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9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话的时候,铿锵有力,态度坚决果断,显示了一个大市市长的魄力和魅力,他知道自己这样表态,有两个人会非常高兴,一个是彭长宜,因为这个项目是他在主抓,这是对他对这个项目的支持,一个是荣曼,他在表态的时候没有看荣曼的,但是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荣曼的双眸里,流露出欣喜和感激,够了,他觉得他得到了满足。
  会议接近尾声时,荣曼趁宋知厚给位倒水的时候,悄悄递给宋知厚一个字条,字条上写着:彭书记,今晚我请客,您安排。
  宋知厚看了一眼,就悄悄递给了彭长宜,彭长宜看了一眼,便把字条压在本子里。这一切,没有瞒过朱国庆的眼睛。
  这个会从下午上班,一直开到了下午下班,有些具体问题,还要单独研究,不宜在会上公开讨论。彭长宜合上笔记本,他看了一眼全场,说道:“荣总给我传过来一张字条,她晚上想请在座的各位,我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朱国庆没加思索地说道:“算了,搞企业的都不容易,改天吧,再说了,即便是请,也不该荣总请,理当政府请荣总才对,荣总为亢州办了一件好事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先别说谁请,我没有理解你的意思,那么到底晚上安排不安排呢?”
  大家都笑了,气氛立刻轻松活跃起来。
  朱国庆脸有些微红,说道:“书记做决定吧,我只是阐述了一下我的意思。”
  彭长宜笑了,说道:“荣总,朱市长的意思是不该你请,这样吧,按照朱市长的意思办,咱们请荣总,这次由市长买单。”彭长宜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上次他去荣曼公司调研的时候说荣曼请客他买单做的呼应。

  彭长宜晚上有意安排了这一顿饭,就是给荣曼一个和大家尤其是几个职能部门一把手认识和熟悉的机会,以便日后好办事。彭长宜非常清楚这些职能部门的办事“技巧”的,真跟你玩起猫腻,是不显山露水的。所以他再次说道:“各位,散会后金盾酒店集齐,不许请假,另外,刚才朱市长也说了,要求咱们各个职能部门特事特办,所以今天晚上朱市长做东,给荣总和大家一个加深印象的机会,别到时荣总找你们办事你们说不认识。”

  荣曼一听赶忙站了起来,说道:“别,彭书记,朱市长,今晚还是把这个机会留给我吧,今天好多局长我是第一次认识,为了表示诚意,还是我请客吧。”
  彭长宜笑了,说道:“荣总啊,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说话办事的方式,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清吗?是你请客,朱市长买单。”
  荣曼还要说话,朱国庆看着她说道:“荣总不要客气了,这件事是咱们双方共同的事业,不分彼此,再有,我们在座的这么多男人,怎么好让一个女士请客呢。”说着,他有力的做了一个决断的手势,他自认为这个手势很有力,很男人,很……很像那么回事。
  整个晚宴上,他朱国庆没有表现出黄金他们那些粗俗男人急于表现的那样,见了漂亮女士走不动道,从始至终,他都是若有所思、沉着冷静的样子,不卑不亢,不显山露水,深沉老练。果然,他吸引了美女的青睐。荣曼跟彭长宜干了一杯酒后,又重新倒满杯子,端在手上,盈盈地向他走来,他装作看不见他,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旁边的人搅酒。

  “朱市长”,一个柔柔的声音,一个飘渺的身影走了过来,朦胧的灯光下,依然可以勾勒出那曼妙、优美的曲线。
  朱国庆有些难以自制地站了起来。
  荣曼端着酒杯,微笑着说道:“朱市长,小曼的事还请您多关照。我敬您。”
  那一刻,他从荣曼的眼里看出了尊敬和欣赏,甚至还有崇拜,他非常受用,端起酒杯,说道:“谢谢你小曼。”不知为什么,他也居然叫出了小曼,他尴尬极了,这个时候,他看见荣曼的脸红了,不知是因为他的称谓还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反正,她的脸红了。
  他继续说道:“项目的事是彭书记在抓,但是你如果有用得着国庆的话,尽管说话,我在所不辞。”
  也许,在心仪的女人面前表示一下决心,是所有男人惯用的手段和心理,如果自己的作用能帮助到这个女人,这将是男人最大的满足和欣慰。
  话说完后,不知为什么,朱国庆的脸也有些微红,他很爽快地喝干了杯里的酒,看着荣曼,荣曼也不含糊,轻轻地将酒杯挨到樱唇间,一仰头,也干了,充满笑意的双眸看着他。
  他有些受不了这个目光,这个目光完完全全地俘虏了他,他不敢看她了,担心自己失控,他必须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荣总好酒量,女中豪杰,不让须眉,国庆佩服。”
  荣曼娇媚地一笑,说道:“哪儿呀,我是赶鸭子上架,这英雄是硬装的。”说完,掩着嘴笑了起来。
  朱国庆见她笑了,身心也随之放松了,本想再跟荣曼单独说几句话,哪知,这个时候,该死的彭长宜过来了,他端着酒杯,说道:“荣总啊,是第一次和朱市长喝酒吗?”
  荣曼说:“是第一次敬朱市长,上次分公司老总来的时候,总想单独敬朱市长,但朱市长始终都没有给我机会,所以这次小曼终于有了机会敬市长了。”
  朱国庆感到,这是个聪明的女人,很会说话,而且很会配合彭长宜演戏,但不知为什么,听了荣曼的话后,朱国庆感到非常舒服,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那种通体的舒服。
  彭长宜借机说:“如果是第一次,那么就要连喝三杯,这是亢州的规矩。”
  荣曼笑了,她仰头看着朱国庆,眼神里的含义分明是在说:我没有问题,就看你的了。
  朱国庆岂能输给女辈,但是他还是冷静地说道:“荣总……”这次,当着彭长宜,他没有叫小曼。“你千万别听彭书记的,他是酒虫,他千杯不醉,万杯不倒,咱俩不要上他的当啊。”说道最后,他用手挡着嘴,凑近荣曼小声说道。
  “哈哈。”彭长宜听见后说道:“朱市长,你要是觉着我少喝了,我可以陪三杯!行不行?”
  荣曼的眼睛里露出喜悦的色彩,尽管她的手里有着这样一个利好的项目,但是如果地方长官不买账,也是枉然,而且,自己的事业都在亢州,即便她把这个项目放到和甸,得到了政策上的优惠,那么,她在亢州地面上恐怕就会举步维艰了,这也是她没有和和甸正面接触的原因所在。在这一点上,她是聪明的商人。
  彭长宜之所以说陪三杯,也是有他的考虑的。尽管这个项目是自己主抓,但是彭长宜不想冷落了朱国庆,换句话说,他不想在这件事上表现自己的个人英雄主义,他更看重的是整体和大局的利益,这个利益主要是政治利益,因为,没有哪项工作是某个领导独自完成的,是需要整个团队配合的。换句话说,他比较看重他这个伙伴的心理感受,本来开发区招商工作是最好出成绩的工作,但现在却没有太大的进展,他这个伙伴也是比较郁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