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心说,这个喇嘛还挺不客气,于是就给喇嘛交清了住院费。
  抗击雪灾的战斗结束后,江帆回到了自治区,有一次在宿舍洗完澡后,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大蜡疙瘩,就从包里掏了出来,琢磨了半天,才用小刀把蜡一点点地剥开,等剥完后,他才发现里面是一个三公分大见方的小盒子。
  这个小盒子非常独特和精致,尽管小,但是包角、合页、锁扣都是铜质的,只有盒子本身的材质江帆无法判断,看着像是骨头做的,究竟是什么骨头他也说不准。

  打开铜质的锁扣,里面露出了一层棉花,揭开棉花,出现了一颗红色的玛瑙,形状不太规则,像一颗枣大小,略扁,形状像一个扇面,江帆拿起来对着太阳照,就见中间部位有个水滴状的东西,在里面若隐若现,轻轻晃动,似乎有水声。
  由于妈妈是矿业方面的专家,江帆曾经听妈妈说过,玛瑙最为珍贵的要属水胆玛瑙,无疑,这是一块水胆玛瑙。他对着太阳看了许久,感觉这个胆,似乎是一朵正欲从海上喷薄而出的红日,而那些横向是纹路,则像辽阔的大海的波光,尤其是那个胆,真的非常非常像冉冉上升的红日。
  这应该是块珍贵的玛瑙石,难怪那个喇嘛走的时候让江帆他给结账。
  后来,五一节放假的时候,江帆把这颗玛瑙拿回家,让妈妈看,妈妈也肯定这是一块纯天然的水胆玛瑙石,尽管说不上价值有多高,但肯定要远远高出他付出的住院费,另外,妈妈对那个小盒子更感兴趣,后来妈妈拿到研究所,让别人给看了看,说这个小盒子的确是骨头做的,应该是牦牛骨。
  江帆没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掏出这个玛瑙石看,在内蒙有个地方,就盛产玛瑙,他曾经去过这个地方,把这块石头让老匠人看过,那个老匠人爱不释手,当时跟着他的人问了一句,这块玛瑙石值多少钱,老匠人说了五个字:可遇不可求。
  江帆为了研究这块石头,特地跟妈妈要了一个专业的放大镜,他没事的时候就看几眼,有一天,他忽然就发现在蓬勃的“水面”上,那种自然形成的纹路中,有三条纹路,走向和排列就像两个飘逸的字:丁一。
  也可能是自己入了迷,也可能这两个字深植于他的心中,他有了那么一刻的激动。他揉着眼,再仔细看时,就怎么看怎么都像“丁一”这两个字了。
  有一天,他把放大镜和石头给了秘书,让秘书看,看看那石头上的纹路像不像两个汉字。秘书看了半天,说道:“如果非要说像汉字的话,我只能说像‘一’。所以的纹路都像‘一’。”
  江帆说:“你看看旁边那个出岔儿的,像什么字?”
  “我看,像躺着的‘人’字。”

  “怎么会呢,你看仔细了,旁边是不是有个勾儿?”
  秘书又进一步看了看,说道:“如果要这么说,那像‘丁’。”
  “哈哈。”江帆一下子从他手里夺过石头和放大镜,从此,他再也没让任何人看过这块石头……
  第二天上班,组织部通知江帆,让他去省人民医院去体检。由于江帆一直都比较注重饮食和锻炼,他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合格。至此,几年支边的生活,除去老了岁月外,上苍对他还是眷顾的,没有给他的身体添什么麻烦。
  江帆优哉游哉地过起了机关生活,因为樊文良说他不要急于进入角色,好好休养,所以,他几乎不怎么过问工作上的事,有事找他,他就办,没事他也不张罗事,天天茶水报纸,要么就是跟申广瑞喝酒。省城他的朋友不多,所以没几天功夫,他就感到自己腹部有些顶了,他一称分量,居然长了五斤!

  在内蒙,他经常下乡,他在那里最好的体育锻炼就是骑马,因为骑马,他也爱上了下乡。显然到了这里,他的这项爱好注定是没有了。
  有一天,单位司机接他上班,他就问哪里可以打篮球,司机也是个篮球迷,他说,最好的场地就是体育馆,但那里人比较杂,离这里最近的地方就是物探学院,物探学院有个大操场,操场旁边有四个标准的篮球场,那里常年都聚焦着一大批篮球运动爱好者,到了那里,自然就会自由组合球队,并且,省政府机关的人也都去那里打球。
  这天周日,江帆刚换上球衣和球鞋,托起昨天刚刚从乔丹体育用品商店买来的篮球,在客厅里试着投篮的动作,体会着乔丹一手抓篮球的动作,想乔丹的大手,轻易就抓住了篮球,他也在反复试着,尽管自己的手也很大,但是还不能轻松地抓住,几次球都掉下。
  据说乔丹的左手掌23.7厘米、右手掌24.6厘米,垂直弹跳0.98米,绝对弹跳1.09米,绝对的“空中飞人”。

  想着乔丹,慢慢地,他对这只篮球就有了手感,能够轻松抓住了,他只能反复练习抓球的动作,不敢试着往地上拍球,唯恐楼下的人听到动静反感他。于是,他就移步到了沙发上练习,这样,即便的篮球落下来,也不会给楼下的住户造成多大的动静。
  在学校的时候,他不但是有名的校园诗人,也是一名篮球爱好者,因为身高,就自然而然成了篮球队里的中锋。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有时候还和同事们去打,那个时候,单位也组织篮球比赛,后来他到了亢州,几乎没有摸过篮球,支边后,他偶尔打过一两次,但总会受到人员和场地的限制,冷不丁打球也是明显感到力不从心。
  如今,他在省城没有交际圈子,而且几乎没有朋友,他可不想让自己变成大腹便便的官员,面对着增长出来的五斤体重,他要下决心甩掉它,所以,就又把这个篮球爱好拾了起来。
  他在房间里反复练习着,直到自己的手对整个球有了感觉后,就开始练习投篮动作,闭着眼,瞄准着墙上的某一个点,左手护球、右手出手,反复练习着自己的投篮动作,强迫自己用正确的投篮姿势,感知自己的手臂、手腕、手指的力量和方向感。
  他就这样在房间闭门练习,练了整整一上午,直到自己认为可以上场练习了,他才收工。
  下午,似火的骄阳慢慢失势,他才给单位值班的司机打电话,让司机带着他,来到物探学院体育场,到了体育场边上,他手里拿着一瓶事先准备的矿泉水,一手托着他的新篮球,就下了车。
  司机说道:“江主任,我几点来接您。”
  单位没有为江帆专门配车,只有两辆车,一辆是申广瑞的专车,一辆就是这辆帕萨特,尽管江帆没有指定的专车,但是这车却优先他使用,江帆从没有提过车的问题,对他来说,宿舍离单位很近,走着也就是十分钟就到了,他还不愿意坐车上下班呢,被人看到好像怎么回事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