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寇京海说:“我给你们说一个吧。一个村子的老支书,几乎和全村妇女有染,闻味儿就能闻出来是谁家的女人。话说,他的儿子跟他老子一样,也是风流成性,几乎将村里的女人全部拿下。一日,儿子在一漂亮女人处回来后,不无得意地问其父:你猜我今儿个上哪儿啦?不想老书记连头都没抬:说,不就是张家新娶的三媳妇嘛!儿子听了惊诧不已,难道父亲跟踪我了?于是下次便加了万分小心。可到家一问,老书记照样不动声色:李家老二,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儿子心想真神了,他怎么知道的呢?这次儿子找了个年龄较大的女人。没想到老书记还没等儿子开口,便说上他了:你真没出息,连40多岁的王柱媳妇你也要!儿子这回对父亲佩服得可是五体投地了。这天,儿子想同父亲开个玩笑。于是,他在母牛后面蹭了几下便回家了。见到父亲后问:你说我上谁家了?老书记绕儿子转了一圈后,两眼顿时放光:难道村儿里又来新人了……”

  “噗。”彭长宜刚喝进去的一口茶不折不扣地喷了出来,随后“哈哈”大笑。
  大家也都哄堂大笑。
  方莉说:“怎么样,侯部儿,比你的生猛吧?”
  侯中来说:“我刚才就说我过时了,不得不服,只能说说热岛效应。”

  彭长宜跟荣曼说:“老侯是我们机关里有名的开心果,他有个傻姑爷系列,也出版过民间笑话集。”
  “太了不起了。”荣曼附和着说道。
  随后,每个人都讲了一个笑话,这时,菜和酒上来了。荣曼看着彭长宜说:“我们请彭书记讲个笑话助助酒兴如何?”
  方莉带头鼓掌欢迎。
  彭长宜看了众人一眼,说道:“讲一个也行,反正是助兴节目,也表示一下今天认识荣总的喜悦心情。”
  荣曼看着她,脸上荡漾着笑意。
  彭长宜想了想,认真地讲了起来:“话说,爷爷哄着孙子在树荫下跟老伙计们下棋,为了不让孙子吵到自己,就让孙子在地上的蚯蚓洞里钓蚯蚓,说,钓到蚯蚓给5块钱的奖励。孙子费了半天的劲,才钓到了一条蚯蚓。吵着让爷爷给奖励。爷爷下棋正下到兴头上,为了打发孙子就说道,你要是能把蚯蚓还放进洞里,就给你双倍的奖励。后来,孙子果然把蚯蚓放到了洞里,孙子就又吵着跟爷爷要双倍的奖励,爷爷不信他能把蚯蚓放回小洞里去,问他是怎么把蚯蚓放进那个小洞里去的。孙子举着手里的一瓶摩丝说道,我把它抻直后,放在地上,给它打了摩丝,就放进去了。爷爷恍然大悟,直夸孙子聪明,果然奖励了孙子双倍钱,10元。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孙子来到了爷爷的屋里,爷爷看见孙子后,还在夸他昨天的聪明,说完后,从枕头底下又拿出一张10元钱的票子,跟孙子说,这是你奶奶奖励的。”

  彭长宜在讲述的时候,表情就像是在讲一个童话故事,没有丝毫的调侃,讲完后也不笑,就伸手去端酒杯。
  荣曼问道:“完了?”
  彭长宜看着他,点点头:“完了。”
  方莉没有听出是什么意思,说道:“您讲了半天,我怎么没有听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彭长宜故作严肃地点点头,说:“那就对了,回家慢慢琢磨去吧,来,喝酒。”
  寇京海纳过闷来了,他笑着说道:“彭书记,高,实在是高。”
  侯中来也意会地笑了,举起了酒杯。

  荣曼说:“我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吕华说:“明天就明白了,来,喝酒。”
  这顿饭由于有了这些笑话当作料,显得非常轻松活泼。作为市委书记,彭长宜对荣曼这个项目表示了极大兴趣,对荣曼也是鼓励有加,荣曼非常高兴,她频频举杯,敬了这个敬那个,最后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方莉搀着她,她双颊绯红,嘴里不停地说道:“方姐姐,我好好高兴,今天是我最高兴、最开心的一天……”
  她握着彭长宜的手,说:“彭书记,您是爽快之人,也是磊落之人,我荣曼就是头拱地,也要把这件事办成……”
  吕华笑着说道:“荣总啊,你还是先把彭书记那个笑话琢磨透了再说吧,要好好地领会领导的意图。”

