失了,都有经办人各负其责,经办的丨警丨察上面又有警长队长和股长,到署长这最多就是个监管责任。本来是应付差事摆脱责任的耍心眼,被津野看到后大加赞赏,在江城被全面推广。
  经纬警署这样城市建设比较完善的区域,户籍管理倒比较方便,居民生活的也比较有规律,一早一晚在家里都能找到人。街边子特别是城乡结合部,完成一次调查,丨警丨察就得累个半死。
  索普被杀不到两周,经纬警署的调查登记就完成了,一点线索都没找到,也就没有可疑情况需要上报,警署排查的工作到此结束,虽然是案发地的警署,曹玉南也算了结了一项工作。
  一般来说涉及到老毛子的匪谍案,当时人家没赶倒霉,被丨警丨察按个正着,除非以后被其他的案子给带出来。如果赶丨警丨察倒霉,只要是面对面给撞个正着的,能喘气说话的就不太多了。
  发生在自己管辖的地面着实可恶,津野也向他鞠躬道歉了:非常对不去,给您添麻烦了。
  “你咋不领他到秦家岗去吃饭?!”曹玉南心里想没好意思说,也没啥需要他牵挂的了。
  日期:2017-06-05 13:58:57
  媳妇说小雪这天得吃清蒸肉,仇震童特意屁颠屁颠的去了趟八杂市,割了2斤多五花肉,一手拎着肉一手把着车把,骑车路过宴宾楼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侧头多看了一眼,自行车前轮压到一个小冰包,车倒人翻的猝不提防。160多斤的体重,跩了个结实,落地有声的“扑通”。
  气急败坏的爬起来,几个路过的行人看到,都露着幸灾乐祸的坏笑。仇震童已然全不在意。

  自穿上警服6年来,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丨警丨察头破血流不过是看看笑话,巴不得被打死在当街,老百姓才解气。好像他们家家都有孩子被丨警丨察抱着跳井了,或者媳妇让丨警丨察给睡了。
  仇震童介意的是不能让熟人看见,自己一身内力,被摔个四脚朝天,传出去岂不坏了名声。
  肉还在手上,把车子拽起来赶紧离开现场,还没到新市大街的街口,罗昌城驾车从新市大街开了过去。猛然想到怎么两回涉及到俄谍的案件,都能在大街上遇到他?随即自己也摇摇头:
  两次都在作案现场附近遇到,还差不离,在大街上两次都遇到的熟人多了,不过是没注意罢了。两天之后,仇震童不知道又哪根弦搭错了,到警署内勤查阅了罗昌城家的《户籍管理登记表》。这一年多经纬警署也就这两次在管内涉及俄谍,还都杀人了,才做了挨家挨户的核查。
  第一次的登记,案发时罗昌城是在傅家甸的修车铺,第二次登记,案发时罗昌城在家吃饭。

  仇震童眼睛都放光了,心脏蹦蹦的乱跳:真是苍天有眼,建功立业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
  “遇急先闪身,稳神定进退”这是仇震童行走江湖前,师傅的谆谆教导,十几年受益匪浅。
  “打一个输一回。”这是师傅的告诫:只要出手,就被别人摸到了底,也就离下回挨揍不远了。内敛是大家的修养,不轻易出手伤人,是大家的风范。只有避让和忍让,才会让人胆寒。
  不是刻不容缓的一决生死,喜欢“先下手为强”的,多是打王八拳的。高手临敌神闲气定,后发制人从容不迫,不但能显示“大智量人”林冲这般英雄,“退一步法”更是气度和胆识。
  没有林冲的万夫不当之勇,更当不争一时高低,少逞口舌之利。避开争斗或者不战屈人。
  从到江城发现此地活的轻松,自撂摊卖艺15年,混得确实不如意,但就凭着“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一拳逢凶化吉”,也从未有过生死关头。没有资本就得隐忍修炼,想较劲就砸饭碗。
  罗昌城或许是自己到江城后,继张景惠副官后的第二个贵人。当上警长就去拜谢张景惠的副官,这哥们被调到沈阳了。攒了半年的40块大洋省下了,也失去了唯一可能攀爬的梯子。
  “事与愿违”和“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仇震童还是非常明白的,甚至知道自己的警长,不要说和霍海仁较劲,和罗昌城反目成仇,都一点便宜不带占到的。他后面的河田商社背景,岩岗次郎不用亮出特侦身份,到经纬警署就满口日本话的胡搅蛮缠,不把曹玉南给惹急眼了,都是他们这些小丨警丨察倒霉。这就是个不讲理的世道,也只有这样硬的有人怕,才能软的好欺负。
  丨警丨察闲着没事捏咕老百姓,都讲理丨警丨察也就没法活了,霍海仁还怎么能打丨警丨察扬威立万?!
  大佐挨顿臭揍弄个声名狼藉,反而混到了肥缺,这好运气仇震童肯定是没有。自己家没有小脚老太太,就是有也没和江城哪个有权有势的能搭上边,别说还出高几辈能上人家坐地泡,就是上门磕头当孙子,都没人稀得认。这就是狗尿苔再不济,赚便宜就在于它长在了金銮殿上。
  凡是巴结自己的,大都是还不如自己呢。有几个懂事的,是不想惹麻烦图稀个一团和气。

  日期:2017-06-05 16:22:28
  20多天的时间,能不打草惊蛇的线索,仇震童都不动声色的查了个遍,没发现什么异常。
  几次背后观察罗昌城,动作非常敏捷。警觉和鬼祟似乎无时不在,早晨上班路线都不固定。
  找借口又去过一次照相馆,崔哲珠迎来送往冷热适度,问寒问暖滴水不漏,都异于常人。
  赶在中午去了河田商社,鸠尾田正在等一个长途,岩岗和霍海仁都没在,叫来罗昌城陪着仇震童去吃饭,打发要饭的一般,客客气气的送了客。索普仍没找到,罗昌城谨小慎微的潜心休眠。即便是去年那样张狂,急于结交各式朋友,在军警宪特中,仇震童也不上档次。不过是家门口的丨警丨察,能够卑谦客气一些。一人一盘饺子,一壶酒两个凉盘,闷头吃饭一句废话没有。
  两口子都不是凡人,更异于一般朝鲜人!仇震童像是着了魔,几乎认定凶手就该是罗昌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