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38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荣曼还要说什么,方莉说:“荣总,别客气了,听彭书记的。”说着,悄悄地拽了一下她的一角。
  吕华也说:“是啊,荣总,你也别客气了,听彭书记的。你呢,多卖卖力气,无论如何都要拿到这个项目。”

  荣曼受到了鼓舞,她高兴地说:“我知道市领导一般不会去外边就餐的,都是在金盾,那么就还在金盾吧。”
  宋知厚听见了就给金盾领班打了电话,让他们把那个最豪华的包间留下。
  结果领班告诉他,那个最豪华的包间朱市长预定了。宋知厚又说了一个房间,这才挂了电话。
  彭长宜在大家的簇拥下走进金盾酒店,在走廊里,彭长宜碰见了侯中来和寇京海。侯中来和彭长宜曾经是组织部的同事,现在已经是组织部副部长。
  也可能是彭长宜今天高兴,看到他俩后,就问道:“你们俩什么情况?”
  寇京海说:“侯部儿到我们那里指导工作,到了饭口时刻,我不能让领导饿着肚子回去,他们都有任务,这样,我就陪领导吃点便饭。”
  彭长宜说:“要是就你们俩就一块吧,我们中午也没有外人。”

  侯中来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他身后的两位女士。
  方莉说道:“侯部儿,书记都发话了,您就别矜持了,咱们一块儿吧,你还可以给我们讲讲笑话。”
  侯中来说:“我那笑话早就过时了,吕秘书长的笑话比我多。”
  吕华说:“这样,你讲一个我讲一个,怎么样?”
  “哈哈。好,今天咱们笑话大餐。”彭长宜说着就高兴地往里走。
  寇京海拉住吕华,说道:“老吕,真的就你们四人?”
  吕华说:“真的就我们四人,万一我中途有什么事离开酒桌,那就剩下长宜书记和两位女士,所以他才叫你们一块。”
  寇京海点点头,这才放心地走在他们的后面。
  荣曼和寇京海、侯中来不熟,吕华就给他们做了介绍,荣曼伸出手跟他们相握的时候说:“希望两位领导多多关照我们这个小企业。”
  在等菜的时间里,他们边喝水边聊天,方莉说:“侯部儿,先讲个?”
  侯中来低头喝了一口水,看着彭长宜说:“来不了,我当着美女不讲笑话。”
  寇京海说:“你是不讲还是不敢讲?”
  “不敢讲。”侯中来答道。
  “那有什么不敢讲的?你的荤的素的一起招呼着,如今,美女也喜欢听这些。”寇京海说道,就用眼睛看着荣曼。
  荣曼很优雅地笑着看了他一眼。
  侯中来依然慢条斯理地说道:“美女是喜欢听笑话,但是美女会导致全球气候变暖。
  “为什么?”方莉问道。
  荣曼睁大眼睛看着侯中来,也问道:“对呀,为什么呢?我只听说女人穿的裙子长短跟经济形势的好坏有关,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跟全球的气候有关,更没有听说还是使全球气候变暖的罪魁祸首。”
  寇京海也说:“就是,讲讲讲,平时坐在酒桌上,不让都讲,今天怎么到拿捏起来了?”
  侯中来看了一眼寇京海,说道:“女人裙子的长短和经济形势好坏的关联我也听说过,有没有道理我没有考证过,也许是那些专家们为自己的理论找的噱头。但是,美女在单位时间里的存在,的确能产生热岛效应,导致全球气候变暖。不信,请大家看看寇局的脸,就不难理解了。”
  吕华一听,忍不住把刚喝进嘴里的水向后就喷了出来,他站起来,一边大笑一边不停地咳嗽着。
  寇京海有些莫名其妙,他摸着自己的脸说:“什……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方莉说:“就是,我也没听懂,什么意思啊?”
  彭长宜笑着不说话。
  侯中来毫无表情地说道:“没听懂?”
  方莉摇摇头,也说道:“没听懂。”
  荣曼也说:“我也没听懂。”

  侯中来看着吕华,无可奈何地说道:“吕秘书长,他们都没听懂。看来这解释工作只能是您来做了。
  吕华笑着坐回到座位上,说:“又往坑里扔我是吧?”
  彭长宜说道:“老吕,你就解读一下吧,侯部儿让你解读肯定有他的道理。”
  寇京海用手拍了一下桌子,说:“就是、就是,彭书记都发话了,赶紧着,美女们都等着听呐。”

  吕华看着寇京海,想说什么就又“噗嗤”笑了。
  寇京海瞪着眼睛说道:“那……那啥,你看我干嘛?难不成我也这糙老爷们也是导致全球气候变暖的罪魁祸首?”
  “哈哈。”其余人又都笑了。
  吕华强行止住笑,说道:“其实,刚才候部长的话只是一种隐喻,既然让我解读,我说说我的理解。不得不说人家侯部长用词是很讲究的,他刚才说了,美女的存在,是在单位时间里会产生热岛效应,而且已经在寇局的脸上表现出来了。我的理解是寇局看到两位美女后,刚才的表情比较激动、兴奋,所以血流加速,体温升高,向周围环境排放的热量就增加了,直接导致周围环境变暖……”

  寇京海故意端起水杯,咬牙切齿地冲他比划着。
  吕华赶忙冲他摆着手说道:“你别激动,我还有下联,我说的不光是寇局,所有的正常男人看到美女后,都会呼吸急促,情绪激动,呼出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的量增加,间接导致环境变暖……就连老侯也是这样,不然,他是,他是得不出这样一个理论的,我发现,这人年岁越大,就越狡猾,明明是他挖的坑要装寇局,却让我出来得罪人。”
  “哈哈”,彭长宜和侯中来大笑。
  方莉听了半天,琢磨了一会说:“侯部长,你这个也叫笑话啊?不好听,一点都不好听,还不如早上荣总讲的有意思呢?”
  寇京海说:“哦?荣总还会讲这个?”
  荣曼笑了,说道:“从北京那帮朋友们趸来的。”
  寇京海就起哄,说道:“好啊,还能趸就说明也是高手,来,讲给我们听听。”
  侯中来凑近吕华的耳朵边不知说了句什么,吕华看着寇京海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寇京海用手指着他们俩个,眼里就露出了凶光。
  “这个……”荣曼有些为难,说道:“我还是另外讲一个吧。说,有一天,县计生局长下乡了解情况,在路边问一个农民,是关于近亲结婚的常识。问为什么表兄妹不能结婚,农民想了想,有点难为情地说,太熟了,不好下手……”
  “哈哈。”众人都笑了。
  寇京海说:“太文绉绉了,方书记,早上那个是不是比现在这个口味重?”
  方莉笑而不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