  第二天,彭长宜刚上班,吕华就走进了彭长宜办公室,进来就笑,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说道:“大早晨的,什么事这么高兴?”
  吕华笑着说:“还记得昨天中午你讲的那个笑话吗?”
  吕华说道:“一大早,荣曼就给我打电话,她说,昨天晚上,他跟京城方面的朋友通了电话,把你对这个项目的态度和昨天去厂里调研的事说了一遍,并希望朋友下来安排正式会晤商洽。最后,她把你这个段子跟朋友讲了,朋友是京城公交公司的副总,这个项目就是由他牵线的。当时这个副总朋友也没理解出来是什么意思。晚上,副总就把这个段子讲给了老总,老总是个笑话迷,专门搜集民间笑话,已经出版了两三本这方面的专著。他当时听了后,也没琢磨出来是什么意思。直到今天早上,老总把荣曼这个朋友叫到办公室,说起这个项目的事,让他全权操办。最后,那个老总说道:你昨天晚上给我讲的那个笑话,我琢磨了一夜,才琢磨出味道来……是谁给你讲的?朋友就说是你讲,老总笑了,直说有意思有意思,对你表示出了极大兴趣,当下就决定跟亢州方面联系,尽快促成此事。至此,荣曼和他的这个朋友,才知道了这个笑话的意思。”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该不会是他晚上用了摩丝了吧?”
  “哈哈。”吕华哈哈大笑,说:“那倒不会,我估计,他会对你这个人比较感兴趣。”
  “没想到笑话也能救国,哈哈,但愿人家别认为我是笑话书记就行。”
  这时,侯中来也进来了,他进门就说:“长宜啊,我琢磨了一宿,才琢磨你昨天讲的那个笑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又一个。”吕华笑着说道。
  彭长宜故作严肃地说道:“老侯,我那笑话可是没有丝毫龌龊的意思,你们不能往歪了想。什么事都要向那个小孙子学习,要有一股钻劲,不怕事情难办,就怕你没办法,困难是弹簧,你弱他就强,必须让自己由软变硬,才能攻坚克难,破洞而入…….”说道这里,彭长宜没法往下说了,他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我让你们带坏了,这话怎么解释都有毛病啊——”
  “哈哈。”吕华和侯中来大笑。
  侯中来说:“老吕啊,谁是高手,这才是笑话高手。哈哈。”
  几天后,荣曼果然把京城公交公司的老总请来了。亢州四大班子全体领导,同时出面接待,其隆重程度,不亚于国家接待外宾。
  彭长宜对这次接待工作高度重视,特别安排了电视台开办了一个临时专栏叫《他山之石》,特地赶制了一个短片,在电视台全天滚动播放,这个短片的内容介绍的就是这家公司老总,成功地把一个国有企业改制并扭亏增盈的先进事迹。另外,无论是在市委市政府的大门口还是在会议室,甚至就餐的宾馆,统统都有欢迎光临之类的标语,使这位老总享受到了国宾的待遇,他非常高兴,当下就表示,回去后马上向主管部门和市政府打报告。

  进行完所有的公事活动,在酒桌上,老总说起了彭长宜关于蚯蚓的那个段子,老总说:“这是我听到的最具艺术、最具幽默感的笑话,彭书记,你能不能再给我搜集一下这些素材。”
  彭长宜一时被难住了,这个笑话本来是他在三源下乡的时候,听梁青河讲的,但是他做了取舍和艺术加工,因为那天有荣曼和方莉两位女同志在场,有些话不能明说。原本彭长宜是一个不太善于讲这里黄色笑话的人,那天为了烘托气氛才讲的。此时,老总让他再讲几个,他一时蒙了,他说道:“因为我们在基层,听到的这类笑话多一些,但是您冷不丁地下任务,我还真说不上来了。”
  “哈哈,不急,不急,慢慢想。”老总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