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苏南,最流氓的兵王》
第75节

作者: 南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可是黄阶高手啊!
  随随便便一拳就能打死一头牛的实力,在这种暴怒的情况下,哪还会顾忌会不会将对方打死。
  而且恐怕杭英才此时心中所想,就是把苏南一拳打死吧!
  他们虽然很想要那两个功勋,也很想要三年的年终奖翻倍,但此时,身为丨警丨察的他们,明显更为担心苏南的生命安全!

  顾建国悄悄的站了起来,解开警服的扣子,一只手悄悄的伸进了腋下,握紧了他的手枪!
  此时虽然非常紧张,但顾建国很快的下定决心,即便是背着处分,甚至有可能进监狱的风险,他也要把苏南从杭英才的手底下救出来!
  杭英才此时如同一个魔王一般,散发着强大而恐怖的气势,看着苏南,阴冷的笑着,露出森白的牙齿。
  “苏南,怪只怪你撩错了女人,我杭英才得不到的,你们也休想碰!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和刚才一样,杭英才再一次凌空飞去,一拳狠狠的轰出,只不过这一拳与之前的力量确实天差地别。

  苏南依旧是双手背在身后,杭英才充满了能量的拳头再一次砸在苏南的胸口之上!
  陈诗曼一下闭上了眼睛,泪水已经挂在眼角上,紧握的双手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
  顾建国揣在怀里的手,轻轻的把保险打开,目光紧紧的盯着场中间的两个人,虽然他没有马爱民那种神枪手的水平,但是这个距离,应该能在最关键的时刻把苏南救下来!
  “砰!”
  一声巨响,让陈诗曼的眼泪瞬间决堤,完了,是我害了苏南……

  忽然一个声音,让陈诗曼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睁开眼睛。
  “黄阶高手?呵呵,我照样一脚踢哭你!”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变得呆滞起来,刚刚发生的事情难道不是做梦?
  怎么好像把之前两人的打斗放了一个回放一样?
  杭英才两次相同的招数,都是对着苏南的胸口打去,而苏南,同样的招式化解,同样踹在杭英才屁股上的一脚,甚至连杭英才此时狗吃屎一样趴在地上的姿势都是一模一样。
  这个场面不仅让众人像是产生了幻觉一样,怎么好像跟刚才没什么区别呢?
  不对,一定有区别。
  对了,实力,是实力啊!

  刚才的杭英才只不过是普通人,而现在的杭英才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黄阶高手!
  黄阶高手是什么概念,他们心中遥不可及,如同神一般的人物啊,在苏南的面前依旧是这么不堪一击!
  难道?难道苏南也是黄阶高手,甚至超越了黄阶的存在?
  轻轻的走到杭英才的跟前,苏南慢慢的蹲下身子,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模样,苏南嘿嘿一笑,低下头,轻轻的在杭英才耳边说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陈诗曼的外公,就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林长天,不要告诉别人哦!”
  杭英才脸色瞬间一变,如同吃了一坨****一般。
  苏南十分骚包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
  “唉,其实我也是被她包养的,同样是包养,你说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噗!”
  一口鲜血喷出,瞬间昏死过去!

  苏南的一记补刀简直是太狠了,这两句话对杭英才的伤害,简直比刚才他那一脚要狠得多了!
  顾建国满脸的兴奋之色,苏教官竟然这么强!黄阶高手,在他的实力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悄悄的松开了紧握着扳机的手,此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心里全都是冷汗。
  马爱民此时如同嗓子里卡了一个鱼刺一般,脸色铁青,他万万没想到杭英才这么一个天才的格斗之王,竟然会被一个热心市民如此轻松的秒杀。

  这一趟,他不仅没抢到一个功劳,反而还赔上了整个市局三年的年终奖,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顾建国此时满面的红光,笑吟吟的看着马爱民。
  “小马,这比赛你看是不是我们赢了?”
  马爱民眼神一冷,“老顾,这个苏南不是警务人员吧?”
  顾建国脸色一变,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没错,有什么问题?”

  “呵呵呵……”马爱民十分怪异的笑了起来,“既然不是警务人员,那么第三场的成绩应该是作废的吧!”
  “什么!”
  包括顾建国在内,整个镇江的警员瞬间脸上挂满了愤怒,所有人心中此时只有相同的四个字,真不要脸!
  比赛之前,信誓旦旦的下各种赌局,用各种激将法。
  当他最看好的大队长输了之后竟然开始找这个理由?
  不是警务人员,这种事你怎么不早提出来?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表面上却根本不敢说出口,一来是惧怕马局长的身份,二来,他说的也的确是事实,虽然苏南是个热心市民,和这件案子有直接的关系。
  但是参加大比武的身份条件,就是必须是警务人员,而苏南,并不符合这一条。
  镇江的所有警员们暗暗的攥紧拳头,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即便是苏南打赢了杭英才,又能怎么样呢,到头来,还是输。

  看着全场垂头丧气的警员们,马爱民呵呵一笑,“看来你们对规则还是比较了解的,不是警务人员,那成绩肯定是要作废的,看来只有再加赛一场……”
  “老货,谁说我不是警务人员的?”
  苏南突如其来的声音再次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尤其是陈诗曼,全场的人对苏南身份最了解的就应该是她了,毕竟苏南是她强行拉过来的,他虽然是特种兵出身,但严格来说根本算不上警务人员啊!
  马局长冷笑起来,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哦?你是警务人员,我怎么不知道?”
  苏南呵呵一笑,心想你不知道的多了。
  两只手背在身后,苏南缓缓的在擂台上走着,眼神巡视着在场的所有人。
  “敢问,何为警务人员?”

  看到没有人回答,马局长哼了一声。
  “在公丨安丨机关的岗位上,对警务活动起辅助和保障的人员。”
  苏南很满意的笑了笑,对着马爱民假惺惺的伸出个大拇指。
  “没错,那么再请问,整个警务人员之中,你们认为最不容易的人是谁呢?”
  苏南这一句话问出来,众人瞬间开始窃窃私语,有的趁机拍马屁,说局长队长不容易。

  也有说后勤部门,还有刑警队最不容易。
  仿佛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所有人都开始激烈的讨论起来。
  马爱民眯着眼睛紧紧的盯着苏南,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终于一个人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吐出一句话让全场所有人都点头称赞。
  “我觉得,我老婆最不容易……”
  一句话引发了所有人的共鸣,苏南直接狠狠的一拍手,指着这个小警员。

  “这位小同志说的真是太对了!当丨警丨察不容易,当丨警丨察的贤内助那更是不容易,没有她们在家里为你撑起后方,你怎么可能在前面安安心心的做事业?”
  “每当你工作疲惫,深夜回家,你的爱人是不是无论多困多累,都会起来给你煮一碗面,然后陪着你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