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1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很不舍的看着选出来的这些人的名单,以及他们剃光头的照片,口水都要出来了。
  他非常的确定,这些人是最合适的。
  但这些人有绝对绕不过去的身份问题,哪怕他们是老百姓,也有多种办法弄进来特别勤务连,但是他们是犯人,是犯下了罪行的二等公民。
  “一定会有办法的。”
  李牧苦苦思索着,说,“先不管那些。这些人,一个个的来,今天和他们见面,先谈,回去再研究。”
  石磊无奈地说,“班长,你这是在做无用功。”

  “总什么都不做好。”
  李牧说,“去,把监狱长叫过来。”
  石磊出门叫去了。
  “这不行,坚决不行。”
  监狱长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拒绝李牧的要求。
  李牧也没说话了,那么带着笑看着监狱长,态度同样的很坚决。
  好一阵子,监狱长无奈只得同意,但是他提出条件,道,“但是我要在场。”
  石磊说,“不行,并且,在我们见面的过程,你们的监控设备要关闭。此事是西北武警系统一等机密,无关人员一律不得接触。”
  监狱长忍不住问,“李参谋长,你们是不是在调查什么案件,如果是,最好有检察院和法院的同志在场,这样手续是没问题的。”
  李牧摇头,“监狱长,你要按照我的要求来。”
  他指了指打印出来的名单,继续说道,“这些人,今天我必须要逐个的谈话。”
  深深呼吸了一口,监狱长拿出登记册以及相关的登记表,说,“那好吧,你要在这面几处签名。”
  李牧刷刷的签了自己的名字,并且在要求填写的军官证号一栏,也写了自己的号码。
  很快,监狱长做出了安排,在公检法人员使用的见犯人的房间里布置好,按照要求,在犯人进入会谈室之后关闭该房间的监控系统。
  李牧和石磊并排坐在桌子一边,等着狱警把第一名犯人带过来。狱警同样是现役武装丨警丨察,但不是隶属第三机动师。
  “第一个叫孙江涛,三十岁,嗯,狱霸之一。”石磊翻看着打印出来的厚厚一叠资料,一边说,“犯的是伤害罪,已经服刑五年了。六年前打伤了他们所部的指导员,重伤,侦察和审判用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判的是十一年徒刑。”

  “驻深圳某部的那个?”李牧问。
  “没错,原部队还是个王牌。”石磊说,“被他打伤的那个尉,重度残疾。”
  李牧思索着,“这么说,他二十五岁进来了。”
  “是的,原来是一期士官,最后一年犯的事。”
  李牧完全想起了看过的档案。

  孙江涛伤人的原因非常的扯淡——仅仅因为指导员扇了他一个耳光。结果是,那指导员成了残疾人,而他成了阶下囚。
  案卷如此表述,以至于李牧半信半疑。仅仅因为一巴掌,几乎闹出人命来,发生在一个服役五年的老兵身,多少有些难以理解。
  李牧认为这里面另有隐情。
  很快,狱警把人带了进来,着手铐脚铐,都是十年以的重刑犯,各种措施做得足足的。外面看守的武警,甚至装备了重机枪,第三师把一个重机排放在了这里,四挺12.7毫米重机枪日夜警戒。
  狱警让孙江涛坐在特制的椅子,然后一丝不苟的拷,这才站到一边。石磊指了指狱警,道,“你出去。”
  狱警敬礼,离开。
  李牧打量着孙江涛,孙江涛也在看着面前这一校一少校,心里满是疑问。
  孙江涛是个体形消瘦的人,脸颊的骨头线条很分明,双手的拳眼突出,而且几乎是平的,皮肤非常的粗糙,双目有鹰隼一般的光芒。看着是个狠人,混成狱霸也完全可以理解的了。
  最明显的特征是,孙江涛的脸有一道很难看的疤痕,面部在扭曲的时候,更显得可怕。
  他在监狱里有个外号——鬼脸。
  石磊把孙江涛的个人资料放在李牧面前,李牧翻开,看了一眼,随即抬起头,拿起桌面的烟,递过去一根。
  孙江涛戴着手铐的双手接过,李牧给他点着。
  李牧自己也抽了起来,抽了半根之后,才眯起眼睛,问,“三号监狱有几个门,每一班的看守武警有多少人,配备什么武器装备,他们的换班时间是什么时候,从你的仓到外墙要经过几道门,正常需要耗时多少?”
  一连的,李牧问出了好几个问题,并且都是围绕着同一个主题展开的。
  孙江涛很惊讶,连忙的取下嘴里的香烟,道,声音有些沙哑,“首长,我的表现一直很好,这个月还拿了小红旗,我绝对没有其他想法。我一心的好好表现争取减刑出狱。”

  石磊敲了敲桌子,冷着脸说,“回答问题。”
  李牧微微笑着,目光让孙江涛发现——他似乎能看穿自己的心思。
  真的没有留意过琢磨过这些吗?
  当然不会没有!

  像孙江涛这种服役的时候表现突出执行任务杀过人的职业军人,到一个新地方的第一件事情,是想法设法搞清楚所处环境的情况。哪怕真的越狱的想法,也会出于职业习惯下意识的去留意关注。
  有些军事监狱配备武装型号的越野车不是没道理的。
  但孙江涛根本不可能回答这些问题。眼前坐着的是一个校,而且是副师职,级别监狱长都要高。谁知道是什么人,他根本不可能胡言乱语。再说,他已经服刑了五年,懂的不要太多,不会被人随便忽悠到的。
  然而,李牧已经从孙江涛一闪而过的犹豫目光得到了答案——其实他只想知道,服刑五年,孙江涛的技能还在不在。
  看样子,都还在。

  “孙江涛,给你十秒钟,把你手铐摘了。”李牧说。
  孙江涛被烟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说,“首长,您别玩我了。有什么事您直说,我能帮得的一定帮。”
  服刑五年的老油条了,曾经狠人的模样,在军装人员面前乖得很,懂得了什么叫做低三下四。
  李牧指了指身后墙壁角落的监控器,说,“监控器已经关了。孙江涛,你的档案显示,你以前是某特种部队的老手,区区一副手铐,挡不住你,但我要你证实给我看。”

  说着,他补一句,“你不照做,我把你的减刑申请拿出来。”
  孙江涛双目之的狠色顿时毕露,他五年如一日在管教门前装孙子服服帖帖的图的是什么,不是为了能减刑早点出狱吗?现在,一个这么年轻的校一句话要拿掉自己的减刑申请,五年来的努力这么轻飘飘的要给人家一句话抹杀掉!
  “没一个好东西!”孙江涛咬牙切齿蹦出一句话,随即把手铐重重地摔在桌面,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来吧,想怎么玩老子奉陪到底!大不了把牢底坐穿!”
  根本用不了十秒,一句话之间,他摘了手的手铐!
  李牧看着,反而是笑着满意地点头。
  指了指桌面的手铐,李牧说,“戴吧,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孙江涛彻底疑惑了,他搞不懂这是在干什么!
  石磊把狱警喊了进来,示意他把孙江涛带走。孙江涛深深地看了李牧一眼,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走了。
  日期:2017-06-06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