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9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红军姐本来都要停止哭泣了,大厨的这一嗓子让她又仿佛看到了自己坐着轮椅的父亲,一时又没能忍住。
  大海也似乎受到了这种悲伤,风浪逐渐的开始变大,而且逐渐的在往上涨。
  “九哥,涨潮了,草,别哭了,二副!二副!”我还没来的及说完话,二副的尸体就被海浪带回到海里。
  “二副!”我站起身子,想冲过去把二副的尸体拉住,毕竟人要入土为安才合适,二副可不能就这么消失了。
  “嫩妈老二,别过去,嫩妈太危险了。”老九把我抓住,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副的尸体随着海浪上下摆动着。
  “草!二副啊!”二副的死对我的冲击并不是特别大,因为我们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可是看到二副的尸体像一个红色的易拉罐瓶子一样随海浪漂浮,我瞬间感觉自己太渺小了,那一瞬间我的无能为力,我的挫败感冲上了心头,我一边挣扎着,一边抱着老九胳膊大哭了起来。
  这下好了,除了老九,所有的人都在哭泣,老九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那包湿透了的烟,拿出一支塞进嘴里猛嚼了起来。
  我有些后悔没有把二副的尸体拖到我们身边来,入土为安是每一个华夏人民的对死的最基本要求,可是我们却把他丢到了海里喂鱼。
  “九哥,你说二副这死了能有魂吗?”许久我们才停下哭泣,我呆呆的看着胸怀宽阔的大海,问了老九这么一个问题。
  “嫩妈老二,什么魂儿不魂儿的,一会给他烧点纸吧。”老九说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家的心情都平息了下来,红军的眼睛红的像马上要落下去的太阳,赵工的鼻涕已经抹遍了他方圆三米之内的鹅卵石,卡洛衣的抽泣声很**,让本来就不太舒服的气氛又增添了一分尴尬。
  老九说话的时候鼻音也很重,所有人都营造出了痛苦的气氛,在这种气氛下老九不可能不悲伤。
  “九哥,天都要黑了,潮水涨了,但是还没了这里,我寻思这里应该是个小岛。”停止了哭泣之后,我人变的理性了起来,死去的人终归死去了,已经不用纠结了,如果你想他,那么就自杀。
  “嫩妈老二,这里不适合过夜,嫩妈我们得找个地方。”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流落这种荒岛了,北极的岛我们都活下来了,我们的求生能力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到的了,贝爷敢吃活蛆,我们敢吃死蛆。
  “九哥,趁着天还没黑,我们找个最高的地方看看,这里到底是不是小岛,或许这附近还有旅馆呢。”我给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去那边。”老九指着热带特有的树木,那里似乎是一个斜坡,我们只要登上斜坡的最顶端,就能站到最高的地方。
  “九哥,这后面不会有什么野兽吧?”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我们现在可是处在赤道的附近,按道理说这里可是热带雨林气候,热带雨林里面可是毒虫满满呀!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来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老九舔了一下嘴唇,也有些饿了。
  “哎呀呀,小龙,你放心就好了,不管什么我都会做,什么蜥蜴蛇蚂蚱,我都会做。”大厨听到了吃,也打起了精神。
  “嫩妈猴子你会不会做?”老九狂笑道。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又被提到了伤心事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九哥,别说了,咱们赶紧走吧。”这个时候提出这么搞笑的话题似乎不太庄重,我赶忙打断了老九,自己率先往前走去,我心想不要让大厨太尴尬了。
  卡洛衣和赵工最先恢复了过来,他们紧跟在我的身后,老九在红军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红军才回过神来,他两个人半搂抱着,大厨因为一心想要表达一下厨艺,小跑到我身边,也算是给我壮胆了。
  可能是因为沙地的原因,这里的植物都很稀疏,给我们留下了足够宽的道路,两个人并排在一起并不是很拥挤,我小心的观察着四周,生怕有什么眼镜蛇啊,蜘蛛之类的一击毙命的东西,大厨则满脸的不在乎,似乎来什么他都能日一般。
  我忽然又想起大厨在北极荒岛上和鱼发生的那段不伦之恋,我又开始对这里的眼镜蛇表示的同情。

  坡并不是很高,也不是很陡,我们很快就登上了顶端,放眼往外看,这里正朝太阳相反的方向,也就是东面漫延,根本就看不到边际。
  “哎呀呀,太好了,这里是陆地,我们一直往那边走就好了!”大厨大叫着,比日了眼镜蛇都要兴奋。
  “我擦!”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事情可就不太好办了,如果这里是个荒岛,我们几个人流浪在这里,有两个妞陪着我们,而且这里也不是太冷,多他妈幸福的一件事儿,可是这里跟大陆连着,我并不是不想回去,我担心的是回去之后怎么给船长解释这些事情。
  “嫩妈老二,怎么了?”老九看出了我心里的不安,他给我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没事儿九哥,这么长的路,我们怎么过去呀。”我摇了摇头,指着远处。
  “嫩妈老二,今天晚上是不可能过去了,咱们回沙滩,明天早上再走。”老九看了一下东边,至少有好几十公里,我们步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过去,只能是先凑合一晚上,明天再说了。
  大厨卡洛衣和赵工三个人心里肯定乐开了花,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他们的一举一动能证明三个人十分想回去,老九和王红军两个人搂抱着,不知道再说着什么情话,我则十分痛苦,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给船长做一个完美的解释,一下子船上挂了这么多人,还损失了一艘救生艇,船长能活着回国就算他命大了。
  想些什么理由呢?救生艇碰到风浪沉掉了?这里理由太牵强了,这里差不多靠近赤道无风带,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大风,而且现在也不是台风盛行的季节,忽悠别人还行,船长那种老江湖,是不可能相信我说的话的。
  把责任退给二副?就说二副操纵失误?这个理由显然能说的过去,而且二副已经挂掉了,死无对证,只要老九和大厨不说破这件事情就行,但是如果我这么说来,二副岂不是就倒霉了,人都死了不说,还要被上事故责任人的罪名,万一公司发飙不给他发死亡补偿,这可是一个家庭啊,这样做太不厚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