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4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琪好一阵没出声,似乎被阿龙的话镇住了。
  阿龙趁机说道:“你不就是像要钱吗?这里有这多钱,只要你好好跟老板说说,保证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他也许可以分给你一些钱呢……如果人都死了,这些钱对你还有什么意义?”
  只听陆琪有点歇斯底里地大声道:“他分我钱?你知不知道,这些钱原本都是我的……他就是个贼,他有什么资格拿这些钱,他要是跪在我面前磕几个响头,我倒是可以分给他一点……”
  阿龙奇怪道:“这些钱怎么变成你的了?真可笑……你是不是疯了……”
  陆琪长长出了一口气,有点绝望地说道:“反正我们也出不去了,告诉你也无妨……老实告诉你,这些钱都是我爸的遗产,是被陆鸣霸占的……”
  阿龙忍不住笑道:“你爸的遗产?你爸不是还没死吗?你是不是真的疯了……”

  阿龙话音未落,嘴里又是一声惨叫。
  只听陆琪恨声道:“我先割你一刀,然后让你记住我的话……实话告诉你,陆建岳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的亲生父亲是陆建民……陆建民你听说过吗?就是那个大贪污犯……
  这些钱都是他贪污来的……陆鸣不过是个要饭的乞丐,因为在监狱里给我爸献过一点血,骗取了我爸的信任,所以告诉了他这个金库的秘密。
  本来,我爸是让他把这些钱交给我的,可他起了贪心,违背了我爸的遗嘱,想瞒天过海把这笔巨款据为己有……”
  阿龙就像是听天书一般,好一阵才疑惑道:“你说你是陆先生的女儿……你……你有什么证据?”
  陆琪愤愤道:“我爸已经死了,你要什么证据?我妈就是证据……我妈跟他偷偷生了我……哼,如果我是陆建岳的女儿,为什么在来这里之前没有向他透露发现金库的秘密,因为我不想这些钱落入他的手里……”
  阿龙似乎还是半信半疑,说道:“既然这样,那你昨天为什么不把你的身份告诉老板?”
  只听阿龙又是一声惨叫,骂道:“你……你再敢割我……我就一头撞死算了……”
  陆琪怒道:“我是让你的榆木疙瘩脑袋开点窍……我要是把自己的身份告诉那个王八蛋,他肯定不会让我多活一秒钟……”
  阿龙哼哼了几声,憋了半天才说道:“就算你是陆先生的女儿,可他也没有把这笔钱留给你……”
  陆琪一愣,问道:“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阿龙说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老板得到这笔钱可是经过层层考验的,如果不是陆先生的遗产继承人,他根本就拿不到这笔钱。
  并且根本没法找到这个地方,就算误打误撞找到这里,如果说错了陆先生交代的暗语,那只能白白丢了性命,所以,这些钱不是你的……”
  陆琪好一阵没出声,过了一会儿,金库中忽然灯火通明,只见阿龙一丝不挂地半躺在墙角以前蒋竹君和周玉露睡过的那个床垫上。
  而陆琪则露着健美的上身,下身前面不伦不类地遮着一块纸板箱子,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阿龙,娇斥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阿龙犹豫了好一阵,最后说道:“反正你已经进入这个金库了,凡是能进入这个金库的人,我也没必要隐瞒……

  实话告诉你,我们一家就是陆先生指定看守金库的人,在老板找到这里之前,我们一家替陆先生守了整整七年金库……”
  陆琪吃惊的张大了嘴,眼睛死死盯着阿龙,拿在手里的纸板箱子掉在了地上却浑然不觉,就那样一丝不挂地朝着阿龙慢慢走过来,然后弯腰俯视着他,颤声道:“该死的……你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阿龙说道:“你要想知道详情,有两个办法,一是拿出你是陆先生女儿的证据,二是自己去问老板……否则,你杀了我也没用,我可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否则陆先生也不会看上我们了……”
  阿龙说完,闭上眼睛等着陆琪发怒并用刀来割他,可好半天没有动静,只觉得一个火热的身子慢慢靠着自己坐下来。
  只听陆琪柔声说道:“阿龙……来,我替你揭开皮带……看来,你是上了陆鸣的当了……我们才是一家人啊……”
  蒋竹君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过,连梦都没有做一个,要不是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她还醒不来呢。
  不过,当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坐在车里面,而那声音也不是敲门声,而是有人在敲车窗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一个男人的脸。
  怎么在车里面睡着了,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脑际,好像终于清醒过来了,一只手不自觉地伸到腰里摸了一下手枪,这才缓缓降下车窗玻璃。
  “你没事吧?”男人倒是一脸关心的模样。
  蒋竹君瞥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轿车,明白这是一个“好心人”,于是故意伸个懒腰,说道“哎呀,本来想打个盹,没想到竟然天亮了……谢谢你啊……”
  说完,发动了汽车,一溜烟开走了,脑子里已经把昨天晚上疯狂的举动和念头全想起来了,心里面顿时就把陆琪咒骂了一通。

  不过,随即想到,跟着陆建岳长大的孩子,难道还会有好人?只是,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莫名其妙被陆琪迷昏了一晚上,醒来之后尽管很恼火,却没有多少恨意。
  反倒潜意识里为她的“罪行”开脱呢。至于杀人的念头早就没有了。,似乎烧掉陆琪那辆车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发泄。
  哼,必须好好教训一下她,也许那包烟是准备用来对付陆鸣的,只是没有机会用上。
  既然不是带着杀人的目的来福田小区,蒋竹君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不少,对小区里面的行人也不怎么躲避,事实上,天还刚蒙蒙亮,小区里并没有几个行人。
  蒋竹君上次和周玉露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所以有房门的钥匙,她先来到了901室,一进门就直奔监控室,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监控,然后眼睛盯着监视器,好一阵才想起摄像头昨天被陆琪一枪打爆了。
  不过,几乎马上就传来了陆琪的声音,只听她幽幽道:“这么说……他……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我……他竟然宁愿把遗产给一个不相干的人,也没有想到我们母女……”

  蒋竹君一愣,虽然没有听明白陆琪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她嘴里那个他是指谁,可听到这个凶残女人像个怨妇一般絮絮叨叨,忍不住吃了一惊,甚至有点怀疑这几句话是不是出自陆琪的嘴 。
  好在马上就传来了阿龙劝慰的声音。
  “你也不用这么伤心……陆先生可能也有他的难处,毕竟他那个时候在监狱里,身不由己,我看,有些事情还是问问老板再说……
  我相信,只要你真的是陆先生的亲生女儿,老板肯定不会杀你……不过这件事事关重大,你必须发誓不能告诉第三个人……”
  陆琪哼了一声道:“就算我发誓,他会相信我吗?阿龙,如果他要想杀我的话你会不会保护我……我现在可是你的女